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啸时生

WB:0级时生
杂食,自己开心就好,老往冰窟窿里跳。慎关,爬的圈可多。
  1.  45

     

    咒术回战同人-五骨:讨糖的小孩

    祝 @穆楠森。 生日快乐!很期待回国见到你!

    以及祝大家万圣节快乐!


    【注:设定为10岁的忧太刚有了里香后就被五条家发现并且作为亲戚带走培养,五条作为监护人负责指导跟养大】

     

     

    “忧太完成任务很快嘛。”

    五条出现在车边是在忧太意料之外的。他的确注意到了咒力的存在,但那也是在任务结束帐降下来之后。

    “老师怎么来了?”

    “因为好久没见到忧太了嘛。”

    五条手里拿着一杯星巴克饮料,看得出来是万圣节限定商品,紫色的调色是为了贴合女巫的主题。看来他在来之前还顺便逛了逛街,万圣节期间层次不穷的甜品跟饮料基本都不会被超级大甜食党的最强咒术师错过。

    五条一看就是今天没有学校工作也没有任务委托的样子,因为他没有穿高专的制服,而是高领衫搭配厚重的亚麻色外套,毛绒绒的帽子挂在身后。更加随行的牛仔卷边裤搭配上舒服的球鞋,眼罩也换成往日休闲期间专用的墨镜,的确是周末逛街的打扮。

    失去眼罩的格挡,垂落下来的银发配合露出更多线条的面容,让他整体年轻得不像是快三十岁的男人。也的确如此,他这个人的确童颜到让任何看过他露出眼睛的人都会惊叹,就连忧太都曾经感慨过几次。

    今日是万圣节,但是忧太却有特级任务。十月的天气早已转凉,虽然东京的温度还不至于冷到叫人受不了,可是刚战斗完的他浑身除了一层汗,路在外侧的小臂被小风一吹还是产生星星点点的刺痛感,不禁令他打了哆嗦。

    “快点上车吧,”看得出来他冷,五条转身打开车门就将学生快速轰了进去。

    伊地知已在驾驶座上等候,他从头到尾都没多讲,看来已经知道五条要去哪里了。车子驶离工地附近,开上东京街头。路两边早已布满了万圣节的装饰,气氛也很到位。冬季降至天色也黑的更早,虽然夜色还没有降下来,但是夕阳之下橘红色的天边同到处都有的橘色南瓜装饰相得益彰。

    “今天的任务就这些了吗?”委托刚结束忧太就开始询问伊地知有没有下个委托,根本闲不下来,手里也还那些辅助监督给的平板,似乎随时都打算写报告。

    “已经没有了。”

    伊地知回答同时,五条抬手盖住平板的屏幕往下压,强迫身旁的孩子将注意力转向自己。

    “什么嘛,忧太还没有消耗够体力吗?那不是刚好?陪我逛逛街。”五条笑眯眯的收回手,晃了晃喝得剩底的饮料,悠哉得不行,“今天可是万圣节哦。日本的万圣节可是年轻人活跃的时候。”

    忧太从五条那侧的窗户环视到自己这边的窗外,这才注意到车子开的不是学校的方向,而是任务地点几条街外的市中心。

    “老师来找我是为了陪你逛街吗?”

    “十分也就打五分吧,”五条张开空着的手,五根手指在空中挥了挥。“虽然我是打算把万圣节的点心都吃一遍啦。不过我是真的来见忧太的哦,忧太不是现在都住在学校里了嘛,而且老有委托进来,我也不再是你的班主任,许久没见自己的家的孩子当然要找机会来看看喽。”

    的确,五条悟早已是咒术高专的教师,同时也一直做着一年级的班主任。去年还是自己班主任的五条现在已经去教导新一届的学生,二年级班主任也换成了别人,转而寄宿在学生宿舍里的忧太如今跟对方见面的机会少了,周围生活中频繁流动的人群也变了。

    “我们两天前才见过…”忧太一脸苦笑,“昨天的委托不是老师你推给我的吗…”

    “哎?也是,”五条用手摸摸下巴歪过头,倒是不否认,只是重新叼住吸管将沉到底部的饮料底用力吸了个干净,发出很大的噪音。

    “没办法嘛,因为有超级合适磨练学生的场所在,所以带忧太的可爱后辈们去实习了哦,我可是要把教师的职责摆在第一位呢,毕竟栽培未来的花朵可是很辛劳的呀,好好的训练机会怎能错过呢?”一口气说了那么多理由,他重重舒出一口气,喝得一肚子凉气有跟着跑了出来。

    跟后驾驶座完全隔离开的伊地知紧紧握住方向盘,他才不想透露五条昨天实习结束后,拉着学生们去上街大吃特吃了,那个耗时可比任务要多。

    “当然啦,给忧太任务也是为了磨练忧太啦,”五条圈起食指跟拇指,比了个OK的手势,漆黑的墨镜镜片后那双蓝眼睛正在假装无辜地眨动,“虽然忧太早就没有问题,但是也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哦。毕竟怎么说都是我家的孩子嘛,我可是很关注你的成长呢。现在就来好好的犒劳一下忧太啦,自己的孩子那么累的话我也会心疼的哦。”

    五条打了个响指,指着前方里边就让伊地知停车,顺便一提,他这响指倒是把伊地知吓了一跳…

    他们停在了新宿一代最热闹的街附近,每年这个时候这附近都会因为万圣节的狂欢活动而被人群塞得满满当当,因此来参加的人都不得不把车停在远处指定的位置上步行过去。伊地知当然不是来参加活动的,所以等到后座的两名特级咒术师下车后,不知日夜辛勤工作的伊地知便立刻离开了现场,八成还有其他需要处理的东西等着他…比如刚才任务的现场。

    下车的附近刚好有个垃圾桶,五条心情愉悦的小步起跳做出投球的动作,喝空的一次性饮料杯就精准的投进了垃圾桶的洞里。看来他是心情真的很好,这样充满活力的小动作看起来就像名高中生。

    “这附近活动很多。从现在开始,忧太的任务就是像个年轻人一样好好热闹热闹!”

    五条心满意足的双手插在外套口袋里往前引路,而周围也能看到不少路人往那边去,其中也有不少万圣节打扮的人。跟那些人相比,他们俩算是再普通不过了。五条完全就是个普通路人打扮,而忧太…刚结束任务就过来的他只穿着白色校服,上面还稍微有写弄脏了,被包起来的剑也挂在肩头。可是不管他穿成什么样子,此时在这里都不会显得奇怪,毕竟比他穿的奇怪的人多了去了。

    “确定不是老师自己想热闹热闹吗?”

    “才不是嘞,”听对方这样说五条嘴巴一瞥连连否认,甚至夸张的叹了口气表达了自己的心伤,“我可是为了忧太才来的哦。”

    “我吗?”

    “是哦。”

    五条穿过两栋楼之间的小路,站在巷口。外面的街道光鲜亮丽,各种灯光装饰跟万圣节人偶挂满街道,各色穿着奇特的人们都在相互拍照跟游行。到处都有音乐声,还有不少街头表演。灯光给街道带上了金色,那些看起来怪异可怕的氛围也被中和,沉重黑暗的装扮更像是展览,吸引着人们围上去合照。街道的光遮蔽了视线,几乎盖过了逐渐暗下的天空,叫人忘了时间。

    光打在五条的银发上,给毫无污秽的纯白镀上色彩。星星点点的灯折射在墨镜上,代替了那双闪耀着苍空之色的双瞳散发着热情。

    “因为忧太小时候不是一直想来嘛,”五条越过肩用拇指指了指身后的街道,声音柔和了下来。

    “是…这样吗?”

     

     

    二十出头的青年对着那双充满不安跟畏惧的蓝色眼睛摆了摆手,将小男孩注意力都集中过来。

    “忧太以后可以叫我五条老师。”

    五条家的年轻家主穿着一身和服,眼睛上却捆着绷带。不过忧太被五条家的人带过来后已经知道这位家主有多么厉害,那双眼睛也不是因为受伤才会被绷带扎起来。他也知道自己跟这间巨大宅子里的人是远亲,虽然他已经十岁了,但是这么多年来听都没听过五条家的事,可现在他懂得最重要的事便是:这些人却能理解里香的存在。

    “因为我也是一名老师啦,所有好多学生哦,”银发的青年很高,即使跪坐在榻榻米上也比少年要高,绷带藏不住从高处俯视下来的视线,“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监护人,会负责照顾跟指导你,所以也是你的老师。忧太长大后也会进入老师的学校的。”

    忧太怯懦的点点头,小孩子还不知道怎么跟陌生的大人说话。他礼貌的学者对方跪坐,却很快觉得脚麻了,注意力也从对方的话题转移到了身后偷偷动来动去的脚趾头上。

    看小孩子不怎么跟自己交流,五条大叹口气,用手挠了挠脑后的银发。“虽然我现在起算得上是…养父?可是你不会怎么想叫我老爸的吧?我可还没到那个岁数呢。所以叫我老师啦,懂吗?啊…对了,你也不要叫我悟大人,也不要叫我五条先生,可不要跟着他们随便叫哦。”

    “老师,”大概算是的上是回应,忧太就跟核对答案一样叫了对方老师,于是就这样一直叫了下去。

    五条这才算是满意的收回手笑了笑,随后突然歪过头,绕过小小的身子看了看对方的身后。“脚麻了?”他好笑起来。“你以后不用那样坐着。”

    于是忧太从第一天进入五条家就破了规矩。

     

     

    “我不能跟老师一起去吗?”

    五条临行前被十岁的孩子抓着不放,虽然有无下限在,但他还是装作一副被章鱼缠身的模样,拖着那条腿站在门口进也不是出也不是。

    五条弯下腰用手拉开忧太的胳膊,不过对方却退一步进两步,像块小磁铁。男孩身后巨大的咒灵正隐约发出不满的声音,低沉的喘息几乎混杂这温度跟气息充斥进和式的房间中。

    “所以说,老师不是要背着忧太去过万圣节啊,”用尽可能适中的力度将男孩又拉开一点距离后,终于给腿腾出空间的五条蹲了下来。他盯着那张怎么看都很委屈地脸,闭上的嘴巴酝酿了许久最终只是无可奈何地叹气,抬手拍了拍男孩的头顶。

    “即使万圣节也不可能放假,所以老师下午还要去给学生们上课呢。而且晚上我还有委托要处理,根本没法过节嘛。”

    “可是老师之前说…有要糖的活动…”

    并没有养过小孩子的年轻家主好似低估了小孩子的热情,这个年龄的孩子也没法跟学校的那些人学生的年纪放在一起对比,于是他捏着下巴歪头仔细想了想,却还是没法就这样把全部的心思跟精力都丢在这个刚成为自己养子的小孩子身上,毕竟他还有目标需要去实现。

    从来都是被宠爱跟供奉的神子,如今却只知道安抚小孩子的方法大概就是尽可能地提供对方想要的东西。

    “明年吧,忧太。不过今晚那些任务我一下子就能搞定,所以忧太等一段时间就能见到我了。如果我回来晚了,也要记得早睡啊。”五条为了安慰小孩子,还指了指后面桌子上摆放着的几颗南瓜跟给儿童准备的做南瓜的小工具,“忧太不是想做南瓜灯吗?跟里香一起把那个做了吧。”

    “可是我也想跟老师一起刻南瓜…”

    “老师的那份就拜托忧太了!等你都做完的时候,我大概就回来了。”五条不知道还怎么能立刻劝好一个十岁的孩子,干脆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牛奶糖塞在了男孩手里,这是他最后的安慰方式了。

     

     

    等到最强咒术师从一个又一个麻烦且多余的任务里脱身回来,那已经是两天后的清晨。反转术式给了他一个清醒的大脑,但是他养的小孩却还在被窝里没醒。

    忧太是被门外的说话声弄醒的,但也不全是,也许是里香在偷偷提醒他该起来了。还没睡醒的小孩子闭着眼躺在床上,睡不惯榻榻米的他怎么躺着都很不舒服,如果他提出来的话,也许老师就会给他买一张床。他想要上下铺的,这样就能去上铺了…虽然这个大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住。

    “悟大人,欢迎回来。忧太少爷前些天一直在等您回来,劝了也还是很晚才睡。”

    这些话跑进忧太的耳朵里,又跟着哈欠一起偷偷溜走。还没睡醒的小孩子无法很快集中精力,只能努力的把哈欠挤出来的眼泪擦了一遍又一遍。

    门拉开,五条家的年轻家主走了进来,身上还穿着高专的教师制服。

    “起的很早嘛,忧太。我回来了哦,虽然有点晚。”跟困兮兮的小男孩相比,五条悟的情绪高涨得过头,或许这也是他如何演示尴尬得一种方式。

    扫视过房间,五条见到摆在房间角落的三颗南瓜灯。全部都雕刻完成。听说这都是凭忧太的一己之力完成的。一颗是他自己的,一颗是送给里香的,还有一颗是老师委托的。男孩的确都完成了,不过完成后老师也没回来,今年在五条家过的第一个万圣节,他并没有点上灯。

    细看南瓜会发现,因为已经在外面放了两晚上所以南瓜已经不再新鲜,雕刻的切面附近已经干瘪下去,变得皱巴巴的了。

    “欢迎回来,老师。”

    男孩坐在床上盯着蹲在地铺旁的青年,困得实在是睁不开的眼睛还挂着哈欠后的泪水,皱起来的脸上却不受控制地露出开心的笑容。可惜那股精神头如昙花一现般转瞬即逝,那一点点的不开心跟失望还是浮现出来。他还没学会怎么伪装自己的表情,所以那些复杂的情绪都摆在面上,擦不干眼泪的蓝色眼睛到时无法从自己的老师身上挪开。

    “因为那些老橘子把有的没的的任务都推给我,所以不得不跑去外地了一趟,没能及时回来呢,但是你看,这是给忧太的伴手礼哦,是当地的老字号。”相比万圣节,五条更像是过圣诞节一样拿出一个小盒子发礼物,不过这样也无法立刻激起小孩子的兴致。于是他又取出来一包糖,拉开忧太的手放进去,“万圣节快乐啦,忧太。”

    忧太的右手心还有洗不干净的南瓜色,浅浅橘黄盖在小小的手掌上,看来南瓜昨晚才都刻完。

    不懂怎么才能逗小孩子开心,最强的咒术师也头大起来。不过忧太法翻身爬了起来,拿着糖伸出手抱了一下五条。

    “老师也万圣节快乐。谢谢。”

    好像被原谅了?五条心里琢磨,但是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真的又在生气。虽然这个有潜力的孩子还很小,但是年轻人的话就要享受青春。即使他还长到青春期,不过早一些享受,多点享受也是有必要的吧。

    手在黑发上搓了几下,为了身高而往前猫着腰跪在榻榻米上的五条尽可能缩低身子,在小孩子耳边轻轻开口,“以后等忧太长大了,就熬夜去逛万圣节游行吧!啊对,还有要糖活动。”他又拍了拍男孩的后背,终于换来了对方满足的回应。

     

     

    “哦…好像的确有这回事,”忧太走在装饰的彩灯下,身边刚好经过了几个僵尸打扮的人,随着路人们的赞叹他也跟着看过去,然后又立刻收回视线,苦笑望向身边的老师,“其实老师后来因为很忙所以我都把那件事忘记了,没想到那个约定还真的可以在这么多年后兑现啊。”

    “老师可是记了好几年哦,”五条抬手便要做出敲脑袋的动作,但最终手也没真的落下,而忧太更是眼睛都没眨一下,更没有躲开的意思。

    一直忙着教育新一届的学生,同时又是唯一在接受任务的特级咒术师,五条的工作量的确大的可以。忧太从在五条家接收教育跟训练,后来转移到去高专学习。他早早的解除了里香的诅咒,也早早的成为了新的特级。训练,学习,任务,这些咒术师的工作都来到他身上,便也失去了时间。

    这样一想,小时候提出来的要求谁都没时间去实现一次。不过忧太把那个当作小时候自己的撒娇,便也给忘了,他也没想过要强硬地要求对方挤出来时间陪自己。如今他已经不住在五条家,而是跟学生们一起住在高专的宿舍里。有了新的朋友,有了新的环境跟圈子,他更多是会跟同龄人混在一起。

    “要不要吃这个?”伸出去的手指从男孩头顶上飘过,最后指向了男孩身后的摊位。可丽饼店正在制作可爱的南瓜头可丽饼,各种立体可爱的冰淇淋奶油造型应有尽有。虽然是询问的对方,不过五条倒是先绕过去,没多思考就选了一份万圣节主题的南瓜蝙蝠可丽饼。

    忧太虽然小时候一直被五条照顾,想吃什么点心都能吃到,却也始终学不来对方超级能吃甜的能耐。五条更多时间呆在学校里,或者在任务中,要说后来真的回五条家的机会也不多,只不过偶尔还是会把小孩子带出来吃个饭。

    刚做完任务的忧太更多的是饥饿,如果可以就去吃饭好了,现在吃一大个可丽饼他还是有些不情愿地。相反他倒是看到摊位边还贩卖一把把手工的蛋白棒棒糖,便挑选起来。

    “买点回去带给大家吧,”他可从来忘不掉自己的朋友们。

    “知道啦。一会就去商场里找个餐厅吃饭吧。”五条看着自己付款的忧太,抱着胳膊拿着可丽饼,将冰淇淋与奶油舔的化在了一起,“忧太长大了呢。真是的,跟小时候一样也跟老师撒撒娇怎么样?”

    “那…我想吃新出的万圣节甜南瓜芝士麻薯披萨。”

    忧太想了想后给出的答案香甜口味的披萨。

    “不错哎,那个我吃过,味道不错,南瓜还挺甜的呢。”五条乐呵呵的搭上自家孩子的肩,离开摊位给后方等候的客人让出路,拉着人朝这条街上最大的购物中心走去。顺便还把自己手里的可丽饼递过去,将还没被自己毁掉的那一面对准忧太的嘴巴,像是小时候被要求尝一口似的分了出去,“咬一口?南瓜可是香橙口味的冰淇淋做的。”

    忧太停下脚步歪过头,找了个最方便的角度咬掉了一小块冰淇淋奶油跟棉花糖,顺便还扯掉了一块可丽饼皮。如果是十几岁的时候,说不定还会趁机多咬一口或者要求再来一口,可是他已经长大,所以只尝一口就够了。

    “这个给老师,”忧太从手中购买的棒棒糖中抽出来一根递过去,利用万圣节配色的黑白橙三色做的蛋白糖一圈一圈的绕成螺旋,就像是一颗绽放的巨大玫瑰。套在外面的塑料包装上还印着小蝙蝠,可惜这些并没能出现在棒棒糖本身上。

    “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喽!”五条刚将得到的棒棒糖插进口袋里,就立刻拍了拍对方的肩指向购物中心门口。购物中心门口的小广场上围着很多家长,许多十二岁以下的小孩子们聚集在了中央。那个就是每年都会举办的要糖活动,由工作人员分批带领小小的万圣节队伍去商场跟周围街道的店铺要糖,各种摊位以及店家也都为了活动而早早备好了糖果。

    小孩子们的打扮丝毫不马虎,除了各种女巫吸血鬼幽灵之类的传统角色,还有各种卡通角色以及奇幻魔兽,甚至还有古怪的打扮,比如红茶包,牛油果,或者三层蛋糕之类的。打扮成小魔女的工作人员小姐姐已经举起了棋子,带着第一波小朋友们出发了。家长们都跟在左右以及后方,举着相机跟手机随时打算给自家孩子拍照跟录像。

    “这就是忧太小时候想来参加的活动哎,”五条他们进去商场便乘坐扶手电梯去了二楼。二楼走廊服饰下去,第二波小队伍已经跟着南瓜灯小哥哥出发了。两个早已超出要糖年龄的人趴在二楼的扶手栏杆上,观望着下方排成队的孩子们。

    “现在已经不能参加了,”忧太好笑的回答,眼睛却盯着小小的队伍围在了店铺前,挨个用稚嫩的口音说着Trick or Treat,随后都开心的举起自己的小篮子跟口袋满怀期待地等着收获万圣节的第一颗糖。

    五条家虽然不妨碍年轻人出去娱乐,但因为是传统的大家族,家族内倒不会庆祝这类节日。人们可以私底下自己玩玩,但宣传跟活动是不可能存在的。忧太从来就没有在那里度过过万圣节,第二天醒来还是要去上家教课跟进行咒术训练,直到他成为了特级咒术师,生活反而也就变得更加繁忙。

    五条伸出舌头把开始融化的冰淇淋一圈圈的舔掉,原本上面的可爱南瓜此时早就看不出来是个什么东西,可丽饼皮也被咬得没形,棉花糖跟巧克力装饰早已被消灭一空。越过墨镜侧面的缝隙,镜腿刚好拦在了视野中央,可是这怎么可能挡住六眼呢?他还是悄悄地把忧太的表情好好看了一遍。

    都已经七年了,这样算真的很久。

    “好啦,我知道我让忧太等了太久,结果完全错过了可以参加活动的年龄。”

    已经是个有模有样的大人了,五条还是为自己的错误感到不好意思,只能投降。他尴尬地撇撇嘴,又因不擅长低头所以掩盖性地用力搓了搓身旁小孩的脑瓜顶。毕竟作为监护人,他其实根本就没有腾出来时间真的跟自己负责的小孩子过过一次万圣节。

    “所以作为补偿,忧太可以跟我要糖哦。”

    胳膊离开栏杆扶手,五条转身对上寻来自己视线的忧太,从外套口袋里把早就准备好的一小包糖果举起来。金币巧克力,万圣节糖果,夹心棉花糖,还有跳跳糖跟各种口味的橡皮糖,被他好好的包在了塑料礼物袋中。

    “每年都可以啦。”

    被他这样的奇怪提议逗笑,已经是个合格咒术师的年轻特级不知道该苦笑还是该配合对方开玩笑。不过周围人来人往,他便有些变得不好意思起来,毕竟都已经十七岁了,这样的互动方式好像小时候才可能有。

    “可是老师,我根本就没有打扮成万圣节的模样啊。”他摊开手,展示了自己一尘不变的白色校服。

    “这个无所谓啦,”五条耸了耸肩,他手中还没吃完的那点可丽饼也跟着晃起来,“非要找个理由的话,那就当忧太在扮演辛苦结束工作后的年轻社畜吧。现在这种接地气的cos很受欢迎哦。”

    “太真实了…”忧太觉得这种时候也许该呼唤七海过来。

    “好啦,忧太不要糖了吗?老师超级期待的哎,不要的话好难过。”

    总觉得眼前的大人才是玩的最起劲的那个人,忧太再一次肯定了这个想法。不过他的确很想管多方要一次糖,不论是开心或者羞涩其实都在他胸口乱跳。既然要弥补小时候的遗憾,这样做出破例跟超乎意料的行为反倒是叫人有些兴奋的。

    于是没有任何小口袋的忧太便伸出双手,向自己的监护人捧起来掌心。

    “Trick or Treat。”

    满满一袋糖果就落进了手里。



    END

     

    乙骨忧太五骨五条悟咒术回战

    评论(1)
    热度(45)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2. 穆楠森。犬啸时生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时生老师的生日饭…!!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