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啸时生

WB:犬啸时生
凹3:KnightNO4time
杂食,喜欢all自己的推。自己开心就好,但老往冰窟窿里跳。慎关,爬的圈可多。
  1.  47

     

    咒术回战同人-五骨:手机,联系

    “咒术高专有给学生的全额补助,”五条悟下了车后没有立刻关上离开,而是扶着门框让两根手指轻轻敲击门框,望着新生局促的挪下车, “宿舍里还缺什么就趁今天全买了吧。”

    从车里钻出来的乙骨忧太态度拘谨,车门被五条啪的一声关上后他还缩了缩脖子。负责开车的司机是一席黑色西装的男人,忧太也才刚通过他知道了辅助监督这个职业。

    “走吧,”黑色的车子很快驶离了商业区的路口,被留下来的教师便头也不回的招呼学生跟上,直奔主题, “高专的校服是特殊材料制造的,可以起到很好的保护作用,为了保护战斗中的咒术师,夏季的校服也是长袖为基本款,覆盖大部分皮肤。透气性很好的,不用担心中暑,你也体会到了吧?”他一边配合着学生的行走速度一边指了指那件独特的校服,“所以选点里面要配的衣服吧。哦,还有鞋子,建议买点方便活动还耐用的,品质要好,价格不用操心。”

    忧太点点头也没怎么能接上话,他还不知道能跟这位新认识的老师聊些什么。本以为可以死掉,却被带去了新学校。最后下定决心留下做出改变,却发现还有很多路要走。而现在以为会被关在学校里,却被带了出来。

    这是乙骨忧太入学第二天。

    第一天上学他就被带去了小学进行了一场咒术实习,同学禅院真希现在还在医院里休息,不过据说她有着很强的恢复能力所以下午就可以出院,所以趁着早上的因学生人数不齐而暂停课程,他就被老师带出来准备入住宿舍的东西。

    他很久没逛街了,一般需要的东西他都会有目的地性的抵达并且快速解决,从来不多逗留。一方面是因为里香会对靠近的人有敌意,一方面是他自己的想法令他不愿意社交。

    虽然里香对于年长的男性也不怎么喜欢,但是五条悟对此丝毫不介意。经历了昨日首次主动召唤里香的经历后,忧太多多少少知道自己的情绪与想法是促成里香的行动的一大原因,所以此刻对于成为了自己老师并给予了自己转折点的五条,忧太对其信任很深,里香自然也就对其没表现出抗拒。

    以前的学校,打工的地方,家里,还有在外租的房子…那些事虽然忧太已经不愿意去多思考,可是五条说全都处理好了,咒术界有一套自己的流程跟方法,因此特定的人员已经为他打理好。

    昨天回到宿舍后他就在门口收到了一个装入纸箱子里的私人物品。当然在他答应五条来新学校之前,他们已经允许他回了一趟住所把自己想好的打包好。他只有不大的行李箱和背包,还是他离家出走时带走的,因此装不下什么。好在他也没多少生活用品,挑挑拣拣带走了必要的一部分,衣物就占据了一半地方。

    然而那些帮他清理痕迹的特定人员还是帮他把剩余的物品给处理掉了,一些看起来不确定的物品便装入了箱子中留给他,让他自己决定是否丢掉。

    “这个出新口味了呢,嗯…好奇怪的味道,算了,尝尝也好。” 刚进便利店的五条悟就顺手从摆放着新口味巧克力的货架前动作飞快的拿下一根巧克力扔进忧太手中的购物篮里。

    “你随便逛,不用在意老师哦,但是只能买必要的东西啦,我会帮你审查的。对了,零食不包括在补贴里哦。”

    “老师…全额补助不该只有学费或者教学用品之类的吗?”

    五条悟摸着下巴偏头想了想,他的身高已经超过了货架,银发跟绷带的白色组合非常显眼,以至于柜台的店员一直好奇的朝这边张望,害的不习惯被瞩目的忧太一直缩着肩挺不起背。五条悟自然不会理会其他人的目光,捏着下巴从高处认真的俯视自己带来的新生,无所谓的耸耸肩。

    “咒术高专的建立是以教育未来的咒术师跟保护未来的咒术师为目的的,像是忧太这样子因为特殊的原因被发现并且带过来的人也不算少数哦,”男人笑眯眯的竖起食指在嘴边,讲得倒是很轻松,“因为不知道何为咒力或者不知道如何使用咒力而导致生活上出现问题的咒术师就会受到学校的帮助跟保护,很多时候这样的学生可能会遇到没有家庭支持的情况,资金和生活遇到困难,或者不得不跟之前的生活划分界限,所以学校也有许多补助啦。”

    他们站在生活用品的货架间,这样说话的时候五条看似漫无目的的扫过那些沐浴用品,却很清楚这是忧太需要购买的物资。忧太站在这里提出这样的问题也是出自于这些日常用品应该不能算在普通的资金补助当中,学生该使用自己的钱财购买,而他至少不缺这点钱。

    “你也知道上层调查过你的情况,所以之前你离家出走的事情我们也都知道哦,”五条尽力把声音放低,同时猫下腰取下一罐洗发露递给他,热情的表示自己推荐这一款。忧太没有固定看准的品牌,便接了下来,于是他的老师很满意的点点头直起腰,巧克力棒在空中随便挥动,“虽然有好好打工赚生活费,但是和周围人关系相处不融洽,打工的地点也更换了好几次,平日开销也很困难吧?”

    忧太没有否认,对于自己的背景情况被调查且被说出来也没有多少反感。他对于自己的关注不多,被怎么说也无所谓,毕竟在他寻死的时候之前的生活已经没什么可以修复的了,全都抛下了。

    “既然我决定把你带来高专自然是会帮你渡过难关,相信老师就好啦,”五条拍了拍他的肩算是鼓励,随后推了把让他先把东西买了。

    最后的钱是五条付的,不过听说会拿回学校报销。已经过了十五岁的忧太自然有自己的银行账户,入校当天校方也确认过了,补助金需要时间处理,这回五条的钱就当作是了…据说是五条的决定。

    “咒术高专的学生即是学生也是咒术师,所以如果接到委托的话,学生也会获得相应的报酬,这点忧太以后就会见识到啦。”随着自动门叮咚一声打开,五条愉悦的迈出脚踏出店,巧克力清脆的断在他的齿间。忧太只能追着他的脚步,任由对方将自己往前带。

    掰下一块巧克力抛起又用嘴巴接住后,五条哼歌似的继续把后续内容补充上来,“就是工作啦工作,咒术师的工作。忧太现在还什么都不懂所以接不到,但是以后的话…嗯,要看忧太怎么表现喽。”

    短短一根巧克力棒几秒间就被一扫而空,银发教师舔了舔融在手指上的巧克力,将空包装顺路丢入垃圾桶的圆洞中,紧接着便带领转学生进入到这一带的购物中心,很有目的性的先上了扶手电梯去往二楼。

    在确认了一会要去二楼的那家棉花糖店后,五条在缓缓上升的电梯上拿手指敲击扶手,从偏高的角度歪头望着站在底自己一节台阶上的学生,“作为班主任我就问一句,跟家里人不常联系吗?虽然我们这边处理了你以前学校的事情,不过家里那边信息给予的非常保留。”

    属于乙骨忧太的那双蓝色的眼睛躲开了上方落下的视线,他压下了要去攥住校服衣角的手指,不知放在那里似的虚握在半空。然而电梯到头了,他不得不回过神走下去。五条有意放慢脚步,手沿着二层环形走廊的玻璃扶手一路擦过,藏在绷带下的六眼细心的注视着跟在身后的男孩。

    “你们怎么说都好,我已经不和家里联系了…”似乎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忧太停下步伐用低到沙哑的腔调回答。不自觉地垂下的脖子让刘海在他的眉毛上方留下片阴影,跟他凝重的黑眼圈一同把那张还没成熟的脸勾画得更加消瘦阴郁。

    五条跟着他停下,随后倚靠在玻璃围栏前抱起胳膊,用手扶着下巴,拇指来回搓着嘴角下方,“一点也不联系?”

    十六岁的男孩目光落在地砖间的缝隙上,随后又掠过了男人的皮鞋,最后透过玻璃洒在购物中心一楼巨大的喷水池广场的角落中。

    他本来不太擅长跟不熟悉的人谈起这些,因为当他有必要去一个新的打工地点时,就务必会被人询问起来生活情况。在学校里他对离家出走的事情闭口不谈,只要不惹事校方便不会通知家长,打工地点和员工间的闲聊他也只需要糊弄过去便好,没有人真的会在意一个不善于跟人交际的学生所说的内容的真假。

    不过眼前的人跟以往接触的人们不同,他的生活情况跟基本背景资料已经被调查清楚,里香的事对这个人来讲也丝毫不奇怪,离家出走的理由说出来也能被相信。

    “和家长已经…不联系了,但是和妹妹偶尔有联系…用邮件。”

    “哎—— 邮件…不是手机短信吗?” 五条悟歪过头,从倾斜的视角里重新打量学生的脸。

    “不怎么开机…”

    至此忧太没有更详细的解释为什么,因为这种事讲出来只会感觉到累人,不过他相信五条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里香的存在无法解释,家庭内部的事情也无法调节,自己离家出走的理由更是说不清。不论是性格,还是处境,而或者对于家人也会受到威胁却不能被理解,这些事还是选择了闭口不谈。

    既然无法讲述出来,那就选择不再被询问。家长的责备或者联系都会成为某种打击,要求还有询问都没办法给出回应。曾经认为自己处于受害者角度的乙骨忧太选择了躲避那些追过来的麻烦,虽说家人里在闹僵了关系后也不再联系,这样断开双方的处理方式反而是最轻松的。

    这次储物柜的事情又会带来怎么样的反响呢?家里的人会怎么看怎么想呢?至少在选择死刑之前的忧太决定不去思考这些,不去在意父母跟亲戚的想法,不去联系自己唯一的妹妹,只要死掉的话说不定就可以解决一切,所有出现的麻烦都会跟着自己还有里香消失,罪恶跟恐惧也能迎刃而解。

    不过事情并不是那样,把自己蜷缩起来试图隔绝一切的少年被拉了出来,藏起渴望还有寂寞的薄壳轻而易举就被戳破。只不过他还没有勇气打开过自己的手机,没有电量的长方形屏幕像是代替了过去的自己那样死掉了,上面的裂痕怎么修复都不太可能。

    如果开机的话,会有多少条没有读的短信跟邮件弹出来呢?又会在这几日里阻挡了多少通电话呢?这里面显示的名字里,会出现家人的名字吗?这些看起来自然与自身有联系的东西,乙骨忧太却不想看到,他知道自己已经脱离了那里。

    “是么,”五条爽快的接受了这个说法,把自己从围栏上推起来,招招手叫忧太跟过来。

    没有被追问令忧太松了口气,但也万万没想到自己被带到的地方居然是手机品牌的专卖店。

    “手机坏掉了吧?屏幕裂的很厉害呢,那种程度开机的话可能有一部分屏幕不能正常显示吧,”五条站在店门口旁边巨大的宣传广告前,一边望着上面新产品的照片一边如此说到。

    本来忧太还在好奇他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但很快就想起来自己的手机当时在储物柜事件时就被霸凌自己的学生摔裂还踩了一脚。之后事件发生,自己被带走,手机也被没收。是五条带他离开后才把物品归还的,所以五条悟是看到过他的手机的。

    停顿了两秒后五条扭头瞧着忧太不安的脸,开口却讲出其他内容,“咒术师大很多都是独身,因为自身能力跟处境的关系,到底要跟家人还有过去相处的人们保持联系与否都取决于个人的情况,更何况随时都会丧命。像是忧太这样并非咒术师世家出身,周围人也不知道咒力的情况并不算少数哦,所以一部分人选择断绝关系之类的也是常有的事,当然找点别的什么借口之类的糊弄也都随他们便啦!这点老师我就不管了,忧太自己决定吧。”

    即使不用说忧太也不可能猜不到这是要来干什么,不知所措间很难开口询问,却见对面的人已经大步流星的走进店内,同时跟迎上来的导购开口说了些什么后便站在那里等。

    “咒术高专可不反对学生们在学校里使用手机哦,都不是小孩子了,而且手机还挺重要的。”

    “这样真的可以么…这也是补助么?” 忧太踏进店内来到自己老师身边,他还不太习惯来这样的地方,以前的手机也是用了很久,型号非常老旧。

    在人多的店内他会不自觉的开始紧张,里香也被他的情绪影响所以略显急躁。好在在经过了昨日被真希的话点明,也在自己的决心下定后,他开始逐渐学会改变以往的想法及习惯,努力调整情绪回应着眼前的人。

    “算是?嘛,是我擅自决定的啦!是老师送的你的入学礼物哦。”五条悟无所谓的耸耸肩。

    “那怎么行?!”

    “不行吗?那么以后忧太再还礼也没关系哦,选的话就要喜久福吧。”

    “喜久福…?”

    一来一回的对话被五条带的太快,忧太还没反应过来就因回来的店员招呼他们去查看货物而被终止。完全插不上话的忧太在跟着走过去后,眼前果然是最新款的智能手机,五条让他自己选喜欢的颜色,于是他把黑色定为最终的选择。

    五条把流程造作的很熟,跟店员一起一来一回后忧太唯一能做的就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那些问题。最后望着老师刷卡,而他手里已经拿着崭新的手机,包装盒静静地放在他手中的袋子中。

    “这回要好好接电话啊。去处理委托或者要集合去实习可都是需要联系的,不接电话的话老师可是会很为难的哦。”五条竖起手指在他眼前摆了摆。

    “是…”

    “借我新手机用一下,”五条伸出手把崭新的手机要过来,还没有设置密码的屏幕很轻易的打开,里面除了基本的app全是空的。

    “这是我的号码,然后…”五条单手快速输入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后又拨打了号码,随后他取出唱着手机铃声的电话把未接听的号码存了起来, “忧太的号码我就记下啦。”

    一个人会很寂寞,这句话被眼前的人提出来,也被眼前的人打破。

    想要和他人有联系,这个愿望此时就被眼前看的人实现了。

    “下次有什么要问的就用这个联系吧,老师可是大欢迎哦!如果不是问问题的话也可以,要是注册了Instagram这样的东西求关注也没没问题,老师可是会给你点赞的。”

    递还回来的手机屏幕还亮着,新建联系人的一栏已经写着五条悟的名字。

    空荡荡的联系栏里现在已经好好出现了一个名字。

    和人之间的联系就这样建立了。

    “同班同学的联系方式你就自己去问吧,这可是增进关系的好机会。以后不管是辅助监督还是其他人,你的通讯录会被慢慢塞满的。”

    这份入学的礼物就这样交到了踏出一步的学生手中。

     

    那日下午忧太很轻松的就得到了同学们的联系方式。

    同伴和自信以后都会有的,他回想起昨日禅院真希的话。

    一切都来得很快,很自然,仿佛之前几个月那种困难和不自然都是虚假,在这里他可以重新去选择如何走下一步。

    因为他被五条带了出来。

    他给老旧的那部手机充上电,开机后裂掉的屏幕只现实了一半的画面,却还是可以看到未读的短信蹦了出来。

    他没有点开,而是翻开了通讯录把要找的号码输进了新的手机。

    过去是难以消失的,关系和心理也是很难跨越的,但他现在却可以活着,并且多了选择的方式。
    必须做些什么。

    新的联系号码被清清楚楚的写进短信里,发送的对象是自己的妹妹。

    过去和未来,这些联系都有了。

     



    END

     

    【写的是刚转学第二天的故事,内容纯属虚构。不过学校里的日子还有之前离家出走后的生活情况以及跟妹妹联系方法都很希望原作里可以谈到】

    【手机这个虚构来自于剧场版给出来的手机画面,和狗卷在帐里的那部分。觉得从离家出走后的经济来源还有被霸凌以及里香关系跟周围人的相处模式,觉得他需要新手机或者能得到新手机的能力很薄弱。同时剧场版开头在寺庙里留宿时起床是用闹钟,而不是一般年轻人那样使用手机闹钟....当然这个没有立脚点,所以只被我利用过来当作了他关机冷处理家人短信的方法】

     

    五条悟乙骨忧太咒术回战五骨

    评论(10)
    热度(47)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