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啸时生

WB:犬啸时生
凹3:KnightNO4time
杂食,喜欢all自己的推。自己开心就好,但老往冰窟窿里跳。慎关,爬的圈可多。
  1.  126

     

    咒术回战同人-五骨:Tired

    凌晨三点的盘山车道旁的停车区里孤零零的停着一辆黑色的车,身着西装的辅助监督正坐在驾驶座上啃着7-11分饭团当宵夜,却被窗外以一个苍而瞬移现身的五条悟吓得差点把米喷在车窗上。

    “五五五五条先生??”

    没有收到相关讯息的男人透过路灯跟夜色确认了三遍才下了肯定,并立刻打开车门走了下来,手里捏着的那半颗饭团像是无处安放一样被他举起来又放下,里面的馅都要被甩出来了。或许他现在脑子里正在紧张的思考是不是工作哪里出了问题,忽略了什么信息之类的,然后开始做好承受眼前这个最强男人的压榨。

    然而被绷带遮住眼睛的男人只是咧开嘴却未说半句话,反而竖起食指在唇前比了个安静的手势,于是还想努力组织出语言的西装男人便闭上了嘴。

    后车门拉开,黑色的裤子以及白色的校服袖子露了出来,袖口伸出的手腕无力的搭在腿上,掌心里还托着手机。身高过于出众的男人弯下腰歪过脖子才将视线放低到挤进车内高度,而年少的特级咒术师就坐在门口,刘海下垂着的面容正巧迎面碰在视线里。

    乙骨忧太微微倾斜在车后座上,安全带还系着,人却未醒。他对自己老师强大的气息毫无警惕,这让五条悟维持着姿势沉默了半晌,脑子里甚至冒出来该去教育一下乖学生的想法。

    他抽出忧太的手机起身站在门前给车里的人挡着初春夜晚的风,亮起的屏幕于昏暗的天色下发出刺眼的光,显示的未读信息提示有两条,标注的名字是五条悟。不管是关系如何亲近的人,忧太从来都会一本正经的标准全名。

    自从回到特级并且开始以特级术师身份执行单独任务后,乙骨忧太就陷入到上层无限的压榨中。在此之前的一年里他不过是以插班生的身份进行着训练和实习,降入四级后也都是跟同学结伴出行,这样突然高强度的工作量和压迫性质的任务几率让他的生活节奏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他已经一周没有回高专了,上层声称要看看这位年轻特级处理任务的能力能达到怎么样的水平,讲话的方式却始终阴阳怪气,怎么看都像是给五条派的挑衅。

    今日忧太从长久的出差中解脱,一个小时前才离开了帐。他按照约定发了简讯给五条悟,而对方很快就给予了回应。这不算是常事,而是最近开始他们之间约定的方式。特级任务开始之初他的老师嘱咐他每次结束后最好第一时间发来报告,而他也照做了,只不过话题很快就被对面的教师单方面扯远,内容变得五花八门,说不定聊天才是那个最强男人的根本目的。

    忧太总会真的的给每条内容回复,即便他敬爱的老师是个思维跳跃跨度过于大的人,可是习惯后他也努力的跟上了切换速度。然而来自年轻咒术师在回复速度在后续过程里逐渐变慢,最后于接近凌晨三点的时候戛然而止,五条悟再也没等到对方的信息。

    五条悟当然了解这名优等生的实力,要是长途中遇到什么意外几乎不需要特别担心,而他自然也在聊天过程中单凭观察就能猜到是什么结果。于是他把手机揣回口袋,慢条斯理的离开房间,随后便在一秒内出现在了此处。

    现在他弯腰钻进车内伸手解开了安全带,安全带弹出来的响声让忧太的呼吸有了些许变化,但睫毛颤动后并未睁开。于是银发的男人巧妙的顺走了靠在车座上的刀具背去肩头,随后动作略显粗鲁地将男孩从车坐上拽过来,随后才找准位置将其胳膊架起,接着用稍微温和的力度将人扶出车,用胸口接住了所有重量。

    “是老师哦,忧太。”

    怀中的学生这时候才因身体上的拉扯而迟迟转醒,五条悟隔着校服便能感知到他肌肉在掌心下迅速绷紧。这警惕心来得太迟太迟,对此五条悟便在少年站稳双腿要跳离之际强制收紧臂弯抓住,缠住腰将其控制在了身前,并且平静地开口表明了身份。

    怀中人听闻他的声音便僵住动作,五条却笑盈盈的只手盖住那双抬起来寻找他的眼眸。

    “闭上眼。”

    像是分享一个即将揭晓的秘密,又像是催促羊羔入眠,刚把男孩从疲倦的睡梦中拉出来的男人,此时却用平静蛊惑般的话音引导着,拨下掌心里的睫毛,让怀中的人顺从的合上眼。

    “那么我就直接把他带回去啦。”

    五条悟草率的冲愣在车前的辅助监督打了个招呼,话音刚落便双手结印,下一秒便带着人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哑口无言的西装男人面对孤零零的盘山道。

     

     

    再度睁开眼时,五条悟的话音才刚落,然而忧太便觉得脚下忽然腾空,随机又转瞬坠回地面,重心被重新找了回来。

    身外不再是漆黑无尽的山路还有排列整齐的路灯,而是郊外的树影以及远处寺庙的屋檐剪影。两排石灯点亮了泥土的小路,从远处一路蜿蜒过他脚下,随后埋进石砖铺开的大路下。

    他们身在高专外,巨大的鸟居屹立于头顶上空,像是淹没于夜色中的巨人,不抬头就注意不到其真实的存在。

    “老师?”

    终于有了机会,忧太这才抬眸望见被夜晚暗光染成深灰色的绷带,而那之下苍空之瞳却犹如展露在了眼前,犀利又真切,与他切实地碰触在空气间。

    银发宛如夜晚的月光,分隔开周围浑浊一片的灯影,将男人面容上的线条清晰的勾画入忧太的眼中。

    “刚才完全没有发现老师过来吧?”像是抓住一只兔子似的困住对方,五条悟抬起食指以逼近的趋势指着男孩的鼻尖发问,垂下头的脸就近在咫尺,逼得少年连连往后仰身躲闪,却被他的胳膊强硬地拦了下来。

    “我明明没有怎么隐藏气息,残秽也很清晰,甚至还近距离把忧太的刀顺走了哦?不知道吧?忧太一点防备都没有呢,”五条悟的口型不大,可音调起伏明显,故作困惑的态度被无限夸大。他甚至像观察病人似的凭借光线低头紧盯着怀中的这张脸,食指的指尖最终点上被风吹凉的鼻头,却用与轻佻动作相反的严肃口吻做出评价,“作为特级这样疏忽大意怎么可以呢?反应迟缓,没有危险意识,毫无警惕的昏睡,以及——”

    瞧见满脸慌张且被一根手指就被逼得缩起身子的年轻人,五条悟故意绷着脸给出毫不客气的评语,丝毫不给学生一丁点退路。他本就有着能轻而易举就能镇压人心的气场,现在再带上压低后如深潭般见不到底的嗓音,使得周围的气温也跟着开始下降,迫使乖巧的男孩讲不出话来。

    “一点反抗也没有。如果不是老师呢?自保的能力都做不到吗?”食指微微抬离鼻尖,随即顺着鼻梁往上描绘,最终停在因惊慌而睁大的眼眸之间,轻戳了眉心,将口中的问题塞了过去。

    面对老师的批评,往日重逢时本该在忧太脸上浮现出来的笑容如今晋升窘迫跟内疚,他被禁锢在臂弯中,双手无措的虚握住夜间的凉风。

    “对不起…是我的———”

    男孩刚要认错反省的话被触及下唇的手指推了回去,前一秒还在影中冷着脸指点出学生错误教师却在下一刻反笑出声,将臂间的男孩托了起来贴在怀前。

    “好了,那么来点小小的惩罚吧!”

    响起的话如此愉悦又轻佻,小曲似的哼在忧太耳畔。

    下一刻乙骨忧太便被自己的老师打横抱起,双脚悬空,脑袋后仰,视线晃去了上空。打破被平衡的瞬间他便很快反应过来自己遭遇了什么,双颊被害羞的心情冲得滚烫,狼狈的发出细小颤抖的惊呼,便下意识抓住了罪魁祸首的肩膀。

    他惊讶的发现老师的无下限已解除,掌心就此毫无隔阂地抓在了恩师的制服上。衣服被扯出褶皱,成年男人的骨骼轮廓清晰的印入塔的骨节之下。

    “现在给忧太羞耻Play Level 0作为惩罚!只是Level 0哦!就这样被公主抱着从正面突击咒术高专吧,少年!”

    五条悟模仿着给热血动画配音的旁白,扯开嗓门宣布计划,一副生怕学校里没人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不正经的事儿似的。而事实上的确没人知道,毕竟深更半夜的校园空无一人!

    这番寂静等同于无人捧场的观众席,唯一给面子的只有沙沙作响的树叶。被周围环境冷落的男人无视了怀里请求他不要乱来的学生,盯着前方空荡荡的校园迈开脚步,脸上满是不可思议…或者说是苦恼才对,“哎,现在凌晨三点所以没有人呢。真是伤脑筋,这么有趣的事怎么可以没有观众呢,是不是?那么——” 他突然低下头,爽朗过头到让人害怕的笑容即使黑夜的光线也遮挡不住, “你说要怎么办呢?”

    问题太突如其来,忧太怎么都不觉得这是该询问自己的事情,而他的老师百分之一万是故意的。于是他拒绝的权利被当作空气,羞耻的恳请被当作鼓励,名为五条悟的一年级班主任完全不打算给予心爱的学生回答的机会,擅自讲出来了属于自己才知道的答案。

    “给惠看看怎么样?他的表情肯定很有趣吧?”利用咒力提高了力气,五条悟轻轻松松的抱着一米八左右的青春期男孩迈着大长腿往校园深处走,走路的颠簸让五条肩上的属于学生的刀也跟着晃动,简直像是他整个人都在开心得摇头晃脑似的。

    “惠他已经搬进学校宿舍啦,忧太知道的吧?最近他老是提到你呢,看起来相当喜欢你这名前辈!真好啊,真好啊,这么快就有了尊敬自己爱戴自己的后辈了,老师很是欣慰哦!那么给可爱的学弟来点福利也是应当的吧?”

    这突如其来的安排直接把忧太当场敲晕,先前的疲倦与困意早已被吓跑,而内心深处已经开始对自己的老师发出呐喊。明明好不容易升到了二年级还有了可爱的后辈,现在居然还没开学就要当面把后辈心中的形象给压碎吗?这简直是灾难中的灾难啊!

    “您在说什么呀?!”他抓着五条悟胸口的领子再三确认,希望得到否认答案,而跳着要坐起来的身子却根本没能从那两只手里挣扎出来。

    男人不为所动,垂下的面容上有三分困惑,五分好笑,还有两分假惺惺的关心,“忧太害羞了?不觉得惠那时候的表情会相当有趣吗?啊啊,对啊,现在已经凌晨啦,早就过了睡觉时间喽。但是没关系,年轻人熬夜是正常的,说不定他还没睡哦,不用担心啦。”

    怎么听眼前的人都是故意的,即便是自己敬爱的老师,忧太此时此刻除了去反对也想不出来其他应对的方法。虽然他从来都是顺从乖巧的那个人,可是现在对方看起来在兴头上,没有罢手的意思。于是好学生乙骨忧太终于红着脸挣扎起来,用力从对方手里蹦了下来。

    可一切都太过顺利,那双曾禁锢自己的胳膊没有继续为难他,甚至胳膊的主人还假模假样的发出失手时的惊呼,像是怀中的小兔子一个没抱住就跑掉了。

    不过五条悟也没真的放走自己亲自带回来的人,手指往前一伸便捉住了男孩的手腕,牵着花枝似的握在手中,用不轻不重的力度将其摆脱后的身子拖住,随后又驻足留在了身边。

    “请不要这样,老师…”忧太并没甩来五条悟的手,只是在对方拉住自己后转回身,再度发出恳求,希望对方不要继续拿这些玩笑惩罚自己了。如果一直保持着之前严厉的批评与指点,那么他也会认认真真的反省并改进,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无所适从,狼狈的羞红了脸。

    白色的校服在深夜的背景下飘渺而虚幻,将男孩身体的轮廓和高度都吹得模糊,好比滴落在漆黑画布上晕染开的浑浊白墨,被风一刮就失去了尖锐的形态。空气从他敞开的领口还有下摆钻进衣内,将磨练后却仍显纤瘦的躯体裹上层层倦意,即使此时他慌乱的睁大眼试图为大意的行为道歉,可略显苍白的脸上却被五官下的影子映得无力,仿佛会随时倒下。

    此时四下无光,长长的院廊将上空的月光分成了黑白两道。仅仅是这样的距离忧太便忽然有些看不真切自己老师嘴角的弧度,不知笑容是否还在。紧有的温度停在他的手腕上,五条悟的眼睛似乎隐没在绷带后的最深处,千言万语散在了他身后的影子里,想法跟理论在将出口的边缘留着味,却没有先开口。

    忧太内心的节奏乱了,像是才进了水潭里,不安的往前迈了一步想要确认眼前人的表情,却还未看清就被手腕上的力度迎入怀里。

    这是他今晚第二次被简简单单搂入怀里,同时也是第二次经历了苍的瞬移,而他从始至终都没得到一点回过神的机会。身体还没记住这一瞬带来的冲击,便已在五条悟身形护住下落在了自己的宿舍楼前。黑色的发梢从吹起的空中服服帖帖的落下,脚尖往前挪动接住重心,鞋子便顶在了五条悟的皮鞋上,然而脚后跟刚着地,五条就往后拉开距离,随后捉住他的手腕顺势往下滑去拉起五指,牵着他转向门口,将其直径带进屋内。

    “开门吧。”

    上楼梯后穿过走廊,他被老师直接带去了自己的房门前。没有羞耻的惩罚也没有被叫醒的后辈,只有用钥匙开锁的响声还有一周没回来过的房间,以及他想念已久的床铺。

    昏暗的屋内仅有窗户射进来的月光作为陪衬,寂静的气氛里两个人竟在开始的几秒里都没说话。忧太打开了桌子上的台灯,才忙不迭的回头要招待自己的老师,却迎面看到有东西抛来,接住后便认出是自己的武士刀。

    “刚才很好笑吧?忧太的反应很可爱呢,”五条悟举起双手在脑袋两边,做出介于投降跟鬼脸之间的动作,而这回他的确是笑着的。然而那也只是短暂的一会,随后就随着垂下的胳膊一起收了起来。

    “但是你自己也发现了吧?在短信中途睡着,对于突然靠近的人没有一点清醒的意识,反应相当迟钝,这可不是你平时该有的水平。”五条悟把一只手揣入口袋,迈步踏进学生的私人空间来到写字台前,随手将椅子拉开。

    “不要随随便便就被那些老橘子压榨成这副狼狈的模样啊,你可是特级哦,”五条低头用食指摩擦着椅背,在讲完这句话后便抽回手直接坐了上去,顺势翘起腿,十指交叉搭于膝盖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现在的忧太在老师看来可不太像话啊。”

    这是乙骨忧太目前为止没有怎么听过的辛辣评语,眼前的人不知道该用恼火来形容其言语中的温度,还是该用无奈来形容那里慢慢输出的情绪,可毋庸置疑都在试图以这样直接到没有狡辩余地的话来为自己切开所有阻拦,直接将内心深处一直忍耐着的劳累赤裸裸的扒出来。

    “出现意外怎么办?有突袭怎么办?有特级任务又怎么样啊?听老师一句话,太听话可是会吃亏的。”

    现在房间里的画面完全就是被老师叫去办公室里谈话的场景,忧太站在他跟前,膝后抵着床边,目光无法躲闪的直面那双绷带下的双眼。

    “没有必要自己出面的事就拒绝,可以转交给其他人的就提出来,累的话就推掉,被搞成这副模样像什么话?好好承认自己身体的承受能力,是让忧太那么不敢开口的事情吗?”

    讲到这里,银发的男人先自顾自的乐了下,随后摊开手靠进椅背,“咒术师就是这样的职业,随时都有任务,随时都会死掉,受伤跟疲劳是常有的,你很清楚这点。不过呢,你可是少有的特级之一,一些任务只有你才能去接,累倒了的话可就麻烦了。假设特级任务进来时你还在处理那些不该你管的东西而分身乏术怎么办?你也看得出来吧?那些没用的上层给你塞了这么多工作,接二连三的找理由说着冠冕堂皇的话,又有几个是非你不可的呢?你很聪明的,忧太,分辨出来后该舍的舍,对他们该狠点就狠点,有效率点才能做好咒术师的工作哦。”

    忧太被他说的哑口无言,这份沉重压在背上几乎喘不过气。他没有对自己的老师感到生气,也没能思考出来任何为自身辩护的理由。可能的确会有几分委屈感揪着胸口,然而对方话里的道理他能明白,自然而然也敲散了可能有的不满心情,唯有感受到开导的诚意还有来自对方的关心,令他重新审视下来这几日下来后自身的情况。

    他很累,真的很累。一切的安排来的太突然,是他没有体会过的强度,突然加紧的节奏叫身体吃不消。即便他已经彻底做好了面对咒术师和身为特级要承担的未来与危险,可是肉体与精神不是随便说一下就能瞬间适应并得到改变的。

    此时他的眼眶发酸,心跳也比往日更快,脚底刺痛,膝盖酸楚,后腰疼痛,持续握刀的手感到无力。他回到房间后便有了栽倒睡下去的冲动,这种想法是人们最最最普通的想法,不光咒术师,在这个社会里有无数打拼的人都会有这种时候,他不过是其中一个而已,理所当然的有着寻求休息的权力。

    忽然一声击掌将疲累的年轻咒术师打了个激灵,抬头看去只见自己的老师已经放下腿前倾身子,在他跟前用力了下手,表情显得很轻松。

    “老师只能讲到这里喽,剩下的忧太可要自己想通后去迈出第一步,在此之前我不会出手帮你的。总之狠狠的在那些老不死的跟前展现下自己的魅力吧!”随后他开始快而有节奏的鼓起掌,像是酒会上鼓舞别人灌酒的欢呼似的催促起来,“好了好了!动起来!快点换个衣服去洗澡,洗完后赶紧钻被窝睡觉,宝贵的睡觉时间可不要再浪费了,老师在这里监督你呢。”

    五条悟低头从口袋里摸出来手机,却发出“啊,这是忧太的”都惊呼而举起来给原主看,应该是之前查完未读消息后顺便就帮忙把手机装入的口袋里方式转移时掉落。可是他没有将手机还给伸出手的原主,而是在对方要接过来是突然举起手躲开,把锁屏上的时间亮起来给对方看。

    “糟糕,再不睡就要四点了。在忧太乖乖躺下之前手机就由老师保管啦!青少年可不能老刷手机不休息啊,长不高的哦!”他反手将忧太的手机扣在写字台上,自己的手还压在上面不挪开,彻底摆出把手机没收了的驾驶。

    面对此状忧太也没了办法,可是他直到这是来自五条悟的温柔和关心,便也在接连而至的催促下乖顺的行动起来。直到他冲完澡吹干头,穿着睡衣从厕所出来,五条悟还坐在他的椅子上,正在台灯下无所事事地翻着桌子上摆放着的书籍。那些无非不是咒灵或者咒术相关的书籍,都是忧太从学校的图书馆里借出来的,成为特级后他一直在见缝插针的加倍学习更多知识。

    五条悟肯定不需要读这些,因此“无聊”这个词几乎写在了他的每个细胞里。翻阅书页的食指懒洋洋的一松,纸张就软趴趴的落下,紧接着就被他啪的一声合上了。

    “忧太的屋子里就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可以让老师打发时间吗?真是的,下次我借给你点漫画看看吧。我有超级推荐的一部漫画,不对,两部,呃,不对,是好几部!总之下次给你搬过来。”

    “我…那么多的话一口气也看不完的,”话题到了年轻人的领域忧太就放松很多,他坐在床边和对方相望,大脑被困意占据,身子像要融化似的往下沉。他努力集中精神回应对面的人,可是每个词都显得有气无力,根本就不是进入话题的状态。

    “那么就这样吧,”五条悟却看起来很精神,甚至在有了主意后乐呵呵的竖起手指让学生把目光聚集过来,“每次借一本,你看完后就来找我拿下一本。就这么定了,可不要忘记哦。”

    这并不是什么坏事,忧太很快就点头同意,随后他就像是被家长赶去上床的小孩,在五条悟的注视下老实的钻进被窝,直到脑袋沾上枕头才算是给今日画上了句号。

    手机被还了回来,摆在床头。柔软的枕头还有舒服的床铺,已经习惯这张床的身体在躺下的那一刻起就失去了全部活力,忧太整个人都在往床铺的深入下陷,像是要压进被褥的内部,脱离意识的控制。

    “明天醒来后我们去吃早餐吧,放个假,”五条悟起身站在床头,而忧太的侧过脸却已经无法把视线聚焦在他的脸上。那副模样相当柔弱可怜,如同被揉醒的幼犬,面对睡魔的魔掌无助又虚弱。

    而五条则放低语速,把自顾自决定下来的安排当作最后的催眠曲,“对了,就去吃有华夫饼跟热蛋糕的早餐店吧。上面盖上冰淇淋跟奶油,淋上糖浆还有黄油,再配上水果沙拉和满满一杯热可可。听起来真不错。就这样决定了,老师请客。”

    这一切在意识模糊的边缘就仿佛一场许就没做到的美梦,听起来既舒适又梦幻。忧太不自觉地合上眼,耳边的话有一半听了进去又有一半被带入梦里,叫他无法分清最后的水果沙拉跟热可可是自己的幻想与渴望还是老师真的讲了。

    有什么擦过他的眼角又落在了发顶,男孩想要点头给出回应,却被那层覆盖而来的温度悄然阻止,被小心翼翼地送入梦乡。

    “晚安,忧太。”

    五条悟收回抚摸男孩发顶的手,用指尖拨开滑落的刘海,露出带有疲惫且毫无防备的面容,随后为熟睡的人关上了灯。




    END

     

    五骨五条悟乙骨忧太咒术回战

    评论(6)
    热度(126)
    1.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