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啸时生

WB:犬啸时生
凹3:KnightNO4time
杂食,喜欢all自己的推。自己开心就好,但老往冰窟窿里跳。慎关,爬的圈可多。
  1.  49

     

    咒术回战同人-五骨:深夜

    【讲的是忧太刚转学一个月后的故事。一直很想知道刚开学时的故事。毕竟0卷第二话开始就是三个月后,并且性格也积极了,和大家相处也不错,所以很想看他开始不知道如何相处的那段时间的故事,老师是需要开导学生的吧!】





    噩梦一些时候总会在人最放松的时候趁虚而入,好比石缝里的蛇,让记忆的毒渗入其中。

    车子轮胎在地面滑出的痕迹,里香浸泡在血里的手…不良学生嬉笑的嘴脸,还有他们被揉捏后卡在储物柜中的五官…红色的血充斥着鼻腔,

    反胃感于乙骨忧太体内诞生,呕吐的冲动挤压着他的肠道,将还未消化的食物往喉咙处推。还在睡眠中的肉体意识到身体的异样,痛苦刺激了他的大脑,他猛然间睁开干涩的双眼,恍惚中无法聚焦的瞳孔紧紧盯着昏暗中似乎寻不到高度的天花板,本能的开始吞咽口水,却在下一秒被忽然顶到喉咙的呕吐物堵塞住了呼吸道。

    他一边屏住屏住呼吸急促地做出吞咽的动作,一边小心的坐了起来。对于这种症状他的意识呈现出本能的抗拒,然而身体组织却很快配合起生理反应,开始主动帮他排泄呕吐物。于是胃袋毫无征兆的用力朝上抽搐,用力碾出内部的东西,力度之大迫使他不受控制地将整个脊背弓了起来,直接将先前没有吐出来的东西有一次从喉咙底撞了出去。

    他及时用双手按住嘴,却被恶心的呕吐物塞满了喉咙与口腔,口鼻间溢出来的说不清的东西也沾在了指间。只见他狼狈的跳下床直奔厕所,扑在马桶上不断的把晚饭全都吐出来,反反复复直到只剩下胃液。

    “我…没事的,里香…没事,”眼泪模糊了视野里脏掉的马桶,他用手背压住嘴角快速按下冲水按钮,随后跌坐在瓷砖地板上喘着气,可最终为了不让抠鼻中呕吐物刺鼻的气味弄的再吐出来,他还是支撑着双腿起身漱了口。

    睡意被撕碎,他无法控制自己去想刚才的梦境,即使醒来的瞬间记忆里的梦已经模糊不清,不再完整,可是他仍然知道那些指向什么。

    闭眼就会看到,也许睡了还会梦到,他畏惧反复体验刚才的感觉,所以披上了校服出了宿舍。

    巨大的咒灵小心的呵护在他的身后,而巨大的校园在黑夜跟塔楼的影子里显得格外诡异。这应该是心情在作祟,否则他也不会觉得这些古典的建筑有多阴森,在阶梯上耸立一排的鸟居有多骇人。

    一个人走在黑夜里的经历屈指可数,他会回想起来自己离家出走后的那几日。虽然提前找好了落脚的公寓,可是却无法忍受呆在里面,没有丝毫生活的气息,只有对于家人的内疚以及对于里香存在的恐慌。

    但是现在唯独还好的一点便是他已经愿意接受如今这副模样的里香,接受她的爱和保护,接受了自己被诅咒的事实。

    深夜的操场空无一人,他坐在看台之间的台阶上,没有开灯的操场边缘跟那些种在一起的树木融为一体,他只能看到深浅不一的圆形陷在前方,草坪,跑道…这里的确是学校,至少这个操场看起来跟普通的学校别无二致。

    漱口水没法冲干净喉咙底部残留的东西,混合着胃酸的恶心气味从胸口往外冒。他后悔了自己没有喝口水再出来,现在手头什么也没有,连去贩卖机里买瓶水的硬币也没带。

    “不用担心我,里香,” 感觉到身后的咒灵的心情,他只能反复念着好似在安慰自己的话,“只不过是睡不着而已。”

    来到咒术高专已经一个月了,但也才一个月而已。他还没有跟同学们处理好关系,胖达是最容易相处的人,虽然是一只会说话的熊猫,但是非常热情友好。相比他,其他两个人还不知道怎么拉近距离,狗卷的话一点也听不懂,真希则是会突然变得很凶,训练也严格的过分,忧太一直都提心吊胆。

    虽然决定了要做出改变,但是一上来还是太难了。而且咒术界的那些事,咒灵之类的也还很多不明白的,每天从大脑到身体都非常的疲倦。

    “不行…” 不能去想那么多有压力的事情,他双臂抱着膝盖将身体尽可能蜷缩的更小,闭眼把额头抵在交叉的双手上。

    想点什么好呢?对了,就想想今天课上讲的东西吧。说不定还会有随堂小测试,不好好记住可是会跟不上其他同学的。

    于是他断断续续的背诵着任何能想到的知识点。他以前成绩就只是中等偏上的位置,没有很糟糕也没有很优秀,忽上忽下的位置总是没有什么存在感。他没有那么擅长学习,如果没有笔记在的话他还是稍感吃力的,背的东西也断断续续。

    “…破坏领域的方法…” 动作造成的呼吸不顺令少年的音色的沙哑低沉,像是把那点记忆一点点从大脑内剥下来,缓慢而支离破碎。可是他没有打算更改姿势,反而利用这样难受的感觉去压迫大脑集中,屏蔽一切外界的声音。

    “最有效的是…展开更强大的领域…还有利用术式…从内部破坏,但等于自寻死路…还有……” 他想不起来了,这迫使他他中途抬起头舒展颈部换取更新鲜的空气,手指不断按压着另一只手的骨节处,“还有…是什么来着?”

    “用攻击从外部破坏。”

    突然而来的声音让忧太一个激灵,蹬在台阶边缘的鞋子滑了出去,踏在下一层发出很大的声响。

    扭头望去,他的班主任正双手插在口袋中,从后方那节台阶上弯腰望着他。银色的头发配上白色的绷带,这个人即使在黑夜里也识别度很高,但是包裹他全身的深色制服却在这样的环境中非常隐蔽,几乎把轮廓全都没入了阴影中,同脖子以上的亮色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忧太这么晚也那么用功吗?” 五条悟慢悠悠地把每个词的音节都稍微拖长了一点,抬脚轻轻一落便站在了忧太所在的那一节台阶上,视线追着慌张起身的学生抬高些许。

    “虽然用功是好事,但是现在这个时间熬夜可不会得到老师的称赞哦。我可是个很注重年轻人身体健康的超——好的老师耶,青春期就该到点舒服睡觉才对,要不然长不高哟!虽然要超过我肯定不太可能啦。”

    满脸忧郁的转学生没能立刻回答,被对方认为是在用功这点也没有很开心。他非常老实,所以坦白自己做了噩梦才出来散心。

    他的老师收敛起嘴角的弧度,透过绷带安静的忘了他几秒,就在忧太开始焦虑的吞咽口水,担忧自己的面色会透露出更糟糕的情况,他的老师便侧身将一只手拍在他的肩上,引着他上台阶。

    “过来,忧太。”

    他只能老老实实的跟上去。

    “还在难受?” 他的老师一针见血,“吐了?”

    五条的手推在忧太背后带人离开漆黑的操场,朝着有灯的地方走,“老师给你买瓶水吧,啊…冷萃绿茶怎么样?”转学生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尴尬无法轻易从心底抹除。他双手空空,所以只好不安的相互搓起手背,脚步克制的配合对方的速度。

    他很惊讶对方看出来这种细节,但却没法开口询问。最终相比先感谢,面色不好的学生却先选择了道歉。

    “对不起…”

    “嗯?为了什么?”

    五条抛出问题却也没要求对方必须回答,他把忧太领到校园内的自动贩卖机前,以他的身高非常轻易地将胳膊搭在机器的上沿,一只皮鞋的尖杵在另一只脚后,将重心随便靠在机器的玻璃框旁,机器里刺眼的灯光照得他的脸几乎快融入进头发和绷带的白色里了。

    “没什么值得道歉的,” 看在忧太没有利落的给出回答后,五条干脆继续开口, “不是讲过吗?来到这里的学生多多少少都有点故事吧。” 他笑了下,随后摸摸裤兜掏出来几枚硬币,落脚转身敲了敲玻璃指向冷萃绿茶,“这个?还是别的?”

    “…这个就好,谢谢。”

    五条满意的点点头,将硬币投进去按下数字,随后便是咣当一声。他把掏出来的绿茶丢给忧太后并没有结束,而是挪到旁边那一台热饮贩卖机前继续投币,购买了他自己想喝的那份——热乎乎的红豆汤。

    “那么继续说喽,” 五条示意忧太坐到一旁的长凳上,自己也落座,靠在后方的墙上摆弄着手里的罐头。忧太本来还奇怪他怎么不怕烫,不过很快想起来他是随时开着无下限的。

    “家庭问题也好,意外也罢,还有和咒灵有关之类的事件…一部分学生刚进来时也都会闷闷不乐,食欲不振,失眠或者噩梦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一些人会因此出现呕吐反应和抗拒之类的情绪也不是没有啦!我以前在校时遇到的同校生还有之前带过的学生里都见过哟,我可是经验超——丰富的老师!忧太不用不敢说嘛!”

    这话的确管用,听到自己的情况没有太特殊后忧太放松了许多,心里的负担小了,便拧开绿茶喝了两口,终于让茶香冲洗了嗓子和胃,呼吸时口中的味道也变得好受许多。

    五条扒开罐头的拉环,然后精准的将其投射进远处垃圾桶的小洞里,翘起二郎腿满足地喝了一大口。

    忧太点点头,却又不知道怎么继续话题,对此五条又好笑又无奈,“还是那么阴郁呢。怎么样?到这里已经一个月了,感觉如何?”五条托着罐头底晃动着里面的稠液询问道,“偶尔老师也需要用到点反馈呢。”

    虽然这个人把眼睛以上都蒙住,但忧太觉得此时的他应该是一副挑起眉毛的模样。性格还没有变得很积极的人对此无法放开,他下意识的拧开瓶盖,把瓶口放在嘴边,听了几秒后才一副刚反应过来似的喝了口茶。

    五条可以注意到男孩身后的巨大咒灵始终露有不安,但却没有攻击的架势。他当然不会畏惧,反而透露出满意。

    乙骨忧太已经在入学第一天懂得了主动与里香沟通。校方曾经在询问乙骨忧太后得知里香对于年长的男性很有敌意,自然这里肯定也包括五条悟等教师,不过至今为止都没有发生过危险的事。看来因为五条悟是乙骨忧太的老师,里香将其分为“不会伤害忧太,就帮助忧太,攻击的话会让忧太苦恼”的一类,并且被忧太的意识无意识的提醒,从而面对校内人员她都保持住了平和一面。

    “还有很多搞不懂的…基础课也比其他人多,好像有点赶不上。其他课…还好。” 忧太老实的承认了自己不足的地方,但是其他普通科目却回答的很笼统。

    “嗯嗯,刚来一个月要从零开始学习咒术和咒灵之类的基础知识,的确很需要需要时间,毕竟以前你都没接触过嘛!”

    五条乐呵呵的把红豆汤送到嘴边,还有模有样说对着瓶口内的热汤吹了两口凉气,拉环的小口隐隐约约发出了哨子的声响。他不在乎的喝下一口,晃了晃翘着的那条腿,“我听伊地知他们说了哦,忧太上课很努力呢,笔记也很整齐。不过下午的体术训练和实战练习就差很多啦,身体素质还要多提高点才行。”

    不管是夸赞的话还是提醒的话,五条悟都能毫不含糊地讲出来。

    “那么同学呢?”

    面对这个问题,忧太不自觉地将身子坐得比先前更直,绿茶的瓶子终于被他摆在了一旁的空位上,交叉兜住的双手来回摆弄着大拇指。

    “胖达同学人非常好,总是很能活跃气氛,帮我解答了很多不会的问题。真希同学跟狗卷同学…我还不知道如何相处。我还不能很理解狗卷同学想要表达的意思,至于真希同学…我好像总是惹她生气。”

    忧太回想起来今天下午的长跑训练,自己又跑在了最后一名。虽然经过一个月努力后终于不至于被落下整一圈,可是还是很慢。而且其他人看起来跑完后也面不改色,甚至很快就能调整过来,而他却在终点后气喘吁吁,花了很久才恢复,还被真希催了,体能上甚至给出了非常苛刻的评价。

    “忧太这样认为?”谁知坐在一旁椅子上的五条却投出疑问,但是很快却又笑着化解了气氛,“肯定是因为你看起来太抑郁了,所以总让人想帮你提提劲儿嘛!总之——”放下腿后一顶深厚的墙壁,五条坐起身后前倾身子,一只手大大咧咧的架在膝盖上托着脑袋,敞着两条大长腿侧着身,从更低的角度瞄着规规矩矩坐在凳子上的学生,把红豆汤戳在另一条膝盖上用食指敲击罐头边缘,“好好加油跟大家相处吧!窍门你就自己摸索喽,老师可不会现在就给出答案呢。”

    没想到居然没有建议,忧太垂着头面向斜前方猫着腰杵着脑袋的人,一时不知该摆出来什么表情。

    “好啦,我知道你做了噩梦所以心情超———级糟糕的,所以老师我才陪你聊一聊嘛!聊什么都可以哦,只要我愿意回答的我都会说,”男人给出来听起来非常任性的发言,却翘起按着罐头的食指指向忧太,“好嘞,从现在开始到红豆汤喝完,你都可以问你想问的问题,不想稍微了解一下老师吗?老师可是会难过的,毕竟师生关系也很重要嘛。”

    老实讲忧太的确还不太了解眼前的班主任,对这个被说成最强的咒术师的男人也充满好奇。不过曾经的经历让他很难对教师等长辈敞开心去沟通,因为自己没法真的说清楚情况,对面的老师也无法给出解决方案,误解总是存在…但是五条悟不同,这是提出了解决方向并且可以给出指导的人,行为作风有些时候非常让人头疼,可是却又能营造出来很轻松的氛围。

    对方生活中所经历的那些事是曾经的忧太所不能理解的,而现在这种地方坐着聊天其实在忧太看来也很不可思议。话题该从哪里开始成为了丢给他自己的选择,却无从下手。他意识到自己想问的还挺多的,却不知道对方会不会愿意透露,毕竟这个人总是给他营造出来遥不可及的印象,能够看透跟指出来许多事,却不会让对面的人琢磨透彻。

    “老师…是刚回来吗?今天没有在学校里见到老师。”

    “是哦,”五条悟的脸死死的盯着胳膊杵在大腿上,挤得嘴角变了形,说话也很含糊,“毕竟是特级,所以有委托要出来。”

    “那我会不会耽误老师休息?”

    “是老师决定在这里跟忧太聊天的,不要赶我走嘛。”

    “没——?!对不起…” 突然担忧自己所说的内容会惹对方不开心,男孩拼命的转动大脑寻找合适的话题延伸下去,“那个…虽然课上被举例提到过,但是还是没有很搞懂老师的无下限…”

    “这个嘛…明天课上再回答吧。”

    “那么关于正能量的——”

    “STOP——!忧太,这样不行啦,不要在下班时间里让老师加班嘛,快快乐乐的聊点其他的不是可以更——加让人放松吗?小心秃头哦,”五条直起身子使劲摇摇头,甚至夸张得像是做鬼脸。不过他很快就停下来仰头摸摸下巴,歪头很是为难,“难道因为我让你问所以你才问学习的事情吗?喂喂,现在可是深夜,是课余时间!你多多少少也可以跟我聊点其他什么的吧?哎哎?难道没有吗?老师我可只有二十八岁,很年轻很潮的耶!”

    银发的教师就像是讲单口相声似的蹦出来一大串高语速的话来,表情跟肢体动作也变大,可怜的红豆汤看起来随时都可能洒出来,而他如同过山车般忽高忽低的语调,还有掐着嗓子装可怜的语调倒是非常搞笑,就连忧太看到后都吃惊的瞪大眼睛,没了先前的那般消沉。

    “比如…?”

    “比如啊,喜欢吃的东西啊。啊,这个是甜食我觉得你已经知道啦!还有啊,比如喜欢的电影,喜欢的漫画,喜欢的艺人——这个没有哦。还比如,去唱卡拉OK必点的歌,最推荐的游戏,甜品店排名,衣服品牌之类的,很多嘛!”面对学生的提问五条飞快的举出例子,并且探头凑近一点并把摊开的手心往前送,一脸“问我!快问我!”的表情催促对方开口。

    面对这样的老师忧太也是没辙了,他认真过头的说了句“我开始问了”后才正式开始,抿了下嘴唇后很快抛出了他最快想到的东西,“老师经常吃喜久福呢。”

    “是的哟。”

    “有特别推荐的口味吗?”

    “不错哦,不错哦!就这样继续下去!至于这个问题,当然是毛豆生奶油口味!那个口味我可是大推荐!其他的标准口味也不错啦。顺便一提,每个季度的限定口味我也全都吃过。”

    “那么日式点心和西式点心老师更喜欢哪一种呢?”

    “这个让我想想…应该是日式吧?因为方便嘛!像是大福,金平糖,鲷鱼烧,铜锣烧之类的。 你不认为蛋糕之类的甜点是需要找个地方坐下来并且用叉子慢慢享用更有格调吗?再说上面的奶油会弄的到处都是。嘛…马卡龙之类的倒是也很方便。”

    “老师有推荐的甜品店吗?”

    “哎?忧太有兴趣吗?老师精选的店可是很多的哦,横跨全日本!一下子说不完,好苦恼耶。”

    “那么如果是便利店的——”

    “你问的问题全都是关于甜品呢…” 疯狂接住一连串迎面抛来的问题,五条竖起来食指提出疑惑,故意摆出发呆的模样僵在原地。不过他一想到刚才忧太紧盯着自己不断抛出问题的表情,他就觉得非常有趣,看得出来这孩子很努力。

    “…我觉得聊这些老师会更愿意回答…”

    这是忧太的回答。

    五条听完后大笑起来,随后举起红豆汤罐头大口灌了两次。

    “愿意哦,毕竟喜欢甜食嘛!忧太呢?”

    “我…还好,普通的喜欢。”

    “‘还好’, ‘普通’…” 五条悟耐人寻味的重复着这个词,透过绷带的视线落在对面的墙上,没人坐的长凳被自动贩卖机的光打上模糊的白色,椅子的影子,灯光的亮色还有墙角的昏暗都没了太明确的边界,却又可以清晰的被人分辨出来。

    男人更高的身影隔开了贩卖机和男孩,光给他的轮廓镀上一层立体的色块,集中在他的额头的绷带还有鼻梁跟嘴唇上,被往后顺去的银色刘海显的也有点刺眼。忧太坐在他遮挡了一半的影子里,上半身躲进墙壁同凳子间的黑暗里,可是捧着塑料瓶的手还有腿却被光斜着照到,把皮肤跟裤子的褶皱都塞上了对比色。

    红豆入口,最强的男人未将视线从对面墙壁上的影子上收回,却也能利用他特殊的眼睛注视着困惑望向自己的少年。他轻轻一笑,用了相当认真的口吻开口,“忧太总是用很模棱两可的方式聊天呢,但是在拒绝的时候却很强硬。”

    少年看起来并不太懂这些话说出来是为了什么。

    “忧太偶尔也把自己的其他情绪都表达的明确一点如何?”五条把话讲得很清晰,“对着我也好,对着同学也好,把想要的说出来怎么样?比如,就跟你当时拒绝跟老师来学校时一样,还有在医院里下定决心时那样。嗯嗯,当时忧太的表情很不错呢!”讲到这里五条感慨万分的扬起语调,摊开一只手表达了感想,“不喜欢的,喜欢的,把话题具体到特定的名字上。”

    “嗯…”

    瞥见忧太还在犹豫,五条也不意外。毕竟来到这里才一个月,要让这个少年彻底打开心房变得积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阴郁气息跟怯懦的心防还时常伴于在他身侧。面对新的领域,新的环境跟人际关系,这名多年来把自己隔离开后孤独的男孩还未能找到好的方法往前。虽然已经有了目标,但这个过程并非简单,轻松或者愉快的情绪还没有从他身上被大量体现出来,更多是苦恼,困惑还有疲倦。对此五条悟并没有让他在基础课程上有过任何松懈。

    “试试看吧,那样讲话的话会得到不一样的结果,效果老师可以保证,”五条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

    “那样的讲话方式…?”

    “就像刚才问我的那些啦,也去问问其他人嘛。亏老师刚才给你举了超级多的例子耶,忧太好好利用一下老师说的话也没有什么错哦,”五条终于把罐底的红豆汤一饮而尽,随后他利用术式将整个罐子在手中压缩成小小的方块。他不介意忧太震惊的表情,只是笑盈盈的在操作后将如同石子似的罐头抛向垃圾桶,并且没对自己的术式做任何解释,“喝完啦!好了,问问题时间结束。”

    五条悟立刻站起来,双手交叉举向头顶伸了个懒腰,好似刚才的话早就被他画上了句号。“怎么样?好点了?困了吗?再不睡就要早上啦,”他先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这才扭头望着跟着自己起身的学生,“需要老师送你回宿舍吗?挽留我的话也没问题哟,虽然要考虑一下,但是偶尔提出点什么来怎么样?老师是不会老拒绝可爱的学生的请求的!”

    “不用麻烦老师了,我自己也可以,”忧太眨了眨海蓝色的眼睛,随后深吸了一口气,“下次睡不着的时候也可以来找老师吗?”

    “可以哦,如果我在学校里的话,”五条倒是没有推辞的意思,反而笑着把手机摸出来晃了晃,“其实不在也可以啦。都是有手机的人,偶尔也发个短信给我嘛,都没有学生来聊天老师好寂寞哦。顺便一提,互扔表情包我可不会输哦。”

    有那么一刻忧太被逗笑了,虽然很快不好意思的收起来低下头,但是五条认为那副表情很不错。

    重新回到宿舍的忧太没能很快入睡,小小的紧张跟苦恼还在搅乱着他的神经。可是这些不再是被噩梦跟过去所压迫造成的,而是对于明日的一种期待。虽然他的老师说不会给出如何快速跟大家相处好的诀窍,让他自己摸索,但是后来却隐隐约约给出了答案。

    真希同学跟狗卷同学真的很难搞懂和不好相处么?这是他自身不明确的感想,既然猜不中就只能去尝试了解了。让自身的想法和话语变得更加明确,这应该是老师所讲的意思。

    他没有注意到的是,他已经像是一名普通的学生那样为交朋友而苦恼起来,正在不断体验着校园中的日常与青春。




    END

     

    咒术回战五条悟五骨乙骨忧太

    评论(2)
    热度(49)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