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啸时生

WB:犬啸时生
凹3:KnightNO4time
杂食,喜欢all自己的推。自己开心就好,但老往冰窟窿里跳。慎关,爬的圈可多。
  1.  65

     

    咒术回战同人-五骨&香乙:叠(下)

    【下篇就是五乙CAR!内容比较纠结】


    全文请见

    红(A)白(O)网(3)站

    or

    我W(微)B(博)




    节选:


    ——开头——

    五条家的宅邸内,一种焦虑的气氛正在人们之间蔓延着。五条家现任当家五条悟却显得格外冷静,他卸下了高专教师的制服,身着传统和服,藏青与素白的细长条纹丝丝流过浅葱色的布料。

    自从回来后他身后就接连跟上了三名侍从,但他昂首阔步穿过正厅,连头都没有回过。匆匆路过的佣人们在见到家主后纷纷停下脚步,毕恭毕敬的对其低头行礼,先前忧心忡忡的表情早就被遮得严严实实,每个人都跟戴了面具似的。

    “又不是什么大事,”临危不乱的五条悟面上还挂着笑,一句关心都未出口,却还是给身后走在最前方的人下了命令,“那几个Alpha和Omega都转移走了吧?反正也没几个人。其他人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

    后方的人应下后便转身匆匆离开,剩下两个人便接替后快速上前紧跟家主的脚步,直到走入宅邸深处后其中一人才把手中的盒子呈上,里面是一只抑制剂。但如今只是戴了一副墨镜的男人并未将目光落在针剂上,而是盯着前方的走廊,毫无畏惧地迎上越来越浓重的甜腻信息素,任由自己Alpha的本能从体内苏醒。

    “憋太久了吗?这孩子,哈哈…还真是厉害啊,”五条悟揣着袖子笑了笑,话中的温度却从最开始的轻巧落得有了分量,墨镜后的苍空瞳色早已映出远方门后的人。“没有祈本里香后反而变得更麻烦了…吗?”虽是疑问句,可这话从他口中出来后其中掺杂的困惑却失去了意义,尾音的呼吸里早已摸不到笑意,但嘴角仍像裂开似的勾在他的脸上。

    随后他伸手将墨镜取下放在了侍从手中的盒子盖上,且未取走那只抑制剂。当他扭回望向身后低着头等待他吩咐的两个人时,嘴角上最后的弧度也消失不见,转而是来自六眼视线的压迫。在他独自离开前,他将自己要宣布给五条家其他人物的话都传达给了送行的两名下人,“后面我要做的决定,谁都不许多话。”




    ——结尾——

    “老师就不期待伴手礼啦!但是如果忧太想的话,记得多带点哦!”

    听见自己老师故意绕弯子却又非常直白透露想法的说辞,忧太值得苦笑着点头认真承诺,“我会搜索一下有什么可以带回来的特产。”

    “好哦!为了不给忧太增加太多负担,其他人的就不用操心了!”

    “果然还是会操心的…”虽说去非洲不是旅行,是有任务在身,还需要好好磨练自己,但忧太对于跟大家分开仍然挂着不舍,一想到不知道这件事何时能结束他便更是无法等待回来的日子,所以如果真的要带礼物回来他应该会花费不少心思。

    距离登机还有时间,看着不断过安检的人,忧太却不好意思的叫住了之前热情过后要给他送别的老师,“五条老师…那个,果然还是再来一次吧。”面对绷带后的那双眼睛,忧太不自觉的低下头,抬手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颈。

    五条悟的情绪浅浅的掠过脸上,又跟眼睛一样被绷带藏了起来。对上男孩抬起的脸他立刻笑着给出回应,轻轻松松就答应下来,“的确,要呆多久还不知道呢,果然还是再来一次吧!但是以后的部分老师就帮不了了,忧太要自己好好加油哦。”

    男人跨出一步抬臂便从前方绕上男孩的肩,立于对方的身侧,随后全然不顾这里是机场大厅,也没换地方,当即低头轻咬上怀中人的后颈。周围人来人往,他却不在乎目光,手臂适当的施压未放人离开,而是让自己的唇与牙贴在身下人的皮肤上足够久,信息素注入的足够多才缓缓松口。

    “临时标记完成,”他松开前擦着男孩的耳边吹出轻快的语气,并且笑呵呵的注视着年轻人泛红的双颊,调侃似的乐出来,“忧太还在为这种事害羞?好可爱啊,脸超红的耶!”

    忧太慌乱的辩解,随后变成被登记时间催促后不舍得到别,还有他认真的保证,这些都让他仍然是那个乖巧可靠的好学生。直到人过了安检后再度挥手道别,最终消失在电梯口,五条悟才垂下了胳膊,酝酿了几秒后用手指戳上自己的嘴唇,干涩的地方被吐出的舌尖轻轻舔过。

    虽然人走了,但是独属于Omega的味道还留在他的嘴上。很香,很甜,就像是一道他永远都尝不到的甜品。




    END


     

    五骨乙骨忧太五条悟咒术回战

    评论(17)
    热度(65)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