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啸时生

WB:犬啸时生
凹3:KnightNO4time
杂食,喜欢all自己的推。自己开心就好,但老往冰窟窿里跳。慎关,爬的圈可多。
  1.  14

     

    咒术回战同人-夏五:长期委托

    【祝 @衔来蜻蜓 老师生日快乐!希望可以见面哦!】

    【刚入学不久后,还不太相互理解,才刚要做朋友的故事,完全是虚构瞎编】




    开学第一天,五条家大少爷入学这件事就已经传遍全高专,不管是原本就是咒术界的人还是被招揽而来的新人都知道,五条少爷的同期自然也不例外。

    空荡荡的教室里就三张桌椅,但这在咒术高专很常见,这一届能凑出来三名新生就算不错的成果,毕竟咒术师这份职业万年稀缺人手。

    夜蛾作为班主任或许迎来了教师生涯里最大的挑战,但是这一届的麻烦组合是由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型特级咒术师,跟特意挖过来的努力型特级咒术师,以及罕见到被称为瑰宝的反转术式咒术师组成,可谓人才辈出。

    三名学生之间到个没有想象的那么麻烦,一般的实战演习也难不倒他们,吵架斗嘴这样的事虽然持续发生过最后收拾烂摊子的只有夜饿一个人,肇事者们反而关系更好,时常组队为难人。

     

    开学几周过去,委托频率变得比上课的频率还多。

    “五条,”夏油目光离开手里的委托资料,张口召来自己同学的注意。他们站在桥洞下等着辅助监督来接他们,但因为附近路况问题所以辅助监督绕了道,五条等烦了就干脆坐在通往通往鸟居的楼梯上。

    “嗯?”五条抬起头,捏着资料纸的手松开,后背稍微挺直。他的腿实在是太长了,横跨了整一节台阶,怎么看都不觉得他能坐舒服。

    “有件事想要拜托你,”他们同学之间的关系近期变得不错,但是还没有那么熟络。夏油微微欠身,好让自己的视线放低,与对方墨镜后的那双六眼更接近。

    五条用沉默催促他继续说下去,毕竟自从认识以来他们之间还没有出现过这样慎重提出来的请求,所以五条自然是要听一听,夏油也就继续开口,“你已经知道我的术式大概什么样子了,所以这次任务里遇到咒灵的话能不能麻烦你——”

    “给你留下来并且通知你,是吗?我知道啦,”五条很快就猜到对方要说什么,便摆摆手表示没什么拒绝的理由。

    他答应的很干脆以至于夏油都有些意外,面对那副表情五条无所谓的低头将资料合了起来,“尽量啦。”他做出听起来不算靠谱的保证,站起身的那一刻道路尽头拐进来的正式辅助监督的车。

     

    于是天才的五条家少爷将咒灵轻松打趴,在无下限的作用下咒灵连碰它的机会都没有,而他则在将咒灵的胳膊拧下来时才记起来自己同学的委托。

    “喂,夏油,”五条利用术式从天而降,落在一同处理委托的搭档背后,对方脚下浮现出来无数蜈蚣咒灵,正将任务里遇到的其中一个目标死死缠住,场面完全就是在近距离观察昆虫进食。

    “带来了。”

    话音刚落,那只并没有被祓除掉但也只能抽搐的咒灵就像个摔烂的番茄似的掉在夏油跟前,污浊的紫红色血液从断掉的缺口除四溅,虽碰不到五条悟,却险些弄脏夏油杰的鞋子。

    五条悟并非故意的,而是在对首次去高专结实的新朋友表达友好。因为自己最开始差点把这件事忘记,所以他难掩尴尬,摸了摸脖子把拎起来的那半条咒灵胳膊举起来也扔到咒灵身边。

    “不知道残缺不全的你要不要?”

    其实少个胳膊对于夏油的术式影响不大,虽然他知道但开始提出询问,这已经是他最好的表达方式了。

    夏油眯起来的眼睛转而因笑意弯起来,他伸出手,那坨咒灵就连同断掉的手臂一切扭曲成漩涡,化作被抽进下水道的墨水,被溶解成纯黑色,最后凝聚成了一颗手掌大的咒灵球。

    “谢谢啦,”夏油干脆的道谢,转过身又张开另一只手,将被蜈蚣们缠住的咒灵也化成咒灵球收走,这项任务也就圆满结束。

     

    头顶的帐降下来,黑夜一下子被撕成白天,阳光刺得夏油天生狭长的眼角眯成了一条缝,而原本就带着墨镜的五条则并无大碍。

    “这样就结束了吧?根本就都是小喽啰,收集这些也没问题吗?”

    看五条拉伸胳膊做出扩胸运动的姿势,夏油低头看看今日的丰收却也没表现得多积极,“数量也很重要。”

    “这倒是。”

    夏油没继续话题,而是张口将咒灵球塞入口中,随后皱着眉用手捂住嘴,仰头吞下去。咽下后他舒了一口气,眉头才缓缓展开,咬紧的后牙却让表情显得坚硬。粗略看去他没有什么特别异样的表情,同时目光已经再次落到另一颗球上。

    五条默默看着他把第二个球吞下,镜片后的视线从对方的嘴落去滚动的喉头,又滑到对方的眉再到眼,然后他低下头拿出来震动的手机,辅助监督在催他们回去车里。

    “对了,要不要去吃点东西?饿死了。”五条突然提议,他们就这样找了个理由从辅助监督的眼皮子底下溜走。

     

     

    确信手机有班主任的未接电话,夏油还是将注意力放在了桌子对面的人身上。跟他盘子里的水果华夫饼相比,对面就像是蛋糕展览会,各种样式摆了一桌,琳琅满目,让人看了不知怎么下口。

    “我需要补充糖分。”五条读得懂他的表情也就随口解释,然后很有规划的先选择了瑞士卷拉到跟前。夏油在如何回应这个话题上想了想,最后却只选择点头应了声,这件事他第一次跟对方做委托时就知道了。

    他盘子里的华夫饼是五条请的,没有什么理由,总之进店以后不等他查看完那么长的菜单,五条就连续给他推荐了好几样。他觉得怎么样都好,让对方给他决定一个,没想到先点餐的五条就连同他的那一份也买了。

    说到吃东西,他以为委托过后饿了的话至少去餐厅吃一顿正经的午餐,点心也仅仅是饭后甜品,可是五条却用各种蛋糕充饥。

    “不吃吗?”

    “会吃的,谢谢你请客,但是一会能不能再陪我去一次麦当劳?我想去尝尝新出的汉堡,而且他们家最近除了限定口味的冰淇淋跟饮料,”夏油找了个合适的理由并拿起刀叉将华夫饼切开,在切下来的那一小块上刮上奶油跟一小片香蕉融入口中。

    “好啊,那我正好可以吃新出的冰淇淋甜筒。”

    刚才是按照对方的喜好随口附加的内容,却想不到对方还能继续吃甜的东西。

    “如果是这样那我请你吃冰淇淋吧。”

    五条停下手里的动作,盯着他的那张脸看不太出来什么表情,完全黑的墨镜连眼睛的轮廓都彻底挡住,夏油也就猜不出来对方是在吃惊还是有其他什么想法。

    “可以啊,既然你说了,但是如果是回报我请你华夫饼这件事,其实你也可以不用那么在意啦。不过你真打算那么做,就请我吧。”

    不知什么时候,瑞士卷已经只剩下一小块边角面包。五条边讲边把盘子往旁边推,然后把布丁碗拉到跟前,手中的叉子也换成了小勺。随着他低头,脖颈也从鼻梁上滑下些许,后方那双蓝的出奇的眼睛好像传达出了心情不错的信号,被夏油巧妙的捕捉到。

    “心情不错的样子?”

    “算是啦,现在这样不是很爽嘛,”翘课后跑出来吃点心的五条说得脸不红心不跳,反而积极的回答了搭档的话,“你现在的表情不是看起来也不错吗?果然这个好吃的吧。”他得意洋洋地指向水果蜂蜜华夫饼。

    喉咙底被蜂蜜的甜蜜跟水果的清香灌满,香软的华夫饼吞入喉下滚入胃中,夏油的眉间早已舒展,而他的确满足于坐在对方的桌子对面。

     

     

    “其实我还有事情需要拜托你,”等两个人再次无视了未接来电,坐在商场二楼麦当劳里迎接翘课后的第二顿美食时,夏油放下托盘入座没多久便开口提出请求,毕竟他也不是真的那么想吃汉堡。

    五条正兴致勃勃地把冰淇淋的尖吃掉,然后用舌头将周围螺旋的花纹一一舔掉,冰淇淋的双色混在一起,原本时尚华丽的姿态早已消失不见。他歪着头不放过甜筒的任何角落,却从镜框后投来视线,看起来是等着夏油一口气把话说完。

    夏油拿起薯条蘸了蘸番茄酱快速塞入口中,咸口薯条搭配酸甜的番茄酱才有种开始填饱空腹的切实感,夏油也就满足的把手指捏住纸巾擦干,正式开口。“之前说如果你找到咒灵就留给我,下次也可以吗?以后也是。能不能在看到罕见的咒灵时能尽可能告诉我。”

    夏油很认真,算得上诚恳,补充了一句“这是个长期委托”后便摆出一副很耐心的模样。

    五条如白色的猫儿般看起来在漫不经心的专注于用舌头清理甜筒边缘开始融化的冰淇淋,实际上还是闷头把话挺近了耳朵里。两秒后他终于不再关注被修正成漂亮小圆包的冰淇淋,脑袋一歪靠在了支起的手背上。

    “没什么问题啦,我接受,”他答应的很爽快, “看到会叫你的啦,不过…” 他又舔口冰淇淋,身子随着脑袋歪去的方向倾斜更多, “我也有个委托。”

    “说来看看?”

    “如果你遇到限定甜品也记得告诉我。”五条勾起嘴角,话语尾音落在轻快的音调上,不知道他是对于哪方面感到很开心。只见他顽皮的说了句“也是长期委托哦”,就开始咔嚓咔擦咬碎甜筒的尖,一口气把冰淇淋消灭个精光。

    这是意料之外的条件,简单得不可思议。怎么看这都是举手之劳,夏油认为这个委托太小了,但听起来却很像朋友之间该有的对话。

    “当然没问题,”他怎么会在这件小事上拒绝自己的新朋友呢?

     

     

    “杰,这边。”

    如果真要说五条从哪里冒出来的,只能说是从夏油杰背后冒出来的。而夏油杰一点也不意外,反而刚好扭头看去,直接把耳朵凑到对方嘴边。在听到是什么事情后他就欣然接收,转身后脚步轻盈地跟了上去。

    夏油刚结束他自己的任务,他们早就可以单独接委托了,但还是会有许多合作的时候,毕竟既麻烦又危险的特级任务终会交付在最强的搭档手中,所以他前脚刚上辅助监督的车子,后脚就被送去了第二个任务现场跟五条汇合,只不过他的支援来的晚了些,五条已经开始忙活了,看起来好像也不是那么麻烦的任务。

    帐内的地面已经被五条的术式轰出一道大坑,不过他还是尽可能为好友留下了一只一级咒灵。面对无下限咒灵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五条仅凭体术就将那只庞然大物当作球踢,此时那个面目可憎的咒灵正呲牙咧嘴地倒在地上随时看起来都会灰飞烟灭。

    或许该庆幸咒灵活着坚持到了夏油过来,可惜两秒间它就被搓成了一颗黑球,滚进夏油肚子里。咒灵的味道不可能好吃,可长久以来夏油已经学会如何应对诅咒恶心的味道,也知道怎么压下那股负面的痛苦将其藏入面具中,于是他表面上眉毛根本没抽动一下,转身就对五条露出感谢的笑容。

     

    “这次是秋季限定的奶油甘薯大福,”完成任务回到车上,夏油立刻就从后车座拿出来先前任务途中购买的点心交至好友手上,随后心满意足的看着对方跟一只猫似的现拆开口袋就揪出来一颗咬掉一口。

    这回的新人辅助监督对于这两名最强的天才咒术师不会多说什么,他更倾向于坐在驾驶座上拿起笔记本确认任务过后的善后工作流程,等着两个学生说完话。

    “上次你带回来的芝士蛋糕可是相当不错啊,这个也不错啦。”

    “那款芝士蛋糕已经结束贩卖了,不知道明年能不能有。”

    “那个呢?”五条发现除了手里的,车座上还有其他的东西,包装袋跟他手里的一样。

    “那个是给灰原他们的。”

    “还真是个好前辈呢。”

    他们现在也是有后辈的人了,五条笑着调侃挚友,但也并非含有任何否认的意思在,毕竟夏油很受后辈们的爱戴。但不论带不带礼物给学校的其他人,夏油却从未忘记给自己的好友带一份点心。

    这件事早已成为了一种习惯,不再局限于限定的稀有商品,也不再现定于任务结束,只要是看到那些不错的甜品,他的脑中总会冒出来自己的挚友,回过神来时就已经装在袋子里提在手中了。

    五条从包装盒取出来另包大福递上前,夏油没有拒绝。可能在选择上,夏油更会愿意去买一杯咖啡或者吃下一碗美味的荞麦面,但是他也不会在这种时候拒绝一颗由对方送上来的裹着香浓淡奶油跟风味甘薯的点心,尤其是在处理咒灵的任务之后。

     

    两份持续下去的委托从来没有定下过一个明确的结束日期。

    虽然那早已不能再称之为“委托”。

     

     


    END

     

     

    【注:五条过去的自称我觉得写个老子不知道该怎么摆放在句子里,所以就是普通的“我”而已啦,虽然的确就是“我”的意思。】

     

    夏五夏油杰五条悟咒术回战

    评论(4)
    热度(14)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