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啸时生

WB:犬啸时生
凹3:KnightNO4time
杂食,喜欢all自己的推。自己开心就好,但老往冰窟窿里跳。慎关,爬的圈可多。
  1.  25

     

    咒术回战同人-夏五:香烟

    “无法理解——!”

    五条坐在上风口,把他的大长腿尽量在台阶上左右分开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摆放,中间地上扔着便利店的塑料兜,里面的甜味零食只剩下两个。腮帮子要从托着脸的手掌里滑下来了,黑色的墨镜也被顶得歪在鼻梁上。

    前方台阶上坐着的两个人谁也没回头,他们一个往左一个往右不约而同的吐出口中的白烟。烟顺着从鸟居上空吹下来的风朝石阶下方散去,很快就没了踪迹。

    “不理解的话就自己去理解,不要在我耳边吵啊,”硝子终于回头瞥了眼唯独没跟他们并排坐的同期,夹在两指间的香烟在空中晃了晃,白色的烟尾追着她的动作,五条却立刻坐高了身子避开了冲进鼻腔的尼古丁味儿。

    “有些人就是尝试了一次后才上瘾的,一次不行就两次,好奇心或者面子,还有融入其他人团体的欲望会促使他们去接触,以至于逐渐接受吸烟的行为。”

    夏油一边说着一边把烟咬回唇间,后方的话变得模糊不清,烧到一半的烟跟着他说话的节奏上下摆动着。他人从校服口袋里将香烟的盒子取出来,敲出一根捏在手中,朝后仰身越过肩膀递给五条,含含糊糊问了句“试试?”。

    被两双看戏似的眼睛盯着,五条满脸嫌弃的将那根烟那在了手中。

    “杰也是那样吗?第一次抽。”

    “第一次虽然感觉上不怎么样,但很快就接受了,”夏油猫下腰望着阶梯下的风景,送出口中的烟,“毕竟味道还算好。”

    这个夏季很热,灰原不在了,五条成了最强。他们三个坐在一起的时间好似变短了,但大家一起时抽烟的几率却在变多。汗水还有尼古丁混在一起,大概是臭的。

    五条变戏法似的将那根烟轻盈地摆弄在几根手指间,却迟迟没有叼入口,也没要火。跟香烟比起来,还是甜食在口中更好。

    “你要等到什么时候啊?”硝子不耐烦的嘀咕了一句,咬着烟把目光抛向身侧的另一个男人,托着腮伸出手,夏油便把自己的打火机交给了她。便利店几块钱的打火机在盛夏的阳光中折射出相当难看的光,透明的橘红色管子被捂得很热,硝子食指跟拇指捏着小瓶转了半圈,将打火机往后甩去五条的方向,催人自己点上。

    五条不是第一次被他们的烟味儿熏到,也不是第一次被问要不要抽一口试试,但拿过一根烟还是第一次。人被问多了就会烦,被问多了就会好奇,因为硝子抽了,杰也在抽。

    “不。算了,我才不要一整根!”

    五条的屁股隔着无限在不怎么干净的台阶上蹭过,像是避开硝子还有其手中的打火机似的将身子往夏油那边歪过去,成功将腰歪成了个大大的钝角。抽烟的两个人都回头盯着他,那双呆在漆黑镜片后的六眼在转了一圈后最终定格在了挚友的侧脸上。

    “好奇的话尝一口不就完事了吗?”说着他往前把手一摊,掌心刚好张开在夏油眼睛的高度上,“杰,借我抽一口。“

    硝子无趣的冲他比了个眼神,打火机扔还给了夏油。后者一边接住自己的物品攥回掌中,一边捏着烟草跟滤嘴中间的位置,侧身伸出手把白色的部分送到了五条嘴前。五条垂下了落空的手松垮垮的搭上膝盖,支着身体往前含了上去。

    嘴唇贴在了夏油的手指上,舌头还能感觉到前者咬过后的湿润。下一刻尼古丁的味道就冲入喉管,随后像是被开启的龙头,控制不了的钻入鼻腔。五条甩开口中的香烟推开了夏油的胳膊,狼狈的歪在石梯上咳嗽到想呕,那股来自他人的味道总算钻进了他自己的嘴巴里,熏得脑袋都在痛。

    “反应好夸张。超弱,“硝子可算笑了。

    “悟不该选我的烟,这个劲儿可是很大的,“夏油慢条斯理的将打火机揣回口袋,将烟屁股捏回口中吸了最后一次,随后将其踩灭在脚底。

    “那你刚才还把一整根塞给了我!“青筋差点在银色的刘海下开花,五条一边使劲清着发哑的嗓子捶了捶胸,一边将另只手伸进塑料袋里寻求最后两块甜品的安慰。

    “再试一次?“

    “绝对不要!不能理解!”五条撕开零食包装的力度就跟反抗硝子提议的力度是一模一样的。

    下面楼梯上的两名同期相互递了个眼神,随后各自笑起来。

    “难道悟有天生不能挑战吸烟的bug存在吗?”

    “就当是有吧,不要想着来修复哦。”

    看着两名男生一来一回,硝子起身把烟头也扔在了地上,双手在身后掸了掸校服裙子沾到的尘埃,随后她居高临下的望着五条,歪头用食指戳着下巴表现出思考的模样,“夏油的那款本来就不是一般人喜欢抽的,我也讨厌。你可以从好抽的开始,香烟可是有很多种的,我抽的那款虽然对你来讲可能勉强,但它里面还带了水果味儿呢。”

    “不管你怎么劝我都没用的,”五条用挥开烟味儿的手势在鼻子前狂摆,随后将几秒内消灭的零食空包装团成球投入塑料袋,根本不打算继续听下去。

    此时此刻夜蛾出现在了鸟居下,站在台阶的尽头将托在手中的资料捶在肩膀上,“悟!过来!有指定给你的委托。”

    最强的学生懒散的站起来,摇摇晃晃的掸了下校服衣角,抬腿后撤上了一节台阶,把还剩下其他零食的购物袋就这样留在了原地。发出“又来”之类的抱怨,他不得不跟刚见面不到一天的同期道别。瞧见对面的两个人也都起来了,刚要掉头上台阶的他却想起来后转过身,把手里摆弄了半天的那根没抽的烟夹在指间伸给了夏油。

    “你就揣着吧,说不定会派上用场,”夏油没接过去,一只手始终揣在裤兜中。

    “说不定你会突然上瘾呢?那样就能加入我们的队伍了,”硝子说这话时没看他,而是弯腰拾起袋子,在里面翻找自己买的罐装咖啡。

    “那样的队伍就算了,我已经入籍甜品国度了!”五条挥着手拒绝了不知道第几次的吸烟邀请,迈着步攀上台阶。

    盛夏的蝉鸣吵得不行,像是消不掉的耳鸣持续不断。口中残存的尼古丁又苦又臭,把甜食的味道混淆,揉乱在一起冲进五条悟的鼻子与大脑中,提醒着他不能上瘾。

     

     

     

    夏油杰叛逃了。

    他的宿舍被清空,物品被处理,一时之间那个名字被谈起都能让气氛变得焦灼。

    五条在自己房间里找到了几样属于夏油的东西。一摸口袋,那根香烟也在。

    他把烟捏在手中看了又看,最终没有扔进那堆东西中也没有丢入垃圾桶,而是摆进抽屉。

    他没能察觉出来的东西很多,有着六眼也不行。

    属于那个人的压力,现在看什么好像都是线索,却被发现的都很迟。

    那款香烟也是,难以让人接受的味道却让夏油觉得味道还不错。

    “说不定会派上用场”这样的话,是不是就能用在现在的自己身上?

    这个盛夏很忙,什么糟糕的东西,麻烦的东西,不想面对的东西都堆在了一起。

    这种时候该如何释放压力?一些人会说:抽烟吧。

     

     

     

    白色的滤嘴在每根烟上看着都差不多,五条叼上去,舌头碰上干涩的表面,香烟黏在了嘴唇上。没有夏油含过一次的触感,也没有为他把烟的手,咬在嘴里的既视感跟那次差不多,都是夏油的烟,却不是夏油抽过的烟。

    五条没有打火机。

    他站在书桌前有些荒唐的将烟插在嘴巴里,舌尖在滤嘴上轻轻摩擦。沾湿了烟屁股,脑子里却在想走掉的人。随后他将抽不了的烟丢回了抽屉,嘴巴里好像有了些味道,不讨喜,可是他想闻。

    要不要开始抽烟试试…这是几日后诞生的想法。

    只要曾经见过硝子跟夏油怎么做的,五条就能弄到烟。他没有询问过硝子抽的牌子,也没想过去买夏油抽过的类型。随随便便挑几款带走,他只是想尝一口。便利店的打火机看起来颜色简陋又不好使,齿轮擦了三四下才点上火,却被他抽了一口就扔掉了。

    不管是什么牌子的香烟,什么味道的香烟,他都很讨厌。喜欢不起来的味道,使用不了的感觉,别人会上瘾的那种感觉他也有,说起来可能还不赖,可是他还是会讨厌。拆开一包烟只抽一根,然后他会咬着没点燃的烟在那里回味…这些烟果然还是有区别的,虽然他没有真的抽完一只来细细研究,也根本没有怎么去理解,但有所不同这点他还是知道的。

    没有哪根的劲儿可以跟夏油的那根比。

    五条从来没点过夏油的烟,因为他也只有一根,也只能吸上一口。

    无法吸烟的他把这项实验停止,一包包没抽完的烟他都给扔进了垃圾桶。这显得很浪费,可是他没打算让硝子或者其他人知道。看起来还很新的打火机也跟着那根留下来的烟睡在了抽屉中,从学生宿舍搬到了教师宿舍,五条的墨镜也换成了白色的绷带。

     

     

     

    2016年的冬季,夏油回来了。身穿袈裟,带着新的家人来到高专,为12月24日的百鬼夜行宣战。

    圣诞前夜的天空好像跟每天都差不多,从同一个方向升起的太阳也会从同一个方向落下。每年这个时节,气温都会慢慢将积存一年的温度带走,留下个句号在年末来临前。

    距离开站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新宿却彻底变了样儿。巨大的帐笼罩了新宿一带,比黑夜更黑的颜色遮挡住了太阳的视线。五条独自呆在帐外,汇合还早,这条街上的冬日阳光也普普通通。

    他取出那根存在好几年的香烟咬在口中,牙齿压上的位置从没变过,早已弯下了一条痕迹。曾经买过的打火机被他带了出来,又是打了好几次火才成功。他不会用嘴去点烟,所以他学着夏油的样子用手指捏着烟草与滤嘴交界的位置,把烟取下来后放在火苗上烤。

    像是烧掉一封信,卷烟纸烧黑的边缘在不断扩散,烧焦的味道与烟草的味道都飘了出来,熏的五条皱起眉头。白色的绷带下六眼什么也看不到,他没法从这跟香烟里再看到任何线索,只有触感和味道刻在身体上。

    捏着烟送入口,嘴唇顶在手指上狠狠的吸了一口大,随后他低头猛咳,冬季的冷风狠狠伴着微雕灌入肺中。

    也就抽了一口。就跟夏油给他时一样,可是这次他不会再有下一次含住的机会了。

    烟头掐灭在垃圾桶上,打火机也丢了,五条悟踏入帐,白日变成夜晚,烟草的味道却搅乱他的大脑,时刻告诉他别太上瘾。

     

     

     

    在那一天,夏油彻底不在了。




    END

     

    咒术回战五条悟夏油杰夏五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