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啸时生

WB:犬啸时生
凹3:KnightNO4time
杂食,喜欢all自己的推。自己开心就好,但老往冰窟窿里跳。慎关,爬的圈可多。
  1.  74

     

    咒术回战同人-五骨:D CUP 2-需要帮助的人

    一方女体!!忧太女体!!忧太因为诅咒而变成了女孩子的身体,但是内心还是男孩子。五乙为关系确定】



    “就像五条说的,乙骨,诅咒应该会被你抗咒的体质逐渐抵消。我不能给你一个准确的说法,但可能是明天消失,也可能是后天,我觉得最长应该不会超过一周,不需要太担心。既然没有外伤,精神稳定,身体机能也正常运转,那么也就不需要再继续留下来观察,每天来这里汇报一下感觉就好了。”

    家入硝子这样说完便从病床前离开,坐回转椅上将自己拖向办公桌,在电脑上开始劈里啪啦地开始打字记录。

    乙骨忧太小声道谢后很快又因为不好意思出声而抿住嘴,坐在床边的双手紧紧攥着两侧的床单。她现在正在以女孩子的样貌面对咒术高专的老师,同时她仍旧为自己失去喉结后的嗓子里发出来的女声感到不适。她一直微微偏头侧着脸垂下眼帘,目光不知道摆在哪里只能放在斜前方的地板上,像是身体被强行固定在原位只有眼球可以活动。这主要是她在尝试回避眼前两名大人的视线,尤其是靠在一旁墙边抱着双臂的五条悟视线过于热切,让她的脸一直烧得厉害。

    “一直盯着女孩子可不好哦,五条,”硝子点下回车键后从椅子上转向病床,途中叹气似的叮嘱了一下自己的同期。

    “我是男孩子——…”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忧太的关系,有什么关系嘛,忧太的样子我都看过。现在难得可以这副模样,我想多看看很正常。”

    忧太试图强调自己真实性别的话被夹在两名大人的对话之间,彻底被消音。

    家入硝子低头叹了口气,懒得跟身旁的成年男人争论这些没用的话题,除了心累的感慨了一句“你跟这孩子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吗?你要好好负责到底啊”便转身将精力放到学生身上。她眼底的黑眼圈让疲劳的神色始终无法从脸上彻底消除,可是她还是露出可靠而温和的笑容,展现出来了成熟女人的魅力。

    “乙骨,不必要为这种事难为情,虽然不是你自愿的,可是这也是你自己的身体,好好的接受下来反而会心中更舒服一点。”硝子从胸口白大褂的口袋里取出其中一只圆珠笔,然后从一旁桌子上的本子里撕下一页纸,低头快速写了串号码,对折两下后用两根手指夹着塞给了忧太,“在复原期间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打这个号码给我。这副模样肯定会为难吧,对于身体的情况有些时候也许不方便跟同学还有老师说,需要的话可以问我。”

    “但是忧太应该先打给我吧?我可是男朋友耶,”银发的男人干巴巴的指了指自己。

    “总之到时候你自己决定打给谁吧,”硝子说话的对象是乙骨忧太,而非转头面对五条悟,不过她显然把同期的话听进了耳朵,且慎重的将这个内容加入到与忧太的对话里,“找他帮忙也好,找我或者朋友也好,选择你觉得合适跟舒服的方法就行了。不要太纠结,中了诅咒这种事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大家都能理解。”

    忧太接过电话号码道谢,内心感谢家入硝子的成熟与心细。硝子始终都保持着冷静专业的工作态度,面对忧太出现在门口时候的样貌也没有多余的玩笑或惊叹,而是自然的进入正题,说话态度跟口吻也与往日别无二致,并且始终给予理解性的安慰。这样自然对待的态度叫忧太不会觉得自身被过高关注,心中舒坦不少。

    圆珠笔头咔哒一声被按回,硝子翘起腿靠在入椅中,踩在地上的脚微微一推便让她稍微往后撤了些许距离,视野里刚好纳入五条悟的身影。她胳膊支在扶手上,将笔夹在手指间转了转,随后捏住笔头用笔尾指向了眼前的一年级班主任,“既然刚才你这么积极的争取自己是男友的身份,那么剩下的事情就该交给你了吧。首先是衣服的问题,现在怎么看都不太合身,基本行动要确保。”

    “这点我当然知道,”五条悟放下双臂从墙上起身,轻松笑着来到床边低头望去床上的女孩,“一会就去买衣服吧。从上到下都需要一套吧?既然不知道需要几天那么就需要换洗的衣物,至少也挑两套。”

    忧太乖乖点头,难免面对出门上街感到忐忑。虽说外面也没可能有人认识他,然而五条悟的瞩目几率实在过大,说不定会变成顶着聚光灯的状态。只是他的紧张中也包含其他含义,比如终于可以跟喜欢的人去逛街之类的…毕竟两人身为特技咒术师同时又是高专的师生,平日空闲的时间少之又少,见缝插针能把时间对上的话仅仅在宿舍休息或者吃个饭就给耗光了,逛街已经很久没发生过。

    不过距离新学期开学还有时间,从一年级升到二年级的忧太正在体验者充满了特技任务压迫的假期,这样的机会才能算得上是正常的春假才对。

    银发的男人坐到病床边,自然而然地当着同期的面搂住身旁变成女孩子的忧太,将其拉往自己怀中,同时给出经由触碰后得出的结论,“虽然反转了肉体性别,可是身高,体重,之类的也发生了变化。如果只是单纯反转性别那么其他身体信息应该跟忧太原本的一样,但是现在却比男孩子时的忧太有了差别,这点应该是基于那名诅咒师的个人认知或想法造成的吧。比如认为女孩子就该更加娇小一些之类的。”

    对,乙骨忧太这回的任务本来是对抗诅咒师,该诅咒师的术式可以让任何物体和位置概念反转。虽然不能操控生死和活体,却依在方向和位置的反转以及非生命体的状态上大做文章,让忧太略微苦恼。

    不过诅咒师依旧败在了忧太手下,面对活着不了才杀死的条件,忧太自然选择了把对方带回去接受审问来套出更多信息。然而对方也是倔强,宁死不从,甚至以自己生命的作为代价作逃避,从而突破限制孕育出庞大的术式。随后他更是变成咒灵孵化,直接完成了对于人体的反转,将生理性别反了过来。即便依旧对乙骨忧太的影响不大,但是这样的羞辱或许就是目的也不一定。若说有没有成功,那必然还是成功了,起到的作用此刻已经一五一十反映在了忧太的身体和心理上。

    “乙骨,”校医的声音将忧太的注意力拉回来,肩头的手也拍了拍自己。眼前的女性已经坐着椅子转回电脑前,端起凉掉的咖啡举在手中却迟迟没有喝。

    “既然你身体没有大碍,想必任务也不会停。不过今天应该就到此为止了,借这个机会好好休息,调整心态,适应一下吧。”

    “忧太一晚都没睡吧?买完东西后回来睡一觉如何?反过来安排也可以哦,现在我又没有课程安排。”五条悟搭在忧太肩头的手指动了动,抬起来就能碰到变长的黑发。头发长度的改变也是那个术式里包含的施术者对于女性样貌的偏好吗?想了想还真有点不爽。五条悟没法对死掉的人表达心情,只能有一下没一下的用食指拨弄着恋人的发丝。

    “那我也不打扰了,谢谢您,”忧太冲硝子道谢后扭头看了眼自己的班主任,男人的手离开了她的黑发,笑着起身拉她起。

    一双医务室里的一次性拖鞋被拿过来摆在她跟前,看来暂时走回宿舍就靠这个了,之前她可是被五条悟抱进医务室的!

     

     

    经历了一年的锻炼与相处,又经历了百鬼夜行的洗礼,顺利活着升上二年级的狗卷棘,禅院真希还有胖达都觉得在新学期开始之前没有什么可以吓到自己了。

    但…还真是吓到了呢!

    “真的是忧太?”胖达震惊,逐渐所有的毛都变成了马克笔涂鸦的重点条将他的五官扭曲放大,“这不是——超有料的的嘛?!?!”

    “吵死了,闭嘴!!不要说这些没营养的话!!”袭击高专吉祥物的人——禅院真希榜上有名。

    “鲑鱼!腌鱼子!木鱼花!大芥!明太子!金枪鱼!”狗卷因震撼而达成了发饭团材料六连发成就,并不能翻译。若要翻译也可以看出来他情绪的波澜与挣扎。

    “于是就是这样,必须出门买衣服的忧太酱现在需要一套能出门的衣服。”经过忧太本人的解释和五条悟添油加醋的内容,这样那样的说明了情况,五条悟提出这样的后续安排和来此的目的,视线理所当然落在了真希身上。

    “可以是可以啦,”真希不耐烦的抓抓头,但还是心甘情愿的帮助自己的朋友, “但是能不能穿下就不知道了,凑合吧。”

    “怕被忧太的胸给撑破吗?”

    “木鱼花?”

    捂嘴偷笑的胖达和点头甘愿去讨论这个话题的狗卷当即被真希敲出一头包。

    “我是说身高啊身高!!他即使现在缩了点,但也比我高的吧!”

    于是真希气呼呼的贡献出来了她平日休息日会穿的T恤,帽衫外搭,还有牛仔短裤跟一双靴子。还好按照真希的性格,既然知道眼前的是乙骨忧太,就把人当男孩子看,直接把手里的一堆东西甩人怀里了。

    “谢谢你,真希同学,我晚点会洗干净还给你的。”

    “没什么,”真希摆摆手,反而对她笑了笑, “如果悟那个家伙挑什么奇怪的衣服让你为难了,就告诉我。”年轻的咒具使即便面对自己老师的无下限也依旧对同伴摆出可靠的握拳姿势。
    班主任大跌眼镜,认真的宣布自己的品味很好的,却被在场众学生投去了并非否认却很不信任的目光。

    然而等到忧太换完了衣服出来,现场气氛又变了,男性们集体发出了感叹的声音。

    “从没有想过这件衣服还能穿出来这样的效果。”

    “鲑鱼鲑鱼,”瞪大眼的狗卷赞同胖达的说法。

    “的确,上身效果完全不同呢,”五条悟摸着下巴歪过头,对眼前被撑起来的T恤发出明知故问的疑惑,“但是不觉得有点不对劲吗?”

    “呃?!等…——你们不要盯着看!”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忧太第一时间护住胸部。

    “你们这些混蛋都给我闭眼!”真希冲上去红着脸怒吼,忍无可忍的用自己把忧太挡起来,随后又立刻转身抓住帽衫外搭手忙脚乱的给人拉拉锁,“笨蛋!还不快拉上!!” 拉链往上直飞到领口,拉环都差点因真希的蛮力被直接扯下来。

    可是对面没一个人闭上眼的,教室里气氛一度非常尴尬。

    沉默漫长地延续了三秒钟。

    “这个Size…是,E?不对,是D——”胖达的话被迎面飞来的一直鞋打断,随后便是来自真希的飞踢。忧太怀中的靴子少了一只,与此同时一熊一人已经打得有来有回。

    事不关己的五条悟来到忧太跟前,摸摸她的头安慰道,“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没有内衣很正常嘛,一会就把问题解决了不就成了吗?”

    此时狗卷蹲下来盯着把跟胖达拉扯在地上的真希,用一串“蛋黄酱,海带…腌鱼子!大芥?”的句子表达了自己深不可测的想法。

    “啊?!开什么玩笑啊!”于是狗卷语水平达到100级的真希勃然大怒,抓起先前被仍在地上的靴子又砸了过去。狗卷接住,跪坐反省。另外三个需要重修狗卷语的人表示实在是没听懂。

    真希甩开毛茸茸的巨大熊猫,起身叉腰指着狗卷的鼻子反驳,“借衣服和鞋子没问题,但是让我把贴身的内衣之类的借给忧太,怎么想都不能接受吧!!”

    “哎?!不用!不用!这个真的不用!!”当事人乙骨忧太反应更加激烈,脑袋摇得飞快。毕竟这样私密的贴身衣物怎么可以随便给人穿,更何况即便如此自己也是个男人,一想到那个是真希同学平日会穿的东西…大脑当场当机!

    这份活跃的气氛此时并不能帮忙解决忧太的苦恼,于是当真希,胖达还有狗卷回过神来时,忧太已经被哼着调的五条老师搂走了。




    TBC



    (后记:写二年级好快乐啊!!!!)

     

    五骨五条悟乙骨忧太禅院真希胖达狗卷棘家入硝子咒术回战

    评论(10)
    热度(74)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