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啸时生

WB:犬啸时生
凹3:KnightNO4time
杂食,喜欢all自己的推。自己开心就好,但老往冰窟窿里跳。慎关,爬的圈可多。
  1.  123

     

    咒术回战同人-五骨:星空蛋糕(情人节篇)

    冬季快结束了,到底雪还会不会降临东京这谁也不知道。

    积存的雪夹着冰融化后成了水,映照出咒术高专内依旧还未修复完毕的残骸,古老的和风建筑像是挺过风雪等待碧绿披上肩的老人,像是死了,却仍然屹立。

    百鬼夜行后谁也没能过成圣诞节。

    “忧太,陪老师出去一下?”

    五条手里的红豆牛奶一晃,热饮的平底碰在了男孩的脸上。男孩坐了起来接过饮料暖暖手,脸上的表情一看就知道问什么,所以五条悟先回答了。

    “帮老师一个忙吧。”

    为了弥补自己造成的破坏,忧太一直都在抽时间帮忙修复学校的建筑。虽然搭建这种事他不太懂,专业的修复其实也帮不上什么忙,可是他还是会尽自己所能,比如帮忙搬东西或者钉钉子。

    现在的他也是,正在去施工区的路上,却被自己的老师“劫”走了。

    不过当里香得到自由后,他也被降成了四级,现在穿着普通的黑色校服,也不需要被上层警戒,所以可以随便出入校园。

    在来到咒术高专之前他也是为了不让自己伤害别人而将自己关起来,去学校也战战兢兢的,要说正常出门转一转这件事的确是好久没有过了。

    但是…

    五条老师需要什么帮忙呢?

    他很难想象。

    或者说大家也许都很难想象五条悟需要什么样子的帮忙。

    可是既然需要的话他自然毫无怀疑的跟了上去。

     


    最后他们站在商业街路边的甜品店前,推门进去后还能看到几个在排队的人。排队的基本都是情侣,店里粉红色的宣传高高挂起,精致的各种蛋糕还有巧克力配合店内装潢显得非常上档次。

    “原来今天是情人节啊…”

    忧太已经把这种事给忘了,说实话他也根本没有精力顾及。他在去了咒术高专后除了任务以外还没有出来过,认识的朋友也没有讨论这类的事情。

    不过老师来这里做什么?如果是需要买甜品的话也不需要特意让自己来帮忙才对。

    他的疑问不用问便自然迎来了答案。

    “老师啊,是想要那个。”

    五条悟从后方搭上忧太的肩,弯腰让自己同学生的视线齐平,随后翘起食指将话题引向柜台前的宣传立牌。现在的五条悟穿的忧太没怎么有机会见到的便装,绷带也换成了中意的墨镜,只要稍微从侧面的角度瞄过去就能望见那双让人无法抗拒的眼眸。

    忧太看向对方所指的方向,把上面的文字反复读了三遍才确认自己阅读水平没有问题,心脏不知是掉在了胃里还是提到了嗓子眼。因为这个怎么看都是情人节的情侣优惠,店里的高级蛋糕限定款式套餐,其中搭配的饮品以及巧克力点心全都是配对的。

    他可算是知道为什么要自己来帮忙了,总之演技这个挑战突然就降临在了他的头上…但他根本不会!至于五条老师为什么不找学校里的女性来呢?大概是没人答应吧,真希也不可能会同意的。

     

    “可是老师这个可是——!!”

    乙骨忧太不可能不紧张,他心跳加速到几乎可以透过店内播放的音乐被听得一清二楚。如果说假扮情侣是容易的事,店员也不可能真的去调查,但同性情侣怎么说在日本也都算是个敏感话题,更何况在此条件之前他们两个男性一起排队便已经惹来了不少目光。

    他的老师看起来倒是完全没有在担心这种“多余”的事情,手在后面一推就把他往柜台前带。前面的客人离开,忧太跟店员小姐目光便不偏不倚地刚好对上,此时不开口那才叫个尴尬。

    两秒的对视,名为乙骨忧太的少年已经将日语通话水平降至了0级。

    “我们想要那个。请问限定样式的话有选项吗?”

    五条悟凭借着自己的身高稍许前倾,一只胳膊松垮垮地搭上柜台,拉近了跟店员的距离,墨镜镜片后的目光无疑展现出来了笑意。虽然他特意压低了嗓音,对自己的要求意有所指的加重强调,可是口气却反而变得有些轻佻。

    “抱歉,先生,可是这是情人节限定,如果是情侣的话…”店员小心的视线小幅度地来回扫过眼前的两张脸,这个动作其实还是很明显的。只不过五条悟这名男人本身就带着一种独特的吸引人的气质,不必难说店员小姐在每次看到他时说话的思路都会有些不集中。

    “是情侣哦,看不出来吗?”

    手掌落在忧太肩上,忧太只感到一股如吸附般不容抗拒的力量在牵引着自己。右脚稍微往收紧的重心那侧迈去,就轻而易举碰到了自己老师的鞋尖。

    随后他落入男人的怀中,余光被那副身躯完全遮盖,独特的味道飘进鼻间。羞涩还有紧张窜过他的大脑,手抓紧了衣服。像是有什么灼烧过了神经,点燃了耳朵尖上的温度。

    “失礼了,”店员也红了脸,但这应该是归结于五条悟本身的存在。

     

    忧太自然不知道自己什么表情,他也不敢去想自己什么表情。虽然他浑身僵硬地像是个无法移动的木偶,却依旧被自己的老师自然地揽在怀里不撒手。那双手从始至终都没离开肩膀,只要稍微歪过头其手指就能碰到脖子,这样的距离还是忧太第一次体验到。

    “那就可以给我们来一份吧?”趁着店员失去防备,五条悟露出了自己的必杀技。他把自己的墨镜取下来,漂亮的眼睛直击店员,再加上一个帅气的笑容,对方根本不可能再有更多拒绝之类的问题。

    于是店员很快就呈上限定蛋糕的样品小册子,五条悟用持有墨镜的那只手的指头把册子拉到跟前,却先柔和的用下巴轻轻贴在怀中男孩被风吹凉的发顶,宠爱的放低了话音,“忧太选一个?”

    如水珠滴落在石面上。

    沐浴在苍色的目光下的男孩心底被轻轻的击出一拍他并不熟知的心跳声,敲在胸口中。

    他没有很近的见过自己老师的眼睛,但那双眼睛只要见一次就会让人难忘。他记得色彩,却又无法用清晰的概念去描述与细化。

    此时他竟无法抬头从这么近的距离往上窥探,好比逃脱璀璨光辉的一只幼雏,缩在对方的手心里错过了机会。

    “那…这个吧,”他强迫自己专注于眼前的照片上,思绪却飞向上空,钻入了无尽的苍色里。他几乎没有多加考虑或者对比那些照片的机会,只是在一眼相中一个后便做出了选择。

    看起来店员小姐也因五条悟这突然降临的“目光攻击”给弄得回不过神,自然在脸红心跳后立刻下了单。而五条悟本人自然是得意的戴回墨镜付了钱,心满意足的拿起点写着单号的牌子就将忧太拉去了店里的桌子旁。

     

    “很顺利嘛!”咒术高专一年级的辅导老师像是赢了一场赌局似的翘腿坐在椅子上,胜利感几乎快要在他周围具象化。

    “忧太选的那个颜色挺不错,是忧太喜欢的颜色吗?”

    “哎?抱歉…” 还没从之前的体验里回过神,乙骨忧太下意识发出了古怪的疑问,紧接着就是一句道歉,怎么看也不像是之前在百鬼夜行里大展身手的特级,更像是一只幼犬。

    少年知道自己的脸现在很烫,什么颜色就不用猜了,所以更是无法直面给自己的老师看。不过他们俩就是面对面坐着,也没有地方可以藏,尤其是五条悟这回戴的是墨镜,透过深色的镜片也能描绘出他双眸的轮廓,望来的视线更是没有一丝需要猜测。

    忧太是个诚实的孩子,他脑子里编不出一句瞎话。

    “因为那个颜色…很像老师眼睛的颜色。”

    他的老师笑了,隔着一层蔽日的深色,苍空里透露着满足。

     

    的确就是这样,乙骨忧太在看到样品照片时第一个看上的就是那款蛋糕。

    这里的限定款都是这家店有名的镜面蛋糕,而为了迎合情人节的浪漫气氛更多的都是五彩斑斓充满梦幻色彩的星空蛋糕,绚丽的色彩配着着渐变色后融合在一起,就形成了宇宙中飘散的星云以及银河。

    而那块蛋糕就像是当时他所沐浴的目光,是苍空上云层外的星空,是蓝与碧绿的鸣奏,如同时光洪流吹过的蓝天,也像是镶嵌了繁星的宝石。

    他的确不知道如何形容五条悟的眼睛,毕竟他也只是看过那么一次,距离那么远,自己眼里还噙着泪。但也就是这样的一次,那个颜色就好比在橱窗里瑰丽绽放的珠宝,神秘透亮又蕴含着无比强烈的色彩。

    如果当时能抬头看一眼就好了,年轻人心底还是会产生懊悔的,可惜都晚了。

    他来不及沮丧,也来不及羞涩,蛋糕就送了上来。

    蓝,青,碧,还有纯白与藏青,像是捏碎了又像是融化了,流淌过蛋糕的表面,形成了储藏着天空秘密的镜子。

    “真是漂亮的选择。这就是你根据我眼睛选出来的吗?”五条悟明明对自己的眼睛很有自信,却还是这样反问自己心爱的学生。

    男孩无法反驳于是只能乖乖点头,双手在桌子下反复交叉又松开,就是迟迟没有碰餐具。五条悟不动声色的让视线穿透桌面观察着男孩的反应,嘴角始终没有消失的笑意细细的勾起他的眯起的眼角。

    “谢啦,忧太。”

     

     

    蛋糕才切下来一小块送入口中,烦人的短信就这样打断了他们。五条悟暗藏于墨镜后的目光仿若夜幕降临的天色,暗淡了不少。他掏出来手机看了眼信息,不爽的情绪无法掩饰的飞过眉梢。

    他讨厌的麻烦事又开始了,一想到要离开这里去面对那些屏风后的老橘子就觉得什么都毁了。

    “真是扫兴啊,”他把手机扣在桌子上,放下腿后果断站了起来,拎起挂在椅背上的外套就绕去了对面男孩身侧。

    忧太知道那个信息大概是要说什么,毕竟老师可是特级,要去做的事情应该还很多。他也能读出来对方的不满,所以不由自主的感到紧张,便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打算起身跟着回学校,毕竟不用多问也知道是不可能留在这里了的。

    “忧太就在这里吃完吧。我的那一份能麻烦帮我带回学校吗?啊啊,真想留在这里把它吃完啊,好麻烦。”

    没想到他却被自己的老师按回了座位,对方手又一次落在肩头。

    “抱歉啦,看来约会要到此为止了。”

    约会…

    约会什么的…乙骨忧太为自己心中如此在乎这个词而大惊失色,张嘴却未能说出任何话语。

    两个人出来也算是约会的一种,不能误会,他如此告诫自己。

     

    手指触碰在男孩的脸侧,无需施力就能让男孩自然的抬起脸来。

    “下次继续怎么样?”

    五条悟对于自己所抛出的问题给逗笑,随后低头便将自问自答的最终答案印在了男孩的额头上。

    苍空透过夜色的玻璃又一次照耀在男孩的脸上,深色的镜片为羞涩的少年偷藏起红色的面颊,却仍旧被男人宝石般的眼眸给看透了。

    这个亲吻直到男人消失不见也仍如潮水般卷着男孩滚入苍空的星云中。翻转,翻转,再翻转。



    END





    蛋糕参考图:





     

    五骨五条悟乙骨忧太咒术回战

    评论(12)
    热度(123)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