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啸时生

WB:0级时生
杂食,自己开心就好,老往冰窟窿里跳。慎关,爬的圈可多。
  1.  16

     

    咒术回战同人-五骨:神之龙,龙之卵 3-化仙

    黑色的龙消失了,露出来的男孩已经有些意识模糊。神力因为不断被提供给生产和治疗,最后失去了龙的模样。

    “结束后忧太想去哪里?不用再勉强呆在这个地方了。”

    化作人形的龙神五条抬手抹掉男孩额角的汗,拇指按在皱在一起的眉心揉了揉。他用另一只胳膊扶着男孩的后背托起,然后自己挪了进去。他先靠在重新堆好的靠垫中,最后让对方靠在自己怀中圈好。

    宫缩缩短到每一分钟就来一次,忧太已经快失去力气。他像是水里捞起来的一样,汗湿的头发黏在脸上,眼睛始终睁不开。他哆嗦的嘴巴没有机会给出答案,就因为一分钟的休息结束掉而叫了出来。

    五条捉住了忧太的手腕,而那里很快就长出利爪,白色的皮肤浮现出坚硬的鳞片,过度成墨染的黑的,可是很快又沉下皮肤,消失不见,人类的手指抓到了五条的虎口处。

    分娩的人想要变回龙的模样,以那样的构造减轻痛苦,可是他已经没有力气变回去了,仅仅来不断治疗撕开的下体便已经把他的神力耗光。

    “忧太。”

    五条的眼睛注视着忧太体内神力的变化,或许他现在就该把蛋剖出来。

    然而忧太却没有放弃,他反手抓住五条的手腕,借力继续生产。这的确是在寻找支点,可也像是在阻拦五条做出决定,忧太在这种时候会变的倔强。

    黑色的鳞从忧太不满汗水的后颈浮现,快速爬上脖子往脸上蔓延,下方则延伸到后脊。鳞片因疼痛而竖了起来,伴随挣扎刮到五条的白色和服。

    “想哭也可以哭出来哦。”

    对于刚刚成年就面对这种事的男孩,五条开口后便将手心翻了过来,转而握住了对方还留有鳞片的五指,更有力的托住。

    一次宫缩停止,忧太的手却无法松下力度。龙化的部分也很快从皮肤表面消失,露出人类更加柔软且毫无保护的皮肤,上面全都是汗。

    “我想回去大家那里…”男孩的沙哑的嗓音因为破音而吐字不清,“我想见他们,老师…”他调整呼吸,缓而轻的将话从发白的嘴唇里送出来,随后下一阵宫缩降临,他一口咬住牙用力,不过这次一直努力忍住过后他在五条的话跟自己说出来希望后就哭了起来。

    说到底不过是一只才成年的小龙,看起来还是跟孩子差不多。

    裂开的下方不断被修复,但是渗透出来的血却还留在上面,顺着撑开的轮廓沿着产穴滑落,颗颗沾在床单上。最后他在用力过后不再憋着,而是张口大叫出来。鳞片也因为神力耗尽不再转变出来,只剩下他因为太过疼痛而失去点血色的人类肌肤。

    蛋脱离母体的瞬间,夹杂着温度跟粘液还有血迹落了出去。被撑坏的器官在最后一点点神力的协助下慢慢被修复,骇人的血洞被填补,恢复如初。不过生产结束的忧太还没能放下神经,身体却已经瘫软,不需要叫喊的嗓子干涩疼痛,一阵阵抖落出未能平复的抽泣声。

    “辛苦了。”

    神把安慰的亲吻落在潮湿的黑发上。白色的龙尾从和服下献身,如同蛇一样绕过两人将滚落的蛋卷起送入男孩得到怀中。

    龙蛋还没擦净,可是却很温暖。随着表层液体的逐步干涩,蛋壳不再是单一的白色,而是浮现出浅浅地蓝色纹路。蓝与白之间是模糊的边界,就像是云融化在苍空下,那就是属于五条悟的龙蛋。

    忧太抬手抚摸上怀中的蛋,却没有显得多么激动。疲倦挥之不去,他的嘴角掩着读不出来的弧度。五条从外侧扶着他的手帮忙托住蛋,却也没有需要爱抚这颗蛋的义务。他用下巴贴在忧太的额顶,然后小声的传达事实,“该好好道别了,忧太。”

    忧太点点头,而下一刻,蛋的颜色慢慢变得鲜亮,最终由内而外发出光,把蓝白色的花纹都给淹没。随后一道光从蛋中射出来,冲入上空穿透高入苍穹的屋顶,消失在了宫殿外的远空,又会朝着何处落下。

    忧太怀中的蛋随后失去了光芒,又变回了原本的模样一动不动。只是这回,蛋中的生命已经不再了,新诞生的小小神仙已经飞去了远方,最后会坠落在他要呆着的地方,被人们供奉,守护那里,直至成为一个完整的属于人类的神明。神明会因人们的信仰而存在或存亡,名字也因人们的信仰而诞生,这些都不是忧太或者五条来取的。

    现在的蛋中只剩下神的神力所凝聚而成的精华。

    厚重的大门再也阻拦不了外面隆重的欢呼声,或许可以说那是为神所诞下的新的神仙而喝彩,可是大家都很清楚,所有来的五条家的人跟那些汇聚并受邀而来的神明与族长,所期待的不过是那颗蛋里存留下来的金汤。

    当门打开时,长长的楼梯下不知何时已经摆满了宴席,音乐奏起,宾客满堂。

    白色的龙神甩尾现身,银色的鳞片将周围的光跟雾都折射出点点星光。他的龙须与银鬃在空中入鱼儿游水般飘动,蓝色的眼睛却难掩不悦。

    他用龙爪将蛋摆在了地上,立刻就有佣人拿着软垫将其运下楼梯,欢呼声也越来越高。

    无法化回龙身的忧太早已力竭昏睡过去,他裹在黑色的和服下,趴在萦绕于周身的银白龙鬃中一动不动。刚生产完还没清洗跟休息的身体令他无法行动,下方也在持续的疼痛中,但是他还是需要立刻离开那个房间,或者说按照规矩他本来应该起身亲自走下楼梯,来到所有人面前,可是五条没让他那样做。

    看着蛋即将被敲碎,里面的东西会送入那些人口中,五条登地腾空,银龙刮起的风吹乱了宴席。人们发出惊叫跟谴责,他却作为神没有留下来。他托着头顶上的人钻入云霄,又朝着远方游去。

    醒来的忧太抬手扶住龙神的角,看到的只有云层跟光。

    “老师要去哪里?”

    “去大家那里,忧太说的吧?”

    神从云霄间落下。




    END

     

    咒术回战乙骨忧太五骨五条悟

    评论
    热度(16)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