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啸时生

WB:犬啸时生
凹3:KnightNO4time
杂食,喜欢all自己的推。自己开心就好,但老往冰窟窿里跳。慎关,爬的圈可多。
  1.  88

     

    咒术回战同人-五骨:夸赞

    手轻轻挥掉额前的汗珠,却蹭下来一道血迹。

    很少,但不是他的。

    乙骨忧太不经意抬起的双眸被垂落的手臂从阴影迎入晴日的阳光下。纯白落进黑瞳,男孩脚下的步子停了两秒,随后又重新迈开。

    惊喜在男孩的眉目间蔓延开。

    帐消失后他见到的是自己的老师。

     

    “因为在附近就过来看看。” 五条悟抛出矿泉水瓶,里面的水折射着光。即便眼睛被绷带遮挡,但他话中已表露出的笑意也毋庸置疑地含在目光中,“刚才可真是大干了一场。”

    “谢谢。” 忧太接住了水瓶拧开盖子,在送入口之前乖巧的道了谢。他腼腆的样子更像是一只小狗,而不是刚把手中的武士刀收入剑鞘里的特级术师。

    他左右看了看却都没见到辅助监督的车,自然五条悟也早就知道他想要对此问些什么便先给出解释,“我让他回去啦!因为老师想单独跟忧太说说话呢,怎么?你已经累的必须要坐车了吗?”

    “没有。”

    “很好,那我们就去找个地方喝点东西吧。这个时节应该有什么么春季限定要出了吧?出了吧…每年都有的樱花什么什么的,那些看起来没有一点樱花味儿的樱花产品。希望今年来点新鲜的。”

    这样说着五条悟就擅自迈开脚步转身朝着这条马路延伸的方向行去。他像早就找好了目标又好是没目的,双手插入口袋的背影更像是在散步,而忧太只能加快了两步跟了过去。

    然而忧太才刚追上,五条悟就停了下来。

    “我说啊,忧太,想被我夸奖吗?”

    这个问题很突然,忧太吃惊的抬起头。他的表情已经被那片白色绷带后的苍瞳看得一清二楚,视线炙热的烧在他的脸上,他却只能窘迫的放轻询问的声音,“老师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若说作为一名学生不想得到自己老师的肯定跟夸奖那肯定是假的,可是这样的心思剖开后他更多是困惑,甚至按照五条悟的性格他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被开玩笑了。

    银发的教师瞅着自己的学生,嘴巴微微张开,像是没料到会被对方反问这种问题。随后不到三秒的时间中,这个最强的男人便迅速地从吃惊切换成了爆笑,甚至差点笑弯了腰,只能用一只手按着额头仰起脖子深吸了一口气才得到缓解。

    这笑得有点太过夸张,困惑之情已将忧太的眉头捏在了一起。

    “没想到会被忧太问为什么,真是意外呢。嘛,毕竟你刚才可是利落的完成了特级任务,大干了一票,难道不想让我夸么?”五条悟像是在表演漫才那般夸张地把声音抬高,动作很大地摊开双臂,笑容鲜明的呈现在他露出的下半张脸上,“因为我是GTG(Great Teacher Gojo)!被我直接夸的机会不多哟,不想珍惜机会吗?”

    面对自己老师所说的话,二年级的学生显得有点无奈又有点慌张。可是他没有记着给予答案,反而垂下眼帘降下思绪,过于认真的思考了自己老师给出的询问。

    春季初到的风将淡淡的凉意吹上男孩黑色的刘海,天生下垂的眼角内所藏起的决定是当年刚被带入咒术界的他身上所没有的,坚定,努力还有信心。

    “不用了,”他拒绝了。

    五条悟收起先前的情绪对身前的学生施以耐心的等待。

    少年的轮廓在阳光下变得鲜明而圆润,被他自己一点点打磨好的姿态此时已经呈现在了第二年的春季中。呈现在了五条悟的眼前。

    “我会努力做到让老师主动夸奖我的,而不是特意询问。”

    坚定的决心顺着说出来的话融化在他乖顺的外表下,虽然他很快就因自己讲的东西而不好意思起来,最后几个词的声调也降低不少,可他仍然没有出口去否认。

    望着男孩略微尴尬的握紧挎在肩头的刀具背带的动作,五条悟像是服了似的又差点笑出来,嘴角拉开的笑意倒是再未收起,“好啊,别让我等太久就是了。”

     

    抬起手绕过银发,五条悟解开了蒙在眼上的绷带。盘绕而下的白色最终卷入男人的掌心中,而他那双几乎可以映照万物却又没有将它们绘制在瞳中的苍空,此刻更像是收纳了春季雨后水洼中倒映出来的树影跟苍穹,埋入了还未吐出花苞的樱树枝头的星空。

    而现在里面却烙下了乙骨忧太的面容。

    很快那双眼扫过男孩一侧的脸,如落下的水滴似的悄然无声地迅速滑落,消失于纯白的睫毛下。男人低头取出墨镜单手甩开镜腿戴上,深色的屏障就这样插入两人交接的视野中,苍空被藏了起来。

    五条悟耸了耸肩,将墨镜往上推了推,镜片后的眼睛得意的冲忧太眨了眨,“这样比较合适进店里逛吧?”

    从对方的话音里回过神,忧太这才觉得自己好似熬过了好几秒才终于得到了眨眼的机会,有些酸意的眼皮眨了眨。这表示他到刚才为止都因不自觉睁大了眼而摆出一副出神的表情站在自己老师跟前…怪不好意思的,于是他立刻点头应了对方的话。

    五条悟看得出来但没说,转而把缠成一团的绷带收入口袋,却又因发现口袋里已经有东西而发出才想起来某件事的惊叹,随后他快速抽出兜里的东西走上前塞在了忧太手心里。

    是一块浅蓝色很方很小的毛巾。

    这当然不是五条悟的东西,忧太认出来这是辅助监督车里备好的物品,一般是为了让他们任务后可以擦掉脸上或者手上的血迹跟污渍用的。看来五条悟在把辅助监督敷衍走后还不忘把毛巾跟矿泉水取下来。

    可是…虽然没忘带来毛巾,但是却忘记第一时间交出来了…

    五条悟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额角方位示意了忧太头上同样的位置,忧太这才想起来自己额头上还沾了血。可当他拿过毛巾使劲擦拭,低头却见到干燥的毛巾表面只有浅浅的一小块铁锈色,而他手上蹭出的点痕迹更干得根本用力也擦不掉。

    “哎呀,刚才忘记给你啦,送晚了呢,”五条悟一拍脑门子根本没有多少道歉的意思。

    看来只能去店里的厕所里洗干净了,忧太如此想,同时庆幸自己刚才在袚除过程中一直都很注意情况也尽量速战速决,所以除了没有及时躲开而被溅到的这一小块,衣服等其他地方没有被弄脏。

    此时此刻未被时间跟光线拖出的影子里踏进来一个人,抬起的额头不经意间触碰在贴上来的手指。忧太缩回目光落进掩去街景的男人怀前,对方像是拨弄琴弦似的微微一碰,黑色的刘海就跟着他手上的动作被引去一旁,隐隐约约盖在被弄脏的地方。

    “这样就不会吓到店员了,怎么样?”五条悟的语调轻快的在男孩的头顶上方跳出旋律,随后不等答案便又伴随脚步绕去了身侧。光同街道的景色都一同再次回归男孩眼中。

    “忧太想喝什么?老师这次特例请客,毕竟后天你就走了。”

    是啊,马上就要走了,这还是自己第一次出国,忧太觉得自己还没有做好跟朋友们的告别。不过还是会回来的。

    于是他掉头快速跟上了自己的老师,从后方到了身侧。

    “老师有什么推荐吗?”

    “问得好。”

    他的老师有意放慢了速度,两个人终到了平行的位置,但很快对方又加快了速度,领着他先一走钻入了人流渐多的大街。

    “芒果火龙果星冰乐再加草莓酱怎么样?”

     

     

    “如果我发生了什么事,一二年级就拜托你了。”

     

    留下那些对话的几日后,五条悟在启程回国之前对着忧太仍是往日那样笑着,看起来游刃有余的模样。不过这份委托却是严肃而认真的,没有一丝玩笑在其中。

    “这是只能委托给忧太你的事哦。”

    中指的前端拨开男孩的刘海,随后食指跟了上去,接着整只手掌穿入黑色的发丝覆盖在了男孩得头顶。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贴着温和的按压了一下,随后温度便散开了。

    “嗯,我知道了,”乙骨忧太给予了承诺。

    他不想辜负。对,这样的夸赞就刚刚好。



    END

     

    五骨五条悟乙骨忧太咒术回战

    评论(2)
    热度(88)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