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啸时生

WB:犬啸时生
凹3:KnightNO4time
杂食,喜欢all自己的推。自己开心就好,但老往冰窟窿里跳。慎关,爬的圈可多。
  1.  67

     

    咒术回战同人-乙骨忧太:A little tricky game

    【乙骨忧太生日快乐!!因为乙骨入的坑!生日贺文决定写轻松快乐的二年级师生日常,带惠玩】

     


    “哎?!今天有校外的课题安排吗?我都不知道!” 忧太被宿舍门外胖达传达的消息吓了一跳,随后在狗卷的点头附和下开始慌里慌张的找衣服。

    “忘说了,这不是任务,所以可以穿便装哦。” 胖达竖起食指,用爪子在空中比划。它硕大的个头几乎把门框挤满,看不见外面的走廊。

    刚拿起衣柜里干净校服的忧太立刻停下了动作,扭头看了看早就准备好出发的狗卷的确穿着日常的衣服,并且还是一套忧太没见过的新装。

    忧太承认狗卷的品味很酷,这也让他在选衣服这件事上开始为难,毕竟这件事太突然了,他根本没有做准备。

    其实他昨天一大早才从特级任务中回来,汇报完并且提交了报告他便没了其他事情,更何况难得赶上了周日也没有课程,因此他倒头就睡。而且昨天回来后跟同期打招呼时也没有听到周一有特殊的课程安排,他刚回来也不需要一大早追加训练,因此刚才胖达跟狗卷敲门时他还在被窝里。

    自从回到特级后忧太便接到了需要独自去处理的特级任务,再加上五条悟随手操着“来自优秀教师的磨练”之类的理由丢来自己不接的委托,导致忧太演变成接连三天回不来学校,直接把两个任务串成直线来了个“日本快速巡游”。

    “动作要快点哦,真希已经在等啦。悟说会在集合地点碰面。”

    “鲑鱼,” 狗卷点点头后便慎重的把房门合上,留下空间让忧太洗漱更衣。


    集合地为什么是市中心的大型购物中心?忧太在跟着同期钻入市中心的人流后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话又说回来,他觉得大家打扮得都很用心,而他自己则左挑右选后却穿着最简约朴素的外套跟裤子。

    真希看起来品味潮流又帅气,狗卷自然不用说,除了胖达以外,就连坐在逛商业街花坛旁长椅上的五条悟都穿的相当正式且有型,更何况他拿掉眼罩放下头发,一双墨镜根本挡不住他与生俱来的颜值,忧太觉得大家聚在一起时怎么都感到自己站在了聚光灯下…

    “是熊猫!!好可爱!妈妈你看!” 小朋友先起的头,随后人们都叽叽喳喳起来。看来这里最吸引人的还是胖达,而胖达好像已把应对路人反应的计划演练过上千百遍,自然而然的就融合其中,被人们围着拍照留念,剩下其他四个人则站在不远处拉不走他。

    “嘛,反正这次的活动胖达不需要参加,他跟我一样是裁判啦,裁判。”

    “裁判?” 见到五条悟无所谓的样子而且难的其他人没有吐槽,忧太更是不解。

    “抱歉,我来晚了,” 此时出现了第六个人。忧太怎么也没想到会是伏黑惠,这个很早就被五条悟带来学校的年轻人据说在马上要迎来的新学期会作为一年级跟其他学生共同上课

    “你好慢啊!” 真希毫不留情的数落才迟到不到十分钟的人,而伏黑惠看起来没有要反驳的意思,他反而无视了其他人转而冲忧太作了最正式的道歉,“路上耽误了一下,不好意思,乙骨前辈。”

    万万没想到对方道歉的目标非常明确,忧太连忙双手跟着脑袋一起摆,“没关系的…”不过更让他在意的是别的原因,“伏黑同学为什么也来了?”虽然说是校外活动,但是他以为是二年级的课程活动,但似乎并非如此。

    既然不是任务,也据说这个活动跟咒灵之类的课题无关,但忧太还是随身背着他的刀。真希也仍然背着巨大的蓝色运动包,里面应该也是她的咒具。

    “就当他是来凑数的就好了!”五条悟把胳膊压在刚要回答问题的伏黑惠肩上,无视了来自年轻那一方无奈的表情,五条悟自顾自地用另一只手在空中没意义的比划,“课外活动嘛,人多热闹,反正是很轻松的项目,随随便便就能搞定。”

    “随随便便…”忧太不知道该从哪里吐槽这种不负责任的用词,这样的五条会让他回想起入学第一天时自己初印象里对方是个怎么不靠谱的老师。当然现在不会了,只不过他几秒钟的空白就跟泄密似的被所有人都懂,真系跟伏黑纷纷安慰他说五条悟就是这样。

    对于自己被这样评价五条悟倒是丝毫不在意,甚至连假装难过都没演,很快直起身从口袋里要出来了四张折成很小很小方块的便签摊于掌心中,“说是活动其实就是只是个小游戏啦,放轻松。你们只要随便抽一张出来,各自按照自己纸条上面的关键词在这家大商场里找到符合要求的物品买回来就好了,我会计时的哦。”

    “老师为什么突然要做游戏?”虽然五条悟偶尔行为看起来想一出是一出,但是都有明确的目的跟理由,可是忧太怎么都没看出来这个活动是个什么目的。

    “嗯…”也许是因为乖巧的学生今天一而再再而三的抛出问题,一年级的负责教师便用手摸着下巴摆出略微夸张的思考表情,这反倒让忧太有点愧疚,感觉自己问得太多是不是都让对方为难了。不过这点似乎不需要忧太担心,因为他的老师很快打了个响指,像是现成编出来了个理由,“就当是扩张思维,活动大脑,拓展想象力,还有顺带调节心态吧。所谓劳逸结合嘛,照顾年轻学生的身心健康也是很重要的哦,我可是很好的老师呢!”

    “真会说…”伏黑吐槽。

    “好随意的瞎话,”真希毒舌。

    “鲑鱼,”狗卷点头附和。

    “本来就是这么一回事啊,不要在这种时候不相信老师的关心啊?”他们的老师看起来很受伤,但其实没有。

    五条悟将掌心再次摊开,这次真的该抽签了。

    “说起来裁判不是还有胖达么,那个家伙到底来不来啊?”真希单手叉着腰一脸没好气随口抱怨,忧太便跟着她的话扭头寻去。胖达周围的人群已经少了,人们都是热闹够拍完照后便就不再对“可爱的熊猫人偶装”又更多兴趣。

    “胖达!活动要开始了哦!”忧太见胖达没有注意到这边的进展便好心转身抬手招呼他,可惜胖达不但没有听到反而很快就因为又有年纪小的孩子揍过来而开始配合起来。
    看来能够离开学校走上大街的胖达是最辛苦的那一个,忧太也不好再叫他,然而身后一句“该你了哦,忧太”便将他的注意力拉回来,扭头却发现五条悟站在他身后,而催促着他抽签的掌心伸过来里面却只剩下一张小纸条。

    “哎?!”忧太慌了,往边上望去便见到其他三人手里都已经拿到了各自的纸条。

    “是忧太不好哦,怎么可以在老师的课外活动里随便走神呢?”五条悟的手指一边,那张可怜巴巴被折叠成小方块的纸条便被夹在了食指跟中指之间,笔直的伸向乙骨忧太,“那就没办法了,剩下的这个就是忧太的。”

    “…”

    忧太尴尬的从眼前人手中接过纸条,但既然都是盲抽那么这样也没关系,倒是没觉得哪里不公平。只是他刚要打开纸条就又被老师提醒了一句“不能给其他人看,大家都是相互保密的哦”,于是他的动作只能更慢更小心,同时忍不住扫了眼其他几个人的反应。

    剩下三个人早已打开完了纸条查看好自己的题目,一个个不知道怎么回事总之看起来格外有干劲…狗卷看起来胸有成竹,真希看起来势在必得,而伏黑看起来胜券在握!仿佛这一切不是什么小游戏而是一场训练比赛!当然五条悟的确说过他会计时。

    忧太还没有从这个突然变得紧张刺激的氛围中回过神,五条悟一个拍手就把整个气氛带到了高潮,“好了,现在按照抽签的速度来决定入口!”不知道这又是什么规则,每个人都表情各异,但是谁都没将其打断。

    “第一名的真希可以大大方方的走正门!惠跟棘就走两侧的东西门吧,你们俩随便决定啦。然后就是忧太,没办法你是最后一个,那就请绕去后门。加油!好了,就是这样,找完后记得去那边的家庭餐厅集合,我会一边喝香草冰淇淋漂浮汽水一边等你们的,”五条悟双手食指变成箭头隔着马路指了指商场对面路边的全国连锁家庭餐厅,欢乐的像是要唱起歌,“大家不能图省事抄近路哦,老师可都是好好看着呢!”

    五条悟这一番慷慨激昂的话引来了几名路人好奇的视线,但是很快他们就各自看向其他地方继续去赶路。这样尴尬的事值得让真希用眼神狠狠的刺向五条悟,但是被五条悟完美避开。

    下一秒银发的男人举起双手打出节拍,于是一个意想不到的周一校外活动就这样开始了。

    “ONE!TOW!THREE!GO!!”

    没有采用任何战斗技巧或者肢体增强,但乙骨忧太身边的三名同学却如离弦的箭般冲了出去,目的明确的朝着大型购物中心的三个方向散开,各自寻找自己出发的入口,只留下他一个人愣在原地迟了几秒才迈开脚步。

    讲真的,大家怎么这么猛…?

    “你们不要让我太久哦!会很无聊的啊——!”于是这便是忧太加快脚步前听到最后一句来自老师的“嘱咐”。

     

     

    蓝色,三角形,不能有其他花纹。

    这便是乙骨忧太抽到的纸条上写的三个关键词。

    完全联想不到任何东西!!再说这个字条上的字迹相当潦草,简直像是五条悟用了十分之一的精力抬笔瞎写的草稿纸!!

    忧太一边在脑子里疯狂搜索题目答案一边花了几分钟绕过占地面积相当大的购物中心,从后门进入到了建筑内部。这是他第一次进来这里,地面部分上上下下就有五层,除此以外地下还有一层,并且每一层都很大,若徒步从北侧到南侧也需要走上好几分钟,忧太根本不知道从何下手。他只能站在一进门立着的商场店铺分布图进行分析,却连符合关键词的物品都能拼凑出来,更别说有明确的目的地了。

    他首先想到的是珠宝首饰,而他的确发现又蓝色三角形的钻石戒指或者耳钉,可他不确定的是周围镶嵌用的底座跟链子算不算违规,同时这个价格实在是太高了…

    于是他转而又想到了服饰,可是哪有衣服是三角形的?难道是三角图案吗?还必须是蓝色的三角图案,像是这么明确的要求要在这商场里的几十家服装店里把所有衣服筛选一遍可是不可能的,再说更不能肯定真的有人会这样设计。

    随后他又找了儿童区,可惜的是即便是给小孩子的玩具也没人设计出来什么蓝色三角的小怪物玩偶。当然还有给婴幼儿学习用的三角方块等智力游戏用品,可惜他没有看到蓝色三角的积木,而且上面都会有数字的标记,这就已经不符合第三条要求。

    这真的是一个可以解答的题目吗?他都开始怀疑是不是五条悟随便瞎搞的东西了。

    不知道其他三个人进度如何了,但到目前为止他都没有遇到其他人,或许是因为这里太大的关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一想到老师还在计时忧太就有点不知所措。所以当他已经没有主意的时候,饮食区便成了他最后的希望。

    没错,最终他终于在最近流行的手工糖果店中发现一款盛满蓝色三角形糖块的罐子。

    他冲进店里的画面可谓是相当精彩,就跟看到至宝一样快步钻过去,双手捧起小糖罐左右仔细查看,生怕出现偏差。他这副模样弄得店员都不好上前搭话,毕竟相比其他内部有可爱图案或者彩色文字的糖果,眼前这名学生显然却对纯色糖块有一百倍的兴趣,这或许是店员职业生涯里没想过的。

    想不到最后能解决问题的居然是一罐子糖,忧太是真的要开始怀疑这是不是来自老师的恶作剧,比如这是他自己想吃的东西之类的。但是想归想,忧太最终总算顺利完成了目标,想到时间已经浪费了不少他便匆忙提着装糖的袋子往购物中心的大门赶。

     

     

    回程的忧太还没过马路就望见家庭餐厅最里面的靠窗位置旁坐着自己要见的人,五条悟的银发不管在哪里都相当显眼。真希的面容被窗外装饰的盆栽挡住了一半,而几乎已经看不清全貌的胖达居然就那么淡定的坐在店内。

    在另一边…为什么狗卷和伏黑惠全都在?!

    自己居然是最后一个吗?自己果然是最后一个啊…这两句话大概就是乙骨忧太心里的变化。一想到让所有人都等着自己他就怪不好意思的,小心翼翼的进入店内跟店员打了招呼后,他便急匆匆地赶去桌边。

    “花了不少时间啊,”真希拿着吸管搅动着眼前的饮料,看起来已经喝了快一半,这说明她等了很久。她坐在靠窗的位置,身旁是伏黑惠,而胖达则因为太大而卡不进固定的卡座里,反而被特地提供了一张小板凳坐在卡座外侧。好在因为今天是周一还是上班上学的时间段,因此这家店客人很少,他们选的位置也很靠里,因此胖达即便坐在过道位置也并不怎么影响周围人。

    “这是第二杯哦,”五条悟从墨镜后抬起他苍空般绚丽的眼睛,略微戏弄的举起眼前的汽水,上面的冰淇淋已经化掉,随着几乎要见底的饮品黏糊糊的蹭在玻璃杯壁上。看起来他是想提醒自己的学生回来的有点慢,等待的时间足够他消灭足足两大杯甜饮。

    “你也太能喝了吧?一会还吃得下东西吗?”伏黑惠皱着眉瞪着又叼起吸管快把第二杯搞定的五条悟,满脸写着不满。

    “海带,”还是狗卷先起身打的招呼,并且腾出来位置让忧太入座。于是忧太不好意思的将刀具靠在座位旁,随后坐进狗卷跟五条悟中间。

    “说起来…店里面居然允许胖达同学进来…”

    “嘿嘿,因为老师我很能干啊!!”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年级的教师此时露出了仿若素描画般有深度的表情,所谓帅气的光辉像是特效的星星般在他银色的头顶周围闪闪发光。

    “…”

    回头再看胖达,本来就是黑白画风的熊猫此时也用V字手托着下巴,从完美男人的侧脸角度中黑色的小眼睛也散发除了有点维和的帅哥光辉,好似有奇妙地鲜花背景浮现于他的身后。

    “…?”

    看来自己的老师在各种方面的实力都深不可测呢…忧太这样想着,决定不给予评价,尤其是胖达的帅气pose。

    “胖达被当作是为了暖场请来的特殊嘉宾,虽然说服店长这一点不知道这个家伙刷了什么花招,”伏黑说完后指了指五条悟的方向,随后叹了口气,不过胖达却比了一个大大的拇指。

    这个话题感觉不好延伸,于是为了转移话题,忧太便慎重地将那糖罐从袋子里取了出来放在了自己老师跟前。

    “还真的找到了呀?辛苦了,忧太,”五条悟侧身一只胳膊支在桌上托着腮,侧出一般身子用另只手转动着那罐小瓶子,随后二话不说突然拧开盖子就往手心里倒出两颗丢入口中,下一秒却说出让忧太不解的话,“说起来你的关键词是什么来着?”

    “嗯?蓝色,三角,不能有其他花纹…”忧太摸出口袋里的纸条摊开在桌子上。

    “难怪会选择糖啊,嗯嗯,很好理解。”

    “??”

    “你就不要拿忧太寻开心了,悟。亏他那么老实的去找了,”胖达举起爪子替忧太发出抗议。

    忧太觉得气氛怪怪的,所以他将视线转移到了对面,“那么大家找到的都是什么?”

    刚问完他便听到五条悟相当在旁边偷笑的声音,而胖达则摊开双臂无奈的叹口气,伏黑跟狗卷都一副没办法的样子,只有真希愿意出来解释,虽然一上来说的话也不怎么直接,“你还没有发现吗?那个游戏是假的,去商场里找东西的只有你一个人。”

    “嗯??”

    “你进去后我们就来这里等你啦,虽然的确是等了相当久就是了。”

    “都是这家伙的主意,”伏黑惠直接指认五条悟。

    “哎??但是这不是你们先想到的嘛?老师我只是很好心的在帮你们耶,太过分了!老师好心痛哦。”

    “虽然这样说是没错,”胖达老实承认了刚才那句话中的某一部分,随后无视了因真希一句“好恶心”而开始糟蹋自己颜值的五条悟,灵活的将爪子收起四根指头,用食指来回摆了摆开始了对忧太的说明,“果然忧太你不记得了吧?今天可是忧太你的生日。”

    生日?

    “我的生日…吗?”忧太没有关注今天是几月几号,被这样一说先是吃惊,随后是慌张,最后则是尴尬。

    忧太意识到其他几个人都在盯着自己,再加上刚才没过脑子就反问出来的傻问题,在座的其他人看起来都快要憋不住笑喷出来,于是他这才确信这不是开玩笑,是真的。

    “对哦,今天是我的生日…我都没注意…”

    脸颊滚烫,忧太多少意识到会发生什么。他的想法就跟打开了什么开关似的,服务生们突然从厨房进来,将事先安排好的蛋糕端了出来,上面还插着蜡烛。随后还有赠送的炸物以及其他人视线帮他点好的热饮。

    “想起来忧太生日的是真希哦,”胖达追加了信息。

    “啰嗦!”如果没看错,真系呛回去后是红着脸别开头的。

    “生日快乐,乙骨前辈,请收下这个,”伏黑是第一个递上礼物的,盒子大小不大但是却包装的很好。

    “是限定版吧?好厉害,为了尊敬的学长抢了半天呢。真好啊,青春——”五条悟追加了另一条信息,于是被赠礼的人狠狠瞥了一眼。

    “因为忧太你不是要出国了吗?正好赶上你临走前所以大家就想着给你办了,”胖达喋喋不休的解释,看起来相当开心,“因为曾经聊天时你说过你小时候经常来这家连锁店跟家人吃饭,棘记得这件事所以就安排在这里。不过刚才那么大费周折的计划是悟自己设定的啦。”

    “鲑鱼,”坐在一旁的狗卷点头负责,随后从口袋里掏出来包装好的小盒子。然后是真希,甚至还有胖达——并不清楚他之前将礼物藏在了哪里——大家统统将礼物送了上来,忧太的手里瞬间就满了。

    “蛋糕可是老师订的哦,品味不错吧?那家店我可是要给五分好评的,”五条悟隔着窗户指向路对面,原来购物中心最下面的一排店铺里就有一家蛋糕店,橱窗中还有婚礼蛋糕跟马卡龙塔之类的漂亮的样品。忧太现在可算明白他们为何可以在不带蛋糕的情况下就能完成计划,因为是在自己离开后现取的。

    “你们计划很久了吗?”

    “是在忧太出去执行任务期间决定的,”胖达边说边用爪子拍了拍毛茸茸的大腿。

    “这家伙是被我拉来凑数的,”真希戳了戳一旁的低年级生,弄得对方直躲开。当然伏黑惠还不忘对尊敬的前辈连连解释自己并勉强参加,是真心实意过来并且祝福的。

    “总之生日快乐,忧太!”

    随着胖达起头,其他人也纷纷送上生日祝福,狗卷则伸出手指对他比了个两个Y来代替。

    快乐与感动像是初春的细雨洒落,也像是冬末的风刮过,让忧太的脸颊红上了耳尖,黑色的眼底闪烁着水光。

    他在这里遇到了无可代替的人们,一切全都源于一个转折带来的重生般的开始。不论未来有什么危险,或者会遭遇什么,但是这一刻的他无疑是幸福的。

    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一个小小的插曲,这都将在他心底形成分量,是他愿意继续活下去而努力的缘由,是他想要继续留在这里的根,而这只根还在不断的成长和延伸。

    “谢谢…谢谢你们…”

    男孩吸了吸鼻子,羞涩的笑起来。

    数字的蜡烛站在了漂亮的奶油蛋糕上,温柔的火苗于师生之间愉悦的跳动。此时只有平静的喜悦以及柔和的温暖,还有一个足以让他在临行前能够对每个喜欢的人送上道谢的机会。

     

     

    “许愿吧,忧太。”




    END

     

    乙骨忧太五条悟咒术回战狗卷棘禅院真希胖达伏黑惠

    评论(10)
    热度(67)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