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啸时生

WB:犬啸时生
凹3:KnightNO4time
杂食,喜欢all自己的推。自己开心就好,但老往冰窟窿里跳。慎关,爬的圈可多。
  1.  16

     

    咒术回战同人:同窗会 2

    “干杯——!!”

    啤酒瓶,红酒杯,还有陶瓷小酒杯统统碰在了一起,有的人拿起手机录像,有的人拍照,还有的人大声喊了祝词跟道谢。

    “悠仁,你脸上的疤是不是多了?”真希喝了一口气钉崎推荐的红酒心满意足的笑了,随后找了个话题询问对面坐着的后辈,指了指眉角的地方示意。

    虎杖不介意被问,他灌下啤酒,取了一根烤串。他把烤秋葵嚼两下吞掉,然后指了指闭上的右眼眉心处拿到长疤,“在火灾现场弄的,差点就伤到眼睛了,还好没事。”

    “好危险,”乙骨露出担忧的目光,随后又歪头好好观察了一下, “嘴角也是?”

    “这个比较早,不过是训练时的意外,”虎杖笑呵呵的叫前辈放心,毫不在乎把手里的串吃完。

    “你一直在出差所以不知道吧,但我记得他发过一张医院的照片在Instagram上,” 真希解释同时夹了一颗厚蛋烧,却又因为觉得太甜了而放回了盘子中。

    “抱歉,因为偶尔没有网络所以我没能每张都刷到。”

    见乙骨道歉,真希只能一巴掌拍他肩上,叫他不要为了这种事道歉。

    “真是的,嘴巴上那个很小,当时还跟我们讲了。眼睛那个那个严重居然也不通知我们一声。”

    按照真希的脾气这是关心和担忧,可是焦虑与不满也能听出来,生怕她生气的虎杖赶紧起身给对方倒酒,慌里慌张的安慰,“因为上次那回你们都抽空来看我,但明明不是大事,所以不想麻烦你们。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虽然留了疤,却很快就好了,我也就留院观察了一天而已。”

    “我们俩去看了,”钉崎指了指自己和伏黑,又瞪了眼虎杖, “当时因为伤口位置就包住了整个右眼。还以为这家伙眼睛没了,吓死个人!”钉崎还不忘重重叹口气,把最后一颗毛豆从碟子里抢走,“要不是惠的姐姐在场,我就要揪他的耳朵了。”

    “怎么这样啊,我当时也是伤员,野蔷薇你就在想这么可怕的内容还现在才告诉我?”

    不过前辈们的专注点却全都跑到了伏黑的姐姐身上,后来才知道上次去的医院是津美纪工作的地方,现在她已经是一名合格的护士了。

    “呀——津美纪小姐认可温柔可好了!” 回想起来后虎杖依旧称赞连连,伏黑却在一旁无奈叹气。

    吃着茶泡饭的乙骨稍微侧过身,膝盖蹭过软垫挪到桌角,歪头跟伏黑小声交谈起来,“惠,明天我去拜访津美纪小姐吧。回来后还没有去你家打过招呼。而且不是要搬家了吗?我可以去帮忙。”

    乙骨的体贴入微是伏黑一直欣赏的,但也正是如此他才会拒绝,“拜访可以,但是搬家就不用麻烦前辈了。难得回来,请好好休息,更何况我还有这家伙帮忙,“他指了指虎杖。

    “但是难得搬了新家…”

    “因为老姐她工作的关系,搬家日期也延后啦,至少要下下周,那时候前辈也不在吧?可以回来后再去新家拜访。”

    虽然这话是讲给乙骨的,然而家在他们俩之间的狗卷倒是举起右手,一脸诚恳的先跟伏黑说了句,“那就打扰了”。看来新家庆祝会很热闹,到时候胖达也肯定会回来参加吧。

    “但是惠真的很努力,为了房子努力了很久吧,而且主要还是为了津美纪。”

    “毕竟是我老姐…”虽然被尊敬的乙骨前辈夸赞令他开心,可是提到是为了姐姐,他就有点不坦诚,说话的语调都变了。

    “挺好的挺好,好弟弟哦,”钉崎咧嘴直乐,而一旁的虎杖也点头附和, “放好距离你们俩工作的地方变近了,超用心的耶!”

    “距离我那里还好,也就少了十分钟。只要是津美上班比较方便才选的,”讲出来关心姐姐的实话令伏黑不愿意抬头对上任何人的目光,只不过一个劲儿的低头把芥末搅拌进酱油里,然后去夹生鱼片。

    “挺好的,距离医院近的话看病也很方便,”狗卷如此说道,却先一步夹走了后辈看中的那一片刺身。所以露出恶作剧的坏笑将其吃掉,享受起来伏黑无奈又只能什么也不说的模样。

    “真希姐你听我说,惠那家伙最近把手机屏幕换成他训练的那只狗了哦,想不到他这个风格还怪可爱的。”

    伏黑一脸不情愿,可是发现狗卷跟真希全都对他伸出手后,他还是勉为其难的把手机给他们。锁屏上是一只漂亮的德国牧羊犬,现在伏黑的工作就是在警犬培训学校培训优秀的警犬,而这是他上任以来的第一只伙伴。

    伏黑喜欢小动物是有目共睹的,而动物也很亲近他这点也是毋庸置疑的。于是在在家练练夸赞锁屏上的狗狗可爱时,伏黑惠于不知情的情况下肉眼可见的变得开心,虽然他表情一直没变,可是气氛却相当满意,甚至都不记得要回自己的手机。

    “叫什么名字?”

    “玉。”

    “下次带出来给我们摸摸看吧。”

    “不要开玩笑,狗卷前辈…这可是警犬,不是宠物,不可能随随便便带出来让人摸的…”

    于是所有人都把称赞改成了失望的哀叹,可惜也不会再得到伏黑的让步。

    寿喜烧时机很好的被端了上来,于是众人的欢呼声再次淹没了刚才冒出来的小小失望。大家纷纷为上桌,热腾腾的锅里煮着肉跟蔬菜飘出香味。大家忙着传递酱料,相互添酒,准备好好享受这次的重头戏。

    “棘好像把这家店的菜单都点过一遍?记得你曾经在群里称赞过很多次。”乙骨将牛肉裹满生蛋液送入口中,久违的日本美食让他幸福的双颊泛出红光,连眼角都带着笑意。

    狗卷是这里吃的最慢的,虽然他很喜欢这里的东西却已经品尝过绝大多数,因此他把机会让给了同伴们,而是缓慢的挖着土豆沙拉回答朋友的问题,“都吃过。家入老师推荐的这家我很满意。”

    “这些都是棘推荐的哦,”真希指了指桌子上已经上来的几样,“毕竟现在棘在做美食youtuber嘛,推荐过这家店好几次。这算是什么?取材吗?”

    “的确给我启发很大,”狗卷对此不否认。

    “哎——狗卷前辈现在的粉丝数很多耶,我有好好关注哦,”钉崎探出身伸长脖子,越过桌子中央咕嘟咕嘟冒泡的寿喜烧,对着前辈的双眼不断泛光,“前辈下次邀请我一起上镜嘛!合作啦,合作!”

    “你这是蹭热度吧…”虎杖忍不住吐槽。

    啪唧一声,钉崎把筷子扣碗上的声音让人误以为她要折断筷子,“是朋友之间的合作吧!我记得胖达前辈都被邀请了,回来后就要做一期不是吗?”钉崎来来回回看着狗卷跟真希,希望自己得到的信息是正确的并且被肯定,中途还不忘冲虎杖丢过去几个眼神。

    “真的?那我也想加入,”虎杖练练举手,像是跟同伴争取礼物的小孩子。

    “我可以去考虑考虑。”

    见狗卷没有要拒绝的意思,这两个人顿时雀跃不已。

    “我记得狗卷前辈不光探店,还会发吃播和食物测评的视频?好像还会自己下厨分享食谱,超级厉害耶。”

    被后辈这样夸狗卷只是看似平静的点头,嘴巴里又开始咔嚓咔嚓的大口咬炸天妇罗,然而他这样的沉默其实也算是害羞的表现。只不过很快伏黑就感慨虎杖明明做饭也很厉害,因为在他几个里虎杖是做饭最好的,曾经在学习宿舍里他就经常做东西给大家吃,而狗卷只是在个别事物的领域里比较出色。

    “没有啦,”虎杖连忙摇头,“现在忙的要死我都不怎么做了,也就休息日认真下厨,平日都是随便做点或者外面卖点半成品。”他不忘把话题回到狗卷身上,“狗卷前辈就不同了吧?现在很厉害的样子,自己创作食谱,我偶尔还看你的频道,上次那个改善鸡胸肉的方法很棒耶,我试了!”

    他这话令狗卷双眼反光,顿时感动的不行。

    “而且我记得前辈还在餐厅打工对吧?还在吗?”

    “嗯。”

    “狗卷前辈在天福桥工作,就是那家御饭团很出名的老店,”伏黑补充了信息,“在偷学手艺的的样子,上次碰到是还让我尝了尝,的确很厉害。”

    “真好啊,下次也让我试试看吧,”乙骨笑着望向狗卷,而这个请求算是代替了在场剩下的所有人的想法,而这个狗卷又怎么可能拒绝呢?

    “把你的朋友也叫上吧,”狗卷突然对虎杖发出了邀请,“好几次在你的Instagram里见到你们合照,是大学就一起的朋友吧?”

    “顺平?”虎杖想了想自己的室友,忍不住笑着搓搓鼻子,“真的吗?那我一定要叫他来!”虎杖兴致一下子就起来了,隔着伏黑跟自己的学长一来一回大声攀谈,“我跟他提到过你们很多次,可惜一直没机会介绍给你们啦。他也比较怕生就是了。”

    “看不出来啊,因为看你们合照时笑得很开朗呀,”真希也很吃惊。

    虎杖对此只能笑笑,随后又想了一下打了个响指,“他最近在尝试写剧本,虽然还没写出来就是啦,不过他曾经说希望写完后让我读完告诉他感想,而希望可以找点可以信任的帮忙看看,要不然我就推荐你们帮忙一起看吧?”

    即便大家都对那名叫做顺平的青年不熟悉,不过在知道对方已经开始自己创作剧本后都纷纷发出感慨跟钦佩之言。

    “他很喜欢电影,和我很合得来!”这件事大家还是知道的,毕竟虎杖上了大学后就偶尔会提到他的好友,“现在住在一起也很处得来,并且我们越好每周日看一场电影,超级爽!!”

    “写的什么题材的故事?”

    “灵异之类的吧?”虎杖捏着下巴回想,一只手撑在膝盖上用食指有规则的敲击,“不过只是一个方向,他还没完全定下来。最近他去外地取材了,想去找点灵感啥的,说不定会改变想法。”

    “如果他的剧本成功了,我不介意去当女主,恐怖片我也可以把握,”钉崎扬起下巴指了指胸口。

    “不会想的太远了吗…?”虎杖吐槽。

    “能不能选上也不一定,”伏黑吐槽。

    “喂,我肯定会出名给你们看的!”被同伴这样对待钉崎自然不爽,猛灌空杯底的红酒,“我可是还有粉丝的哦,以后也会往上狂涨的!!”

    “野蔷薇最近是不是要接广告了?”真希无奈的拍了拍后辈的肩叫其冷静下来,找个了对方喜欢的话题引导谈话方向。

    “没错哦,”果然钉崎很开心,“之前我不是在《千尺之远》里处境过了吗,然后就被看中啦。”

    “那个很火的电影,我有看哦,”虎杖点点头,“我又看到你啦,演的还可以,不过也就一小会而已。”

    “啧,谁上来就主演啊!即使是配角我可是给人印象挺深的好嘛!”

    “的确…毕竟那个角色的性格简直就是你本人,”虎杖话音一落赶紧给嘴里送啤酒,咕咚咕咚几声掩盖过去,可惜钉崎的目光已经快杀过来了,并且被指着鼻子警告说,“总之我可是被多少认可了哦,所以叫你朋友写完后好好考虑考虑!”对此虎杖本人也只能敷衍过去的点点头,然而…他其实还是会帮忙问问的。

    “好了,继续喝吧,”真希把最后一点红酒倒入钉崎的杯子中,随后转身将空瓶摆在了后方的榻榻米上,与其他几个空瓶作伴,“今晚不醉不归怎么样?”

    “好哦,我不怕,”钉崎在各种事情上都很要强。

    于是在两位女性的带领下,不管是要拒绝还是要答应,所有人又开始等待起第二波酒精的洗礼。



    TBC

     

    咒术回战乙骨忧太狗卷棘禅院真希虎杖悠仁伏黑惠钉崎野蔷薇

    评论(2)
    热度(16)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