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啸时生

WB:犬啸时生
凹3:KnightNO4time
杂食,喜欢all自己的推。自己开心就好,但老往冰窟窿里跳。慎关,爬的圈可多。
  1.  65

     

    咒术回战同人-五骨:D CUP 3-被迫购物的人

    一方女体!!忧太女体!!忧太因为诅咒而变成了女孩子的身体,但是内心还是男孩子。五乙为关系确定】



    正值学校放假期间,购物中心里人头攒动,拉帮结伙出来逛街的学生占了很大比例。一入门的地方还有咖啡店和爆米花店,空气里香飘飘。

    银发,墨镜,不错穿搭品味,五条悟凭借他自幼就五官端正帅气的脸,以及一米九的出众身高,在人群里经过时成功博得了眼球。先不论他的样貌如何吸引周围的人,单说高度还有发色就能一眼从人群中被看到,不注意都难。

    周围时常有人投来视线或者走过去后相互窃窃私语,这些看起来遮遮掩掩的动作却在咒术师眼皮底下形如暴露。不过五条悟反而是真的可以看到其他人的反应,但他却是最不在乎这些人。他的手始终轻轻扶在恋人的腰上,将其护离人群。就连面对爆米花,冰淇淋,小蛋糕还有巧克力之类的专卖店他都没有随便离开,而是以“先把忧太的烦恼解决了再来也不迟”为由奇迹般的拒绝,负责的履行着男友的义务。

    忧太被旁人的目光扫过浑身不自在,虽然他也不是没有习惯五条悟的无敌效应,可此时他正因身体的变化而处于相当敏感的时期,所以即便他知道那些人很大一部分盯着的都是自己身旁的这个绝世大帅哥,却还是会有种被视线刺到的错觉。

    他本人坚信目前遇到的人中百分百没有人认识他,即使认识他现在也认不出来。

    他在之前换衣服是看到过自己的脸,黑色的直发不长不短,刘海还是跟以往那样偏分,可是发尾却显得相当潦草,没有被仔细打理过。尤其是穿上了真希的牛仔短裤,不常暴露在阳光下的腿相当苍白,脸色也因之前的情况在红过头后反而降得没有多少润色,黑眼圈仍然消不掉。

    人平日当然除了照镜子不可能看的到自己的脸,所以没怎么自拍过的忧太对自身的容貌其实也不算是最清楚的那个,可即便如此她还是能从镜子中那张女性的面孔里找到自身的影子。也对,毕竟就是自己,原来自己是女孩子的时候就是这副模样…轮廓显得更加柔和一些,下垂的眼角也变得更加的…楚楚可怜,脖子和手臂都更加光滑纤细,失去了成长中男孩子那种骨干尖锐的肌肉轮廓,反而是圆润而优美的。

    忧郁的气氛从过去就没有彻底从乙骨忧太身上消失掉,只是对于高专里得到的一切她都会变得明亮而快乐。镜子中女孩子的自己显得更加的消瘦而忧郁,甚至看不出来男性的她原本锻炼后绷紧的肌肉,所有的肌肤此时都变得富有弹性跟柔软度,这叫她感到苦恼。虽然五条悟肯定会夸赞她可爱,同学们也会,然而她本人却对这个词非常迟钝,根本没有安插在女性的自己身上。

    她不认为自己是一个会吸引到外人目光的女性,更何况现在头发和衣服都没有好好整理过,疲倦和困意总是挂在她的眼袋下,还跟自己的男友有着气质上鲜明的对比。若是真的从正常人角度来看有什么值得被盯着看的理由,那大概就是很深的黑眼圈吧?

    “忧太在想什么?”五条悟停在升降电梯前的商场地图前,低头给予了询问,却又像是知道什么似的笑了笑,“对自己的可爱有点自信比较好哦,在这点上我是不会说谎的。刚才那么多人看忧太,我是不是该表现得强硬一点比较好?”然而讲完他又好笑似的耸了耸肩,手从女孩的被挪到头顶,轻轻拍了拍,“开玩笑的啦。忧太不喜欢那样引起注意吧?但是好歹知道自己平时也会吸引女孩子的目光啊,要说可爱肯定是可爱,帅气的成分也很足啦。”

    听了这话的女孩子,不,是真正男孩子的忧太抬起头,略微吃惊随后又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指。她的老师开心的扬着嘴角,随后便让怀里的学生独自去体会那些自身该去感受的事情,另只手指着地图下面店铺的分类跟名字,最终确认了目标。

    然而当抵达目的地附近,顺着五条悟手指的方向看去后,乙骨忧太顿时想要掉头逃走。

    “等等,我们去超市的服装区域买平价的不就好了吗?”

    “哎———!那样多浪费啊。我会给你买漂亮又可爱的款式哦。”

    被自己老师拉住的忧太目光所望之处是降到地下一层超市区的电梯,可她回过头却望见对面的恋人一脸笑容,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真的不用了!”

    话音刚落,忧太却被人拉入怀中。五条悟弯腰将变成女孩子的小男友装在臂弯里,下巴埋在颈间,鼻尖贴在了黑发上。

    “忧太再闹的话我就要把你抱过去喽。”

    耳边的呼吸将那一点点坏心眼都给吹进了耳间,被拨弄的发丝撩着忧太而脸侧,痒进心里。论身高她只能用下巴抵住对方弯下的肩,腰也被固定在手里,她看不到周围却能灵敏的分辨出有人倒吸一口气或者偷笑惊呼的细微响声。

    他们现在就站在大商场的过道一侧,情侣拥抱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奈何五条悟实在是太过耀眼,这样的举动还是会让附近见到的学生们脸红心跳。说到底平日可以在外面被施以亲密接触的机会很少,此时以女孩子的身体出现反而能更加明目张胆的在公共场合中互动,或许该说是一件新鲜而难得的事,可是…

    大庭广众下怎么可以被抱着进内衣店!

    “不用麻烦了,我可以自己走…!我自己走!”

    年轻的特技咒术师在最强的男人怀里勉强用最小力度挣扎了一下,果断因敌不过对方的心思而败下阵来。反正现在都是女性了,而且不解决眼下问题就没法好好的度过今日,那么自然也不能想一些没用的东西。

    见忧太转而拉着自己直径朝有着艳粉色围墙跟蛊惑昏暗灯光的黑色店面走去,五条悟步伐相当轻巧的就追上节奏。大大敞开的前台粉色的帘子跟黑色的柜子上各种假模特摆在中央,像是好几层的蛋糕似的簇拥成一个舞台,上面的内衣性感而充满了女人味儿,而店面里此时因为放假而有不少客人,年轻的女性居多,其次便是陪着女友或老婆来逛店的男性,想必融入还是很容易的。

    忧太可没来过这种地方,当然如果单说是女性内衣的话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只不过是女性的日常用品罢了。可问题在于此时他变成了女性,而且还要穿在自己身上,这对于还保持着男性内心跟思维的他来讲实在是终极有点大。进店显示被店内有点高规格的格调震撼,随后被令郎满目的内衣惊到却又不好意思的别开视线,最后转念一想要挑选的人是自己!

    由此,当一位迎上来的店员热切地询问她需不需要帮忙,一般穿几号尺码时,她根本答不上来。更何况…她现在根本没穿!

    刚才胖达说过什么来着?几号来着?不对,现在不确定的情况下是不是不该乱说?面对五条悟完全没有帮忙的意思,忧太此时面对困难的处理速度略微有些慢。或许是看出来她的苦恼,店员笑着说可以帮她测量,于是熟练的把挂在脖子上的软尺取了下来,让她把双臂张开后开始测量胸围。

    忧太不得不乖乖照做,把外套拉链打开,让店员的手钻到里面,隔着T恤给她测量。至于为什么没有穿文胸这件事…她自然闭口不谈。

    万万没想到测量期间还有其他问题跑了出来,比如“您喜欢有钢圈的还是没钢圈的”之类的询问。这辈子没接触过这类东西的忧太自然脑子转不过来,好在他这次凭借着“有钢圈听起来好难受”的想法用快速的回答弥补了他大脑的空缺,直到事后在试穿内气期间他才意识到那个问题指的是什么。

    “我该…选哪个?”面对那么多柜子,忧太的眼睛只能放在上面,可是任何款式她都无法从幻想穿在自己身上的样子,也不敢去细想。

    “可是要买的不是我啊,”五条悟自作无奈的摸着下巴歪过头,完全屏蔽周围偷来的视线,“但是既然忧太询问我的意见的话…这个?不,那个吧。”

    五条悟指过去的动作非常自然随意,以至于忧太转过头的前一秒都没觉得怎么样,但是等看到假模特身上的样品,感觉发根都竖了起来。

    轻薄的网格面料,黑色的蕾丝花纹,透明的法式设计,就像是单薄的蜻蜓翅膀似的将私密的地方似有似无地掩盖,却又能将其下方的风景悄悄透透露出来。

    “那也太…根本就全都能看到嘛!!”虽然努力压制了声音,可这些话里的冲击感还是从女孩儿的嗓子眼里喷了出来。

    “是啊,”五条悟点头爽快的承认,“但是忧太的所有地方我都看过吧?而且这个穿在里面别人也看不到的吧?不用那么紧张啦。”这话说的相当有道理,所以当看到忧太无言以对后,五条悟愉悦的低头拨下墨镜,冲她顽皮的眨眨眼,“穿给我看不就好了吗?忧太皮肤很白,这个款式的颜色肯定超级合适,试试看?”

    虽然这是一个询问的话,可到头来没有选择欲望的忧太还是在因听到对方想看的情况下,把在这种特殊情况下唯一要穿的一件内衣选择放在了这件指定的款式上,连颜色都没改变。

    被热心肠的店员阿姨带入更衣间,宽大的试衣间中间还有一圈沙发供给等待的客人使用,五条悟便翘着腿理所当然的坐在了正对着忧太试衣间的位置上,无所事事的刷着手机屏幕却没有特定要看的内容,同时躲在墨镜后的视线是他独有的专场,木板门后的风景可谓是绝佳。

    隔间中的忧太此时倒是因全身镜而彻底看到了身为女性时的容貌,她反复强调这是自己的身体,平稳了心态的挣扎。要说之前看不到时太过在意,此时等真正看到后反而冷静了不少,毕竟怎么看都是正常的女孩子,以至于先前那些担忧看起来实在是有点大惊小怪。

    他本身就是怎么锻炼都不太会显肌肉的类型,可终究在一年多的训练过后身体还是变得很结实,此时女孩子的肉体反而将他仅有的肌肉隐隐约约藏了起来,只有留下紧致而明线的线条来彰显各个部位的优势,可谓前后凹凸有型。本身就瘦长的腿现在更加富有女性肉感的美,在透顶的灯光照射下比往日更加白皙,与男性时那种有力绷紧的姿态有所差别。而胸部…要说没有亲自检测的冲动的话那是不可能的,于是在盯着看了一会后他终究伸出手掌覆盖上去,揉捏了两下后他才有了更加现实的感触。

    是真的。自己有感觉。

    而等到她把一直没换过的短裤脱掉,在那块薄如轻纱的黑色蕾丝内裤上贴上试穿用的护垫——他姑且还是看懂那个贴纸是干什么用的——将其套在下面后。面对失去了男性器官而显得光溜溜的下半身,他默默垂了一下墙低下头,无言的避开了镜子。

    这种似乎失去了某样东西又得到了某样东西的复杂心情,在自己身体上感受得更加强烈无比!

    但是考验接踵而至,比如在穿上文胸后她怎么也无法从背后扣住搭扣,不是扣错了位置就是只能挂上一个钩,或者两个钩歪着挂在了不对等的位置上!而她更是没想到,这东西居然比她想象的还要勒,几乎要上不来气了。从而她深刻的体会到了女性的不容易,甚至对朝夕相处的真希更是又多了一层敬畏之情。

    “请问试穿的感觉如何?”

    门外店员的询问和敲门让忧太一个激灵,没扣住的文胸脱手,随着松紧带一起往身前弹,她只能用手将其按住挡在身前,狼狈的盖着没传上的内衣背对着大门,却也不愿面朝镜子。

    “稍等!对不起,我还没穿上…!”

    或许是觉得这位客人实在是穿了很久,也可能还有其他客人等待等候试衣间,店员自然来询问她需不需要帮忙,而忧太当然是拒绝的,可是他的确在扣内衣的技术上只有负分!甚至想着干脆脱掉就假装说很合适,直接付款走人好了!然而转念一想,如果不合适的话自己就会被勒得上不来气,那么出任务的时候…她想都不敢想。

    “那个孩子其实偶尔笨手笨脚的。”

    五条悟的声音在木门外响起,忧太已经可以想象出来他的男朋友正翘着腿陷在那个对于身高来讲略微有些为难的毛绒沙发里等候的模样。

    “但是她还爱死撑着面子,所以您一定要去帮帮她才行。”

    突然就被加了设定!!

    乙骨忧太相信他此时此刻百般无奈的表情和尴尬的姿态已经被地方看在眼里。

    见到眼前这位语气诚恳又很客气的帅哥如此拜托自己,培训有素的店员阿姨自然没有解决的理由,甚至在听到试衣间里的孩子是个爱逞强的女孩子后发出“啊啦”的惊叹,瞬间母爱增加了百分之三十。

    “您是她的…?”

    也许面对着一个未成年的女孩子,眼前男人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父亲或者叔叔,头发颜色也很不一样,以至于店员阿姨非常好奇。这种时候如果说是未成年的男朋友,总觉得会引起不必要的闲言碎语。说是老师,这画面也未免太过诡异。说是父亲或者哥哥,外貌年龄的差距太容易有奇怪的八卦衍生。

    “是亲戚。帮忙照顾可相当头疼呢。”

    这倒从某个角度来说有四分之三不算是说谎。

    “那可真是辛苦您了。”

    面对明显有家室和孩子还在拼命工作的店员如此感同身受的话语,五条悟表现得相当理解。

    “就是就是,对吧———?Yu…Ri~?(由梨)”

    他的老师已经把他的假名都起好了!!

    于是在店员阿姨热心的劝导下,身为女孩实际上是男孩,名叫由梨实则叫忧太的咒术高专学生还是勉强打开了门。

    “由梨酱的胸部发育很好呢,胸型很不错哦,”店员阿姨像是照顾女儿一样对待她,可是忧太面对此时全裸上身还被帮忙整理内衣的画面弄的大脑发热,除了 “嗯,谢谢” 这样的道谢找不到其他话。

    “如果不擅长扣这个的话,可以这样做更方便哦,”店员结下文胸亲自教导小窍门, “可以反过来现在胸前扣好,这样不就看到了吗?然后转过去到后面,再把带子背上。看,真方便吧?”

    失策了!!这样方便的方法自己完全没想到!!

    乙骨咒术师受打击+1。

    “老师刚才玩的好开心啊…”像是经历了一场大战的乙骨忧太沉重的嘀咕着,而帮她结完账的五条悟则丝毫不在意的帮她拎着印有这家名牌店logo的小巧购物袋,并伸手把她拉了起来。

    “看忧太可爱的反应很有趣啊。别生气啦,”五条悟笑着的话中可没有太多歉意。

    “倒也没有生气…对了,说起来这里装的是什么?”忧太忽然意识到不对劲,毕竟需要内衣的她已经将新买的东西直接穿在了身上,刚才只不过是店员把价码牌剪下来后带去前台付的款,所以现在对方手中的袋子里装着的是什么呢?

    “这是补偿哦。”像是分享一个惊喜的秘密,五条悟并没把袋子交出去,“等回去后再拆礼物吧。”如此讲完的男人便不容分说地搂住小男友,将其从这家店推去了另一家店。

     

    TBC



    后记:

    店其实是维多利亚的秘密。

    这款选的是...如图



     

    五骨咒术回战五条悟乙骨忧太

    评论(7)
    热度(65)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