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啸时生

WB:犬啸时生
凹3:KnightNO4time
杂食,喜欢all自己的推。自己开心就好,但老往冰窟窿里跳。慎关,爬的圈可多。
  1.  93

     

    咒术回战同人-五骨:D CUP 1-没来救援的人

    一方女体!!忧太女体!!忧太因为诅咒而变成了女孩子的身体,但是内心还是男孩子。五乙为关系确定。是轻松的小故事,于是决定分段写短篇!】


     


    即将被拆迁的老旧居民区里,巨大咒灵攻击过的痕迹被坍塌的墙壁淹没了一半,灰尘迟迟没有散去。

    帐收了起来,清晨薄光落下,浑浑淡淡地雾融入尘里,让残垣断壁的影子被模糊的几乎消失不见。

    五条悟站在一栋早已搬空的楼里,玻璃屋子的玻璃因为先前的战斗碎了一地,而里面被遗弃的一个老式柜子跟一张腿歪掉的桌子已经被波及后飞离了原本的位置,横七竖八的躺在墙边。

    “不用躲起来,我都看到啦,”五条抱着胳膊一手捏下巴,歪头故作审视的望着柜子后面露出来的黑色发顶,而对方动来动去的似乎在忙着什么。

    “忧太基本没有发出过求援过,还说来看看是什么,没想到———噗,” 话说到一半,并没有来支援的最强男人反而憋不住笑了。他故意把脚下的皮鞋在木地板上踩的嗒嗒响,一边缓慢靠近一边利用六眼欣赏对方慌乱的模样。

    “请您不要笑…!”

    细小的女声从弱到强,颤抖的几个音节就像是蝴蝶的翅膀一样扇动着飞进了五条悟的耳朵里。后者却不以为然却越笑越开,停在柜子前解开了新买的眼罩一角,凭借身高直接越过横到的柜子望向后方的人。

    微长的黑发有些散乱的披散过后颈,白色的校服不合身的套在身上,宽大的领子下露出因为害羞都跟着开始发红的脖子。

    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女孩子抬起头,黑色的眼睛下面带着浓重的黑眼圈,偏分的刘海略微显长的垂于眼角。这张脸不管怎么看都是五条悟刚才口中呼唤的乙骨忧太,可是更加柔和的线条还有显得精巧许多的五官却又是一名真真正正的女孩子,但这样也能让人第一时间联想到那位年轻的奇才特级咒术师,可以说脑内重叠的画面也丝毫不见违和。

    五条悟早用六眼确认过了,眼前的女孩的的确确就是乙骨忧太本人,就是自己昨晚还亲自送上辅助监督车子的学生。

    忧太因诅咒变成女孩子了。

    “真可爱啊,啊啊我甚至该心存感激?”五条悟笑眯眯地用拇指扒着眼罩,歪头从更加偏向忧太脸的角度反复观察,白雾苍瞳笑已笑弯成月牙。

    “请不要开玩笑…”对方的反应也并非是意料之外,已经做好心里准备的忧太只能抬手扒着柜子边角探出头,难得冲自己的老师发出抱怨,“您之前就一直呆在帐外面来着吧?为什么不进来!”

    忧太在特级任务里发出求援申请还是第一次,而能够接手处理这个任务的只能是五条悟。不过也可以说在五条悟看到求援内容后,第一时间就接收申请并且动身前往,只不过抵达后他把辅助监督堵在驾驶座上,倚着车门在帐外面围观完了内部战斗的全过程,完全就是旁观的态度,就剩没有拿着爆米花跟可乐了。

    面对对方的责备,本来也不打算掩饰的五条当家把拇指一抬就将眼罩放了下去,随后双手插在口袋里将腰往前弯成九十度,伸长脖子看了看可爱的学生,“毕竟忧太没有受伤或者不能行动,根本不需要支援吧?这不是完美的搞定了吗?虽然外貌变成了这副有趣的模样,可是中途一直很努力的忧太值得夸奖,好好的度过难关了。”

    忧太哑口无言,她慢慢站了起来,这才能让对方好好看清目前的实际情况。虽然年轻不会改变,可是女性的身体比他原本的身体要较小许多,于是原本合身的白色高专校服此时显得松松垮垮,裤子被白色的腰带系得不能再紧,裤腿也往上翻了一圈。她的脚也因为变小而不合脚,虽然不至于掉下来却对于战斗跟行动都不利,而且自己的老师根本没有赶来帮助,以至于他后方不得不脱了鞋赤脚移动,可脚底实在是受不了石粒的摩擦。最终的战况是以术式里香来结尾的,暴怒的里香因忧太的遭遇而将对面已经被打出伤的特级咒灵撕碎,而忧太则在现场丢了一双鞋。

    他在战况中途曾一度陷入到鞋子要掉和裤子要掉的窘境中,而他又是善于肉体近战跟武士刀近战的类型,可以说不合身的衣服彻底降低了他的动作还有移动速度,甚至无法大开大合的舒展四肢或者高速翻越障碍物。在整理腰带之前他甚至陷入过需要捏着裤子躲避攻击的可怕境地,而不合脚的鞋子还让他差点崴了脚。这也是为什么他求援的理由,可惜最后要等的人没等过来,解决后甚至找不到自己的鞋子,而现在才出来的人却看着满心欢喜。

    “怎么?忧太生气了?”看着没说话的人五条悟终于收敛了一点点表情,却还是一边回忆刚才在帐外透过六眼所见到的对方那副努力用这副身体战斗的样子,一边神态自若地绕过柜子来到对方跟前欠身将人的手拉过来观察,并在掌心里捏了捏,“女孩子的忧太手变得好小啊,脚也是,”他低头望见对方只穿着袜子的双脚,声音里满是兴趣,“握刀的话会不适应吧?行动的鞋子也需要买新的。总之回去找硝子看看。不过看起来没有大碍,按照忧太你的身体素质,诅咒会慢慢自己消失吧,别太担心。”

    见人终于从教师的角度给出分析,忧太低头缓缓松了一口气,却还是为了后续要回学校见到其他人而忐忑不安。可是他很快就被眼前的人拉入怀中,随后膝盖下被托住,他便整个人失去平衡被打横抱了起来。

    “嗯嗯…身体变小了,体重似乎也轻了。哈!抱起来好软!比平时软多了,”五条悟像是用自身来衡量重量似的稍微颠了颠怀中的人,并思索着拉长鼻音。他拉开双臂找好间隔,稳稳的将人抱好,却突然解除了无下限,掌心隔着衣服在后背上紧了紧,随后给出了这番评价。

    虽然身体的确显得娇小了不少,可是身高也没有严重缩水。碍于身高问题且被迫折叠,忧太整个人半蜷缩着落进对方的双臂间,根本挺不起腰也坐不起身,只能陷在其中任由对方摆布。

    “虽说忧太自己发的支援报告里说是身体出现异变,但是伊地知也不知道你的情况吧?一会看到后不知道他是什么表情呢,”银发的男人一边跨步往前一边偏头用下巴贴上怀中人的刘海,像是一个期待恶作剧成功的孩子似的扬起嘴角。

    “害羞了?”

    忽觉领口被往下揪紧,五条眯起眼透过眼罩瞥向女孩抓着自己胸口的手,害羞的孩子已经低着头把脸埋入他颈侧不愿抬起,而抓着一副的手心肯定也是热乎乎红成一片,这种依赖的模样对于现在的乙骨忧太来讲着实罕见,以至于眼前的男人无论如何都会偷偷利用自身的优势来偷窥那张脸上害羞紧张的表情,并且暗自以此为乐。

    可是转念间五条又驻足沉思,片刻后反而露出高中时代才有的嚣张神情,不满的乍舌踢开了废弃房屋那扇破破烂烂的门。

    “啧,但是一想到会让他看到忧太现在这副可爱的表情我会有点不爽耶,怎么办。”

    乙骨忧太抬不起头的脸上冒出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于是两秒后他的老师兼恋人又开始迈步,嘴巴里说出来的话怎么听这个口吻都不太对劲。

    “干脆让他蒙着眼开车吧。”

    “………请不要这样………”




    TBC

     

    五骨乙骨忧太五条悟咒术回战

    评论(14)
    热度(93)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