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啸时生

WB:犬啸时生
凹3:KnightNO4time
杂食,喜欢all自己的推。自己开心就好,但老往冰窟窿里跳。慎关,爬的圈可多。
  1.  58

     

    咒术回战同人-五骨:D CUP 4-无法选择的人

    一方女体!!忧太女体!!忧太因为诅咒而变成了女孩子的身体,但是内心还是男孩子。五乙为关系确定】




    伏黑惠在进入高专后,尊敬的唯一一个人便是乙骨忧太。

    于是当他从高专外回来,还没摸到自己宿舍的门把手,就被狗卷跟胖达挟持到了一旁,随后就被真希猛批为什么不看群消息。他没有把因为嫌弃这些人的信息太吵,所以将群消息设定成了免提醒模式的这件事说出来,反而直接被乙骨忧太变成了女孩子的消息正面冲击,且被熊猫拉着看了手机照片。

    照片是从后背偷拍的,里面是被五条悟揽住腰带走的年轻女孩。伏黑惠百分百确定以他未来班主任的那双眼睛不可能没发现胖达的偷拍,因此可以推断出来是五条悟是故意无视的,且胖达是正大光明拍的。

    女孩子没有露脸,身高和记忆中的乙骨前辈相似,虽然是黑发却更长,而衣服…

    “这衣服是真希姐的?”

    “啊,是啊,我借给他的,毕竟衣服不合身了嘛。”

    见真希那么理所当然的解释,原本浮出的青筋从伏黑惠的额头上逐渐消下去,毕竟不管狗卷前辈怎么跟着胖达闹腾,真希在乙骨的事情上到不会随便开玩笑,更何况还把衣服借给了对方。

    他开始认真的琢磨起来自己尊敬的前辈变成女性的这回事。

    不过就在此时,他班主任的招呼声就欢快的在身后响起,同时眼前的三名前辈都发出了惊叹。

    “伏黑同学?!”

    或许是没有料到有后辈在,说话态度和气质很像乙骨忧太——或者说按照推断只能是乙骨忧太的女孩子立刻打完招呼后难以控制表情的低下头,难为情的躲闪目光。

    伏黑惠整个人都尽力保持着冷静的态度,却在内心对眼前全新容貌的前辈不得不做出分析。

    声音有了变化,可是往日温和的乙骨前辈的声音本来就显得有些中性化,现在说话方式还早,听起来倒也没有违和。

    头发去理发店修剪过,照片中因术式胡乱生长的发梢被修剪整齐,保持了平日习惯的侧刘海,现在却是日本女孩喜欢的齐肩发。

    依旧是白色的上衣和黑色的下身,可是这回却是清甜可爱的女孩装扮。黑色的高腰百褶裙充满青春的气息,被半遮半掩在偏长的女士卫衣下。卫衣两侧呈现露肩设计,忧太原本就不要接触阳光的肩头此时更显的白皙光滑,比衣服的颜色还要柔软,而开口处还有可爱的蝴蝶结装饰,增添了可爱的成分。

    脚上黑色的马丁靴将上下的两种颜色分布的很均匀,而身材本来就瘦高的忧太此时的腿更被衣服款式拉长,露在空气中的双腿失去了男性肌肤,现在只有干净柔软的女性皮肤,而往日训练与战斗让腿上没有一丝赘肉,彻底展现出运动的性感线条。

    虽然伏黑惠不知道这衣服是前辈自己选的,还是老师选的或者店员的推荐,总而言之他心底打了高分。Good Job!

    “前辈…衣服很合适你。” 思考该如何音符这样的场合,伏黑认为自己该从支持和赞许的态度出发,让对方在这样窘境下放松。

    “谢谢…”保持着女孩姿态的忧太在听到后辈如此这般赞赏后,只能羞涩的笑着点头道谢,除此以外也不知道说什么。倒是伏黑惠没有表现的很紧张,也不会过多的询问与忧心,大概是已经情况有了了解,同时他也不是会起哄的类型,所以这点叫忧太放心下来。

    “真希同学,谢谢你的东西,我会拿回去洗干净的,”忧太举起手里的购物袋,巨大的纸袋里面是鞋盒还有衣服,只不过是换下来的真希的物品存放在其中。

    “什么啊,你还在注意这种事,那就随你便吧。”或许是真希的性格外加本身就是强悍的女性,她反而可以轻松的把眼前的忧太当作平日的忧太看待,自然而然还是那副说话的态度,这点也让忧太感激。

    黑白熊猫摸着下巴,脑袋跟着身子朝一侧歪了四十五度,小小的圆眼睛陷入大大的思考中,随后他突然一拍手,像是得到了答案似的冲五条悟竖起耳朵比了个大拇指,“果然和我猜的一样,是D Cup吧!”

    “猜的很准嘛!NICE!”五条悟大拇指比了回来。

    下一秒熊猫手掌连忙接下了真希的肘击。

    忧太花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在说什么,这才想起来当时内衣店的店员怎么报出来自己的胸围的,的确是D没错…现在的他瞪大了眼望着和真希有来有回的真希,却没想到一直双手插兜的狗卷终于把右手从裤兜里抽了出来,代替胖达冲他比了个拇指,随后被阴着脸的伏黑默默按了下去。

    “你也把手放下…”伏黑惠用目光笔直刺穿了对面的银发教师,而那个人却还在无人阻止的情况下逼着大拇指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最终被忧太亲手按落,垂了回去。

    “忧太不急了吗?”五条悟想是想起来什么,奇怪的低头问了问身侧的恋人。

    忧太在听到这句后立刻表情变得窘迫起来,发间露出的耳尖也变得通红。她不安的搓动双手,却又难以启齿的抿住嘴。最后她转身把手里的东西塞给了五条悟,跟同学们说了声自己要先离开就掉头跑了,动作之快根本来等不到其他人反应。

    “前辈这是怎么了?”伏黑奇怪的皱起眉头,收回的目光抛给了自己未来的班主任。

    五条悟一手握拳抵住下唇无奈的笑起来,随后把挂满购物袋的那只胳膊插上腰,“以为在商场里忧太想去卫生间,却因为无法选择进入的厕所所以要求立刻回高专,我就带他瞬移回来了。”

    “啊…这也难怪,”伏黑理解的点点头。

    毕竟作为男性,忧太肯定不能去女厕所。可是他现在又是女性的身体和样貌,自然也不能去男厕所。左右为难的话还是回到最安全的地方为好,那就是自己的房间,因此赶回高专合情合理。

    “也是为难他了,”真希无奈的叹口气。

    “木鱼花,”狗卷也同情的摇摇头。

    看着对同期发出同情跟理解之情的学生们,五条悟多少欣慰的歪头看了看他们,随后垂下挂着袋子的胳膊晃了晃,悠哉游哉的迈开脚步,还不忘回头笑着安慰他们,“放心吧,放心吧,老师会好好照顾好忧太的哦。”

    “这不是废话嘛!”真希扭头哼鼻子。

    “请不要让前辈太累了,”伏黑惠更加担心自己尊敬的前辈的身体健康。

    “可不要老动手动脚的哦,悟,”熊猫用两只爪子做了扩音器。

    狗卷用眼神代表了自身的含义:我同意以上三条。

    “你们都把我当成什么了,怎么说我也是称职的好老师,可人的好男友啊,”五条悟闷头故作伤心的叹口气,却没有学生愿意为此道歉,于是他也就耷拉着双肩晃荡离去,却没走两步脚步就轻快的冲着男生宿舍迈去。





    TBC





    【后记】

    室友很喜欢这篇文,于是帮我一起给忧太选了半天衣服。因为我也不知道选什么合适,思考的方向是,既然难得是女孩子的模样,那么肯定要多往女孩子的可爱装扮上发挥,五条老师也会选的更时尚一点吧,但是忧太又会选择比较保守朴素的颜色,同时因为是未成年要选的更青春一些。

    于是我看上了这件。这家店的衣服都好可爱!




    我和室友的对话:

    我:我要让忧太去睡觉。

    友:啊?他还需要睡觉?!

    我:是啊!你不能累死他啊,他还没睡觉!

    友:他原来没睡觉?

    我:因为熬夜做了任务,中了诅咒后就被拉出来买衣服了,所以需要休息。

    友:睡觉不就是一笔带过的事儿?快让他睡!快点睡醒后让他们俩给我去约会!!



    室友读文:

    我:你这次读我的文怎么速度变得很慢?

    友:因为忧太难得是女孩子,所以我很珍惜每一刻,要一个字一个字的看。

     

    五骨五条悟乙骨忧太伏黑惠禅院真希狗卷棘胖达

    评论(12)
    热度(58)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