犬啸时生

WB:犬啸时生
凹3:KnightNO4time
杂食,喜欢all自己的推。自己开心就好,但老往冰窟窿里跳。慎关,爬的圈可多。
  1.  40

     

    瓦尼塔斯的手记同人-瓦诺:走失 2

    咖啡店飘着浓郁的咖啡香,茶香,还有装饰的花香。瓦尼塔斯瞪过店里的每位客人,扫过摆放点心的橱窗,甚至有位服务生端着闪亮亮的苹果挞路过,但就是没见到他要找的人。

    这不对,不该这样的啊?这附近有名的甜品店不就这几家吗?这家的苹果挞不该是招牌吗?诺艾不应该会跟小狗一样扑过来吗?!

    “那个家伙到底去哪了?”瓦尼塔斯脸臭的吓到了店员跟客人,险些就要被赶走。

    不,瓦尼塔斯并不相信自己的推断有问题,他跟那个吸血鬼已经同居好久了,没事就一起出门,而且还被这种人突然不见的头疼事折麽了不止一次,他早就该摸透了诺艾的行动轨迹,可以推断出来他到底是怎么走丢的才对!

    之前他穿过广场嘈杂的人群,一路推理分析诺艾的路线。人群围观的乐队表演,小丑的现场的魔术,老人们的国际象棋比赛,坐在路边写生风景的画家,在广场上翩翩起舞的小圈子,卖花的妙龄女子们,以及…最后就是一排排坐落在广场周围的时尚咖啡店,还有那些摆在出场里的服装,首饰跟糕点。

    若不是今天他打算去的目的地必须有诺艾同行,他早就自己先走了。

    “我要那个位置,”吸血鬼医生用手指向屋外露天的茶桌,空出来的位置刚好可以一览无余路边的景色。只要在这里的等,他的那位对苹果塔挞毫无抵抗力的室友就会出现了吧?

    这就叫守株待兔。

    他怎么会浪费力气走那么多路,毫无头绪的寻找呢?但要留在店里一边歇脚一边等人是要有理由,也不想被店员古怪的盯着,于是面对服务生的点餐询问,瓦尼塔斯嘴角抽搐,硬生生越过没有胃口的感觉说出了一个名字。

    “一块法式苹果挞。”

    这是他唯一确信这家店有的东西,也是脑子里蹦出来的第一个东西。

    诺艾喜欢的东西。

    反正把点心摆在这个露天的餐桌上,说不定就能把走失的人给钓回来呢?这想法听起来可笑,但对于那个会为此两眼发光的诺艾来讲也并非不实用。

    这样想着的瓦尼塔斯一边郁闷自己干嘛点自己不喜欢吃的东西,一边内心自嘲自己居然会为了找到那个人而出此下策,他都不知为什么自己还在这里等了又等。

    隔着手套摸上后颈,黑发的人类半趴在桌子上,鼻子里嗅着摆在脸前方的苹果挞的甜香,目光飘上繁华的巴黎街头。

    深色的肌肤,银色的头发,白色的外套,高挑的身材,还有一只猫。

    瓦尼塔斯满心都在寻找那个人,那个人的样貌反反复复徘徊在他的脑海中,花费了他全部的精力,却依旧等不到。

    为什么这样司空见惯的状况依旧让自己心烦意乱?瓦尼塔斯没有挖掘自己的心思,只是垂着眼角叹了口气,任由时间流逝,自己独自一人坐在这里。



    银发的青年捉住了自己的波斯猫,猫咪不同颜色的两只瞳孔将白色的人染成了紫罗兰色还有蓝粉色。

    猫成功抓到了自己的主人,然后又轻轻松松的跳出了怀抱,自顾自的乱窜,轻盈的把吸血鬼戏弄在巴黎的巷子里。

    白色礼帽碰到了路边悬挂并垂落的彩旗,微风摆动着旗角,将诺艾心爱的帽子拍到了地上。帽檐像是小丑踩着的单车,朝着河畔的围栏滚去,然后又在自己主人发出惊慌的叫声后顽皮的打了个转儿,稳稳的扣在原地,等着被捡起来。

    “我们必须回去去找瓦尼塔斯,”诺艾整理了自己的帽子,蹲着来抬起手招呼穆尔过来。

    猫咪终于凑近他的手,终于像是一只乖巧的宠物那样蹭上了白色的手套。

    诺艾心满意足的抱起穆尔,下次果然还是带上装猫用的笼子吧?他心底这样盘算,背朝波光粼粼的湖畔离去。可是皮靴也就踏出几步,他便停在了上升的石阶前。

    “…这里是哪里呀…?”

    他困惑了。自己不过是追着猫儿拐了个弯,捡起了掉落的帽子,可为什么眼前却是陌生的巴黎湖畔?没有繁华拥挤的广场,没有吵杂的人声还有街头表演,广场在哪个方向他一点也不知道。

    “怎么办…?” ( ゚д゚)

    他下意识地低头询问怀中的旅伴,对方却只会事不关己的甩了下尾巴,把他的胳膊当作舒适的垫子窝在里面。

    橙色滚入他的余光中,少年的惊呼从高处飘下来。扭头看向顺着扶手高高延伸的阶梯,几颗橙子纷纷跳着跑了下来。楼梯的尽头是搀扶着自己奶奶的小男孩,他们手里的纸袋被里面的水果压弯了口,橙子们就这样逃了出来。

    诺艾自然义不容辞的去帮忙,他不得不放下猫捡起颜色新鲜艳丽的水果,温和友善的小跑上楼梯送了回去。他是心地善良的青年,绅士又正直,诚恳又直率。最后他背起脚步不便的老人,愿意亲自把他们送回不远处的家门口。

    小男孩抱着购物的纸袋跟在一旁,笑着说着,不知道怎么这回穆尔也不瞎跑了。

    到底他们的家距离广场多远呢?诺艾觉得一会问问看吧。不知道瓦尼塔斯是不是生气了。算了,那个人肯定生气了。不过诺艾不能丢下身体不便的老人跟年幼的小孩,所以只耽误一下应该没有问题。总之那也是没有跟上来就消失的瓦尼塔斯的问题啊。

    热心的青年顺着河畔绕去了阳光洒落不进的影子中,在树木的庇荫还有建筑的轮廓中诚心诚意的付出着善意。殊不知河对岸的午餐店前,长椅上的情报商正远远的望见他。

    报纸以及吃到最后一口的三明治,半吸血鬼情报商此时眨了眨眼睛,随后将手里慢慢弯下腰的报纸甩直,继续把新闻报道的最后几行看完。接着他把三明治塞入口中,起身边折叠报纸边朝着同对岸青年行去的反方向迈步,朝着市中心的广场走去。



    TBC

     

    瓦诺诺艾瓦尼塔斯瓦尼塔斯的手记瓦尼塔斯的笔记

    评论(2)
    热度(40)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