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啸时生

WB:犬啸时生
凹3:KnightNO4time
杂食,喜欢all自己的推。自己开心就好,但老往冰窟窿里跳。慎关,爬的圈可多。
  1.  64

     

    瓦尼塔斯的手记同人-瓦诺:走失 4

    两人终究还是遇见了。诺艾等来了瓦尼塔斯,瓦尼塔斯寻到了诺艾。依旧热闹非凡的巴黎市中心的广场旁,络绎不绝的人流以及开放的店铺都在马车的轱辘跟音乐的奏鸣中把他俩淹没。

    “你这个白痴,到底去哪里了啊?!”瓦尼塔斯脚步还没停下就劈头盖脸的骂了自己的搭档。不过该训的话也就这么一句,此外他没有再想出来任何更重的言辞。

    刚要开口的诺艾立刻被堵得闭上了嘴,白色帽檐下的眼睛稍许睁大随后又像是凋落的花。穆尔从他腿上跳起来,以为是被瓦尼塔斯吓到了,实则却是事不关己的窝在长椅的空位上,不顾事态的东张西望,看起来绝不会给走来的人类腾出空位。

    瓦尼塔斯也没有打算坐下。他头疼的注意到诺艾手边多了不少东西。搞什么,为什么偏偏是自己绕着河畔跑了一大圈?

    或许诺艾对于自己迷路的坏习惯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因为他望向自己的同居人时,这个怕冷也喜欢隐藏感情的麻烦人类正气喘吁吁,白色的领子下挂着汗珠,不耐烦的苍月双眸中还有些藏不住的疲倦跟烦躁。

    “瓦尼塔斯,”诺艾放下臂弯中卷起的白色外套起身,“抱——”

    钟声响了,在公园中,广场里,巴黎的上空。

    人们有的习以为常,脚步不停。有的人则停下来抬头望去,朝着时间告知的方向投以好奇。瓦尼塔斯是前者,诺艾是后者。不过他们都知道,他们肯定要迟到了。

    “抱歉…”也许这里包含自己随便乱走而表达的歉意,可惜放在诺艾这个人身上却不怎么能让瓦尼塔斯朝那边多想。可是说到底,诺艾都会一本正经的在意重要的人跟事,他的道歉是为了自己耽误的时间。

    高对方一头的吸血鬼青年垂下双肩,顺着俯视微微低下的脸被白色的帽子跟发丝小心翼翼地托起来。即使他有着健康有漂亮的肌肤,还有高挑健硕的匀称身材,此时也像是一只犯错的幼犬,颤动的紫色眼睛脆弱又乖巧,会滴落出水滴打湿他雪一样的睫毛。

    瓦尼塔斯也不是没见过他这样,可就是没了之前的气势。

    “啧,”吸血鬼医生拉下脸间朝对方跨一步逼去跟前,下一秒便将手中跟着他跑了一路的纸盒举起来塞到到人怀里,像是推走麻烦东西般强硬,“被给我摆出这种表情,诺。给我把这个拿走。”最后一句他嘀嘀咕咕的像是抱怨,却也没有明说。

    诺艾的表情立刻变成了好奇跟不解,“这是什么?”虽然他这样问,但不用看也能认出来这是咖啡店常用的纸盒,于是他自然而然拨开了纸盒卡住的一角。

    “苹果挞,不要就算了——”

    “要!”

    诺艾刚从钻入盒子里的光中找到那块已经晃偏了位置,甚至蹭到纸盒上的点心,眼睛中的光就为他的脸颊染上快乐的光彩。他毫不犹豫的回应了瓦尼塔斯的话语,捧着那盒宝贝看了又看,“是法式苹果挞啊!”

    诺艾像个拆开圣诞礼物的小男孩,他的快乐毫无瑕疵,不带虚假,如飞舞的蝴蝶,也如盛开的郁金香。

    “好棒啊,瓦尼塔斯!”

    苍月之眸在睫毛内煽动,将映出这副面庞的景色半掩着藏入人类青年的脑海中。

    “只是我不吃罢了,”矮个子的人嫌弃似的甩了甩手,立刻把这些纠缠过来试图拨开自己心防的话题扇回给了眼前的吸血鬼。

    “那你为什么要买?”

    “闭嘴,问这么多干嘛!”

    瞧见对方就要走,诺艾却对于对方强硬的口吻毫不介意,专心致志且小心的合上纸盒,“不过为什么它被弄得这么难看?”

    青筋差点窜到瓦尼塔斯的脑门上,他一甩自己黑色外套的长摆,巨大的蓝色蝴蝶结在他的领口不满的摆动,“还不是为了找你这个笨蛋让我拿着这玩意儿到处乱跑!!”

    白色的狗狗眨了眨眼,他的猫咪打了个哈欠。

    “好了,快走了,”生怕又见到诺艾可怜兮兮的模样,瓦尼塔斯先一步扭回头避入他们终究要去的方向。

    “那等我们回去后,我给你冲一杯好喝的咖啡吧。”

    诺艾的声音意外的听起来没有那么沮丧,闻言回望的瓦尼塔斯却发现对方还未跟上。此刻诺艾弯腰正把盒子放下,随后拿起长椅上的外套披回肩膀,穿戴好后整齐的系上纽扣。

    穆尔抽动脖子闻了闻装着点心的盒子,却碰到了咖啡豆的袋子。瞥到咖啡豆包装上打印的标志,瓦尼塔斯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你去了我去的那家店?开什么玩笑,”他一拍脑门,觉得这件事可真是场好笑的闹剧,“害我白跑那么半天!”他差点都以为这是但丁在戏弄自己的心态。

    “真的,是一家店啊…”诺艾看着并排放在长椅上的点心盒子还有咖啡豆,精致巧妙的图标一模一样。若是他们那时可以碰上,或许就能享受短暂的时光,围绕在茶香与花香里品尝点心和咖啡。

    “好可惜…”

    “可惜什么?”

    “没什么,”诺艾却没真的回答。他弯腰把纸袋跟咖啡豆拿起来,转手却移交给了瓦尼塔斯。

    瓦尼塔斯可没想到自己出来还多了这么多事儿,他不满的皱着眉头,却老老实实的拿了过来。他好奇的举起开口处被卷起后捏紧的纸袋,晃了晃却觉得里面有东西在碰撞,“这又是什么?”

    “橘子,”诺艾笑着抱起了自己的猫,“是之前帮助的老爷爷给我的。很甜,给你带了一颗。”

    啊…这个倒是听但丁提到,看来情报不假。瓦尼塔斯暗自感叹,眼前的人还是那么爱管闲事,好心过头了吧。

    “行了,快走了,诺。”

    “啊…等等我,瓦尼塔斯!”

    诺艾碰起点心抱起猫,两三步跟上瓦尼塔斯的速度。他们并排穿过巴黎的街道,离开广场大街,告别了茶香与花香的小店,远离了音乐和魔术的热情,朝着时间逐渐走入落幕的傍晚行去。

    咖啡,甜点还有甘橘,统统都是重逢的收获。




    END

     

    瓦尼塔斯的笔记瓦诺瓦尼塔斯诺艾瓦尼塔斯的手记

    评论(2)
    热度(64)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