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啸时生

WB:犬啸时生
凹3:KnightNO4time
杂食,喜欢all自己的推。自己开心就好,但老往冰窟窿里跳。慎关,爬的圈可多。
  1.  25

     

    咒术回战同人:同窗会 1

    注:

    1.非咒的普通人AU。

    2.一直想写的一二年级同窗会!大概是高中毕业后大家各奔东西的四年后的某一天,上大学地点大学也毕业了,直接去找工作的也稳定了,是大家初入社会后相聚的第一年。

    3.因为人数很多所以没有放老师们,都出现在对话里和电话里。

    4.胖达实在是很难描写成人,我就没写,对不起!于是出现在对话里!

    5.因为是普通人,所以狗卷同学可以说话,嘴上也没有咒纹图案。

    6.大家上的普通学校所以班里有很多同学,但是只有他们几个人之间关系很好所以经常聚。因为高中毕业后也经常联系,随着时间推移相互都很亲密,因此同期之间彼此的称呼也从姓氏切换成了直呼其名。

    5.其实就是个大家吃饭聚餐闲聊今日生活琐碎的日常小故事,很平淡,但是我个人很喜欢。

     

     

     

     

    夏季的夜晚来的较迟,将近九点的天却还亮得很。过了人工运河下了桥,往左拐顺着已经过季的樱花树往前,从鸟居下的入口进入第二条巷子,右手边第三家就是这次聚会的地点。

    虎杖悠仁的手机在鸟居下的时候响起来,铃声是某个电影的主题曲。他看了眼名字是伏黑惠,可是一抬头就见伏黑本人正站在居酒屋前,目光碰到一起时便低头结束了拨打,于是虎杖也是从一开始就没接听。

    “慢死了!”钉崎野蔷薇上来第一个招呼便是这句,半年没见她的头发留长了,看得出来临出门全特意烫了卷。

    “一上来就说这个…?” 虎杖有点无奈的跨下双肩。

    “你不是也才刚到吗?”伏黑眼了口气将手机拿在手里,下意识看了眼时间。虎杖来的比大家约好的时间晚了二十分钟,但因虎杖已经提前打过招呼了所以没关系,伏黑是为了不让对方找不到哪个店门才特意出来接的。

    “不要那么计较,”钉崎嘴巴一歪将话顶回去,然而已经经历了几年的磨练后伏黑早已不像刚上高中时会为自己同期们的脾气而把眉头皱出几条沟,反而变成了利用面无表情的面具将话题带过。

    钉崎也没管他,一撩长发单手叉腰望回虎杖,得意的笑容里有几分霸道,一点也不给对方吐槽的机会,“感谢吧!本美女可是刚到后连座也没坐,就特意跟着这家伙出来接你了。”

    “啊…真是谢谢啊…” 虎杖发出比Google翻译的语言还要机械的声音。

    “好了,快点进去了,不要让前辈他们等。”伏黑懒得听他们一来一回斗嘴便率先打断,紧接着一刻也不耽误地转身撩开门前的暖帘拉开推拉门后带路在前。

    虽然天色未暗,可夜晚也马上就要到来,居酒屋门旁的石灯还有红色灯笼已经亮起,暖色的灯光为小巷增添上温暖的橘红色氛围。这个时间来的人很多,大多都是下班后决定喝一杯回家或者跟朋友们碰见的上班族,当然还有可能是联谊或工作聚餐。有的人穿得西装革履,有些人则特意打扮得漂漂亮亮,大家都穿行在这附近的巷子中,两侧都排满了酒家和小馆,时不时有和风的音乐传出。

    他们选的店是毕业那天在家入老师的推荐下知道的,虽然来的次数少,但里面的菜色却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店面不大却和风味道十足,客人络绎不绝,需要定位才能在这个时间段抢到个好位置,这也正是证明了这家店的实力。

    “其他人都来了?”虎杖迫不及待的跟上伏黑的脚步。他肩上还背着个很大的运动包,里面是工作和训练要用的东西。

    “你是最后一个,他们已经点了下酒菜开始喝了。”

    “喂,我跟你讲,”钉崎忽然加快两步凑近粉色头发的青年,高跟鞋在地板上踩出很响亮的脚步声, “伏黑可给咱们准备了一个惊喜呢!刚才把我吓一跳,”她以已知者的身份露出坏笑,等待着虎杖的反应。

    只见上一秒还跃跃欲试的虎杖下一秒就瞪大了眼睛,嘴巴和眼睛变成了三个O,随后兴奋值直线上升,脚步轻盈地连连往伏黑那边挤,“是什么?什么惊喜?惠还有惊喜给我们吗?!” 还好店里热闹的要命,喝酒助兴的欢呼此时也刚好从里面的某一桌传过来,基本就把虎杖的话给盖住了,没有引起注意。

    不喜欢外面这么吵杂的环境,伏黑皱着眉头没有在像其他两个人那样好奇的往人声最高的那边张望,而是加快脚步拐入走廊朝着单间走过去,“反正到了你就知道了。就是那里,第四间就是我们的。”

    推拉门前摆放了几双鞋子,虎杖他们拉开门进去,榻榻米中间的长桌旁已经坐了三个人。毛豆跟炸鸡已经上桌,两瓶日本啤酒摆在中央。

    “哟,好久不见,”禅院真希单手托腮,把吃空毛豆皮丢在一旁备好的小碟中。她已经把头发剪了,紧身短袖下露出的肤色比以前更深,还有几处疤。

    “晚上好,”一向话很少的狗卷棘抬起右手打了招呼,他最近留得有点长的头发在脑后抓成小揪,现在正歪着头笑眯眯地举起装有酒水的玻璃杯晃了晃。

    但是最让人惊喜的还在后面,穿着白衬衫的青年从最里面的位置站起来,身上的气质还有发型经非常成熟。“乙骨前辈!!” 虎杖发出惊喜的欢呼,绕过桌子迎上去,“哎?!什么时候回来的?可以呆多久?等等,不会我是最后知道的吧??”

    “我刚才也还才知道啦,所以我说我吓一跳嘛!”钉崎脱了鞋进屋后一边说一边挪到了真希身边坐下。

    乙骨忧太一向合适白色,此时简约的白衬衫给人干净又利落的印象,好似和中学时的形象也没有很大区别。

    “昨日凌晨回来了,不过也是因为工作安排调动临时改的行程,本来可能更晚,”乙骨笑着拍了拍虎杖的胳膊,彼此打了个招呼。因为他一直在国内国外来回跑,回国的每次也时间很短,所以大家总是凑不齐。虎杖已经一年多没见过自己的学长了,顶多在Instagram的照片下点赞评论。

    转头苦笑着扭头用目光指了指入座后自己取杯子倒茶的伏黑,乙骨温和的解释,“回来之前跟惠还有老师打过招呼,惠提到今天你们聚会所以我就临时加入了。”他抬手示意虎杖坐下来继续聊,自己也盘腿回到榻榻米上的软垫,“说是我回来会给你们惊喜,就一直没提,但是也只有悠人跟野蔷薇你们俩不知道啦。”

    “毕竟忧太跟我们之前在群里提到过,所以也没法藏着掖着,”狗卷解释之余将桌子一角的菜单取过来两本分发给新来的两名后辈,自己也翻开一本。而一旁钉崎跟真希已经私自决定点一份寿喜烧大家分,于是狗卷连忙追加了一份小银鱼烤饭团。

    “你是刚结束工作吗?总之先来点喝的吧。”

    听见乙骨这样建议,虎杖便抽出单张的酒水单,同时他的兴趣点还在前辈身上, “前辈回来后住在哪里?五条老师那边吗?”

    “嗯,老师一直帮我留了一间房。不过下周五我就走了。”

    “哎!那好快!在这之前还要再聚一次才行!”虎杖的提议得到了钉崎跟狗卷的强烈支持,虽然另外两个人还很沉默但肯定不会拒绝。

    “我需要先去跟五条老师去一趟京都,因为那边的公司有事情处理。然后因为老师不想去所以叫我帮忙再跑一趟琉球那边。此后我要去趟欧洲,不过那也是下个月了,说不定临走前还能回来见你们一次。”

    “真是的,他的事情你就不要帮他了嘛,让他自己去,前辈你需要休息才对,”伏黑不满的皱起眉头,显然他也是第一次知道这种事,毕竟现在工作生活分开,并不是随时随地直到大家的安排情况。可是乙骨还是跟过去一样笑笑便也没赞同或者生气,看来还是会乖乖的去帮忙。

    谈话过去了不少内容,虎杖这才意识到少了一个人,“胖达前辈呢?”虽然熊猫是那名前辈的绰号,却这么多年来都依旧被大家所熟用,毕竟他的东西和收藏都跟熊猫有关系,简直可以被称为全日本最强大的熊猫发烧友,久而久之就成为了朋友之间的“正式称呼”。

    “他现在在和歌山,”真希抬头想了想后再补充道, “为了开店踩点,就是那个…手工缝纫的。”

    大家一时之间都陷入短暂沉默,毕竟谁都知道这是为了什么。夜蛾校长去世的消息大家都知道,在那场事故里他的哥哥姐姐也都遇难,可以说失去了全部家人。所有人那时也赶去参加了葬礼,虽然作为养子的胖达性格一直开朗坚强还很会照顾人,可是这样打击下他的的难过跟压力不可能被掩盖。开店是校长曾经的退休后的愿望,如今被他毅然而然的继承下去。不过去各地探店也算是旅行散心,让他一个人静一静也好,于是大家都没拦着他,而是等着在他回来后再好好的陪着他。

    “好了,现在不需要这种气氛啦!”真希立刻皱着眉头抬高声音,手指敲敲桌面,“那个家伙昨天还发照片说吃到了超级贵超级好吃的桃子,还跟漂亮的大姐姐搭上话了,开心的要死,八成好得很。”于是她连忙招呼大家决定喝什么,“野蔷薇,你选个什么咱们一起喝。”

    “最近我对葡萄酒很有研究哦,真希姐陪我喝瓶红的吧?白的也可以哦。”

    “不错嘛,你挑一个,”真希果断将酒水单翻了个面,将葡萄酒那页递了过去。

    “我来一瓶梅子酒吧,出国后好久没喝过了。啤酒也可以,”乙骨这样讲着便起身取过茶壶给大家添茶,他示意后辈们不用抢着帮自己,倒茶这种事由他来也没什么,“顺便再帮茶添点水吧。”

    “我也要啤酒!现在我的酒量变大了哦!”虎杖得意的看向身旁的伏黑,笑眯眯的眨眨眼,“我记得你其实很能喝吧?可以比一比。”

    “随便,啤酒可以点,但我今天是喝日本酒的心情,所以要点纯米酒。你陪我喝。”

    “好吧…”

    “给我HighBall。”

    “狗卷前辈好时尚!”

    对于后辈的赞赏狗卷只是吐了吐舌头,随后举起来菜单指了指他要的酒,“我来过这里不少次,所以很推荐。这款配牛肉刺身不错。”

    “那么我也要一份牛肉刺身,”选好葡萄酒的钉崎一拍手露出兴奋的表情,随后抬手朝着坐的最靠近门口位置的虎杖往外甩了甩手,“去帮忙叫人来点单啦。超饿的——”

    “喂,我都还没选好吃什么呢…”

    “肯定要刺身拼盘啦!”

    “还有烧串拼盘。”

    “麻烦请给我来一碗梅子茶泡饭。”

    “南蛮鸡。什锦天妇罗也可以,你看着办。”

    “香煎三文鱼一份。”

    “不是吧…你们那么快都选好了啊!!”最后一个抵达会场也是最后一次还没选好的虎杖悠仁发出了悲鸣,将菜单用力展开后扣在了脑袋上哀嚎起来。



    TBC

     

    咒术回战乙骨忧太禅院真希狗卷棘虎杖悠仁伏黑惠钉崎野蔷薇

    评论(3)
    热度(25)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