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啸时生

WB:0级时生
杂食,自己开心就好,老往冰窟窿里跳。慎关,爬的圈可多。
  1.  37

     

    瓦尼塔斯的手记同人-瓦诺:梦话

    穆尔是一只随性的猫,它很有个性,所以它可以肆肆意占领吸血鬼医生的床。

    “喂,诺艾!快把你这只猫给我拿开!”

    瓦尼塔斯的谴责近日来已经变得不那么稀奇,因为自从穆尔趁他们不在家时跳上了那张床后,好像那张床垫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猫的地盘。

    瓦尼塔斯的怒视被白色的波斯猫简简单单无视,同时猫的主人也丝毫没有出手相助的意思…因为诺艾还在睡。

    明明平日里彬彬有礼的银发吸血鬼青年总是穿着得体,意气风发,但是只要脱掉他漂亮的西装夹克肩上宽松的毛衣睡裤,他机会跟三岁的孩子一样睡得没有形象。

    “你是吃了安眠药所以才能睡那么死的吗,你这个吸血鬼?!”

    发现猫的主人毫无作为,瓦尼塔斯烦躁的十指抓空气。他试图驱赶穆尔,然而白猫却很有脾气,直觉用爪子跟牙齿发动攻击。

    这回瓦尼塔斯的惨叫才将诺艾吵醒。

    “你在吵什么啊,瓦尼塔斯…”诺艾紫罗兰般的眼睛饱受困意的折磨,他盘着腿猫着腰打了个哈欠,谴责起来吵醒他休息的罪魁祸首。

    作为失去了床铺的受害者,瓦尼塔斯怎么可能会道歉呢?作为猫的主人,不去管穆尔的诺艾才是让他失去睡眠地点的罪魁祸首!于是瓦尼塔斯指着自己脸上的抓伤,生拉硬拽将诺艾赶下了床。

    “管管你的猫!“

    好像的确觉得自己有责任,诺艾老实的抱起毛茸茸的白猫,用手顺着毛发,“下次不可以随便上他的床哦,穆尔。”

    波斯猫双色的眼睛瞪得滚圆,好像跟平日那副懒散的模样相比的确显得认真许多,可是它还是连叫也不叫一声,安心的抱着前肢窝在了诺艾怀中。

    瓦尼塔斯瞪着猫,可是猫又不会去在乎他怎么看,诺艾劝他不要那么不成熟的跟一只猫斤斤计较,于是气的吸血鬼医生扭头抛下抱着猫的吸血鬼,钻进了自己的被窝,将自己的地盘抢了回来。

    可是说到底,一只猫怎么真的会听懂人们的话呢?

    毕竟穆尔可是有个性的猫,主人还是个吸血鬼。

    于是在一波又一波的战斗跟混乱结束后,它的主人脸上贴着创口贴,胳膊打着绷带,倒在床上就沉沉睡去。而它则跳上了另一张床,等着晚了几步回来的床主大发脾气。

    即使瓦尼塔斯也遍体鳞伤,胳膊还有手上打着绷带,可惜猫还是对他毫不客气,炸起毛来根本不让瓦尼塔斯碰触。

    瓦尼塔斯想要把旁边熟睡的家伙叫醒,可是不凑巧,今天是他们第N次吵架后和好的第一天。

    诺艾侧身躺着把脸埋在阴影里,后背冲着瓦尼塔斯。他像是蜷缩起来的长大版白猫,不去好好躺在床中央,而是死命靠着墙,根本就像是要钻进墙缝里似的。他这样糟糕的睡姿已经不是什么值得瓦尼塔斯新奇跟研究的事情了,即便从床上掉下来也不会在让人吃惊。

    瓦尼塔斯眯起自己蓝色的眼睛,窗户外的月光透过窗帘照入朦朦胧胧的一片,刚好隔在两张床中间。他恰好就站在那个模糊的光亮中,与一只任性的猫大眼瞪小眼。

    他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傻,至少连这只猫都不愿意理他。就跟诺艾之前说的一样,最后他选择不去跟那只猫斤斤计较,因为他真的很累,如果可以他选择可以小睡一下,越过这一日堆积下来的复杂情绪,迎来黎明的第一道光。

    他抱走了被子,好在穆尔这次没有发动攻击,毕竟它霸占了枕头已经算是胜利。

    瓦尼塔斯慢慢爬上自己搭档的床铺,侧身同对方背靠背。他拉开距离,小心翼翼的枕在对方几乎舍弃的枕头一角,贴着床沿躺着。这样一来凑合一晚也不是问题,更何况猫也没有打算乱跑乱跳的意思,屋子里顿时安静下来,倦意终究还是爬上了黑发青年的身体。

    然而诺艾还是靠了上来,一个翻身他们就挤到了一起去。小床再也没有瓦尼塔斯可以躲避的余地,他只能往后不耐烦地压压肩膀,试图用压力让对方清醒或者无意识地躲闪并腾出空间。

    “喂…很挤啊…”他的声音不大,毕竟他也没征求对方的同意就擅自上了对方的床。

    可惜后方的人并没有醒,均匀的呼吸又慢慢传出。看来瓦尼塔斯的要求并没有得到接收,他们俩还是紧紧贴在一起。随后那只大而粘人的银发吸血鬼还不罢休的挪动几下,在梦里找到舒服的姿势,胳膊搭上瓦尼塔斯的腰,扭头后的呼吸也跟着落上肩头。

    “诺艾,醒了吗?你给我挪开点啊…!”

    瓦尼塔斯连翻身都是困难的,只能从后方被紧紧的靠住。他隔着被子用顶那只搭上来的手,却无济于事。而床对面望着他遭遇的猫只是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随后蜷缩撑一团,在霸占的床铺上睡起觉来。

    “瓦尼塔斯…嗯…”

    呼吸夹着一声名字的呼喊吹在了青年的黑发后,绕过耳根钻进耳朵里。

    依旧没醒的吸血鬼正在梦中叫着就在身旁的人。

    瓦尼塔斯默不作声的躺在床边,他睁着眼越过被过滤过的月光,盯着那一侧自己失去的床,被身后热乎乎的人困在了胳膊下。

    “苹果…反转苹果挞,好好吃…”

    这个人连梦中都是今日品尝到的苹果挞。

    “再做一次好不好,瓦尼塔斯…?”

    询问的声音又轻又细小,如同蝴蝶扇动的翅膀,只能悄悄掠过瓦尼塔斯的发梢才能传达过来。

    原来这个吸血鬼每夜的梦呓竟是这样的小事啊?

    “笨蛋。”

    瓦尼塔斯闭眼皱起眉,往后又顶了下夸他做的苹果挞好吃的搭档,不再另寻一处休息的地方。

    巴黎的黎明没几个小时便降临,而后太阳爬上建筑的一角,吹散潮湿镀上温度。迟迟醒来的诺艾并不知道有谁来过自己的床铺,而他睁开眼时只有空荡荡的房间,还有对面空床上那个不知被什么东西压下过的小小凹陷。

    他伸个懒腰,却又因为身上还未痊愈的伤口痛的缩起脖子,可是那双眼睛又在闻到苹果挞的香气后恢复了精神,闪烁的光就跟晨露上折射出来的阳光一样闪耀。

    “呜哇,瓦尼塔斯,你又做苹果挞了吗?!为什么?为什么?”

    忍住狗狗一样绕在自己身旁人的不断询问,瓦尼塔斯臭着脸将烤好的苹果挞放在桌子上。他取下隔热手套拿起了蛋糕,用斩断对话的力度切下了第一刀,“话不是有人念叨着要吃。”

    “哎?”诺艾眨着圆圆的紫罗兰色眼睛,奇怪的歪过头。

    “笨蛋,要吃就快把盘子拿过来,”隐藏起自己心意的吸血鬼医生头也不抬地切下了第二刀,切割面漂亮的一小角反转苹果挞就这样被他托了出来。

    而在他们身后,穆尔早就霸占了餐桌旁的一张椅子,垂下白色的尾巴一甩一甩,正享受早晨的时光。



    END

     

    瓦诺瓦尼塔斯诺艾瓦尼塔斯的手记瓦尼塔斯的笔记

    评论(6)
    热度(37)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