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啸时生

WB:犬啸时生
凹3:KnightNO4time
杂食,喜欢all自己的推。自己开心就好,但老往冰窟窿里跳。慎关,爬的圈可多。
  1.  53

     

    咒术回战同人-伏乙:不消失的痕迹

    伏黑惠站在床边凝视了熟睡的人半晌,他不知怎么就下意识地掩去了气息。可他的心脏是火热的,心跳声几乎会把梦中的人吵醒。

    天气很热,但是学生宿舍里并没有太过良好的制冷条件,偏偏空调系统最近又坏了。现在台式风扇正嗡嗡地狂转,不间断的节奏声和窗外持续不断的蝉鸣形成了和谐的合奏,吵得已经让人失去了感觉。

    他用食指跟中指夹住熟睡的人的衣角,顿了两秒后开始慢慢往上拉。熟睡的人因为太热所以没有盖被子,这样反而方便了他,只不过衣服的另一端被压在身下,所以他只能揭开一个小角,瞥见裤腰上露出的那一小块肉。

    眼下的肌肤因很少接触阳光而白得晃眼,而在那片白上有两颗淤血的斑点,还有指甲划破的一条细细长痕。

    伏黑的表情毫无破绽,他冷淡的盯着那一处似乎波澜不惊,可实则他内心盈溢出满足感,雀跃的情绪困住他的双脚,迫使他多停留了一会观赏那处痕迹。

    但也就是这短短一会时间,睡梦里的人呼吸换了节奏。伏黑的呼吸跟着停顿,双指一松,衣服落回,但掀起的褶皱仍旧掀起几小块白,暴露了他的行径。

    “伏黑同学…怎么了吗?”

    困倦声音里依旧带着疲惫,却也如往日那样温和。不过伏黑知道对方是明知故问,给自己一个开脱的机会,因为对方抬起头后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无意识的拉下衣服扯平褶皱,拇指搔过腰际下方的那一处,用T恤的下摆盖到了裤腰。

    昨晚用嘴触碰到那一处的时候,前辈叫的很好听。这是伏黑现在脑子里唯一想的事。

    他内心坦荡,毫无罪恶感,也没有尴尬或者想要遮掩的意思,因为他觉得似乎也没有必要。

    “在看我给前辈身上留下的印记。”

    他用波澜不惊的语调讲出直白的话,墨绿色的双瞳不偏不倚的落在乙骨忧太的脸侧,放好容下那一侧的眼角跟唇角,稍有弧度变化就可以被捕捉到。

    眨眼的节奏变快,消不掉的黑眼圈下脸颊透出淡淡的红色,嘴角抿得很紧,却跟着视线一起先朝下躲,随后又抬起来迎上目光。

    忧太用一条胳膊支起上半身,侧腰抬臂用另只手拉住了伏黑刚才揭开衣服的手,仅仅只捏住了食指与中指。

    “惠…”

    前辈只有亲近时才叫自己的名字,伏黑惠心跳漏了一拍,但昨晚做的时候对方叫的很深情,而现在却带着有点过于纯洁的羞涩。

    “是还想做么?”

    完全没料到的问题,可是的确是眼前的前辈亲口说的。

    偶尔忧太就会说出令人出乎意料的话,但因为是已经明确的事,他便说的很自然,感情也是纯粹的,看不出有多余的想法,这反而觉伏黑无法招架,却极其兴奋。

    窗外的阳光强烈到不讨喜,风扇的风时而拨弄着忧太额前的刘海,睡的有些乱的发梢翘起,随着风轻轻摇曳。

    “我一会有任务,”伏黑反手牵住对方,握住手腕的地方将人从双上拉了起来, “前辈还想做的话,就等结束后吧。那时候只要前辈想,做多久都可以,到你满意为止。”青年说着便弯下腰,一只膝压上床铺边缘。重量都朝着他的方向倾斜,床上的前辈也自觉地探出头垂眸迎上,扬起下巴倾身探头等待伏黑献上的吻。

    窗外的光很淡的穿透薄薄的帘,从后方照在忧太耳后。耳尖的温度又热了几分,在他黑发的颈后凝成细细的汗珠。重量回到床铺上,他从伏黑的唇间抽离,眉间带出一丝歉意,“我也有任务,今晚回不来。抱歉…”

    “我知道了,”伏黑理解的点点头,“等到你回来再说。”伏黑绕过床拉开半边窗帘,屋外的光线很足,却被房屋的影子恰好好处的挡在了一定距离外。高专内的郁郁葱葱的景色进入视野,但另一侧没拉开的窗帘刚好遮住床上的人。

    这里是伏黑的房间,不过忧太出现在这里也不能算是奇怪的事了。至少他们两个人这样觉得。

    忧太赤脚下到榻榻米上,猫腰将身上因睡觉而汗湿的T恤套过头扯下。他们俩都不是脱了衣服会随便扔的类型,即使在亲热中也会把衣服放在固定的地方,所以他很容易就拾起自己的衣物抱在怀中。

    现在已经下午了,刚好过了午饭的点。因为特级任务的时间刻薄,忧太回到学校已经是早晨,他所以他们做也是在清晨做的,衬着鱼肚白的朦胧天色,在台灯的淡黄色光晕下想用。年轻人们不愿意再去等那么久,难得碰上面,伏黑便没有拒绝前辈在凌晨出现的邀请,也没有耐心的去劝阻对方入眠,而是满足了思念跟欲望,直到鸟叫声将升起的太阳送出地面,他们才依依不舍地结束了这次亲密。

    结束后忧太也就简单的冲过了下澡,他的体力与精神都在任务跟翻云覆雨后被消耗殆尽,便很快就松散昏昏沉沉地被伏黑抱回床上。吹风的工作还没完成,他就不知道何时睡进伏黑怀中,对方替他吹干了头发又将他放倒在枕头里,但他因燥热而本能地躲开了被子,就这样睡到了一天中最热的时段。

    今天是周末,但很可惜他们都被任务缠身。

    此时伏黑接到了要去立刻集合的电话,不需要特意打招呼,他回头便跟屋内的恋人四目相对。对于这种是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便相互递过去一个眼神,忧太笑着以示他可以先走,便抬手轻挥了一下后转身走去沐浴。

    “前辈。”

    忧太突然被叫住了,身后的伏黑面容平静,但说出的话却显得更加明确而坚定。

    “你没有用反转术式将身上的印记消掉呢。”

    这话中没有疑问,却能察觉到满足,或者可以说是想要确认这份满足真实性的询问。

    乙骨忧太身上沾满了清晨留下的吻痕,红色湿润的印记现如今已经变成了棕紫色的斑块,零零散散落在脖子跟身上,腰部还有四肢上有手劲过大掐红的地方,仔细看会发现其实是在这个过程里指甲不小心划伤的道子。

    如果忧太穿上那身白色的校服,高领也不能完全挡住脖子上的痕迹,露出的小臂也会暴露手腕处的印记。但如果没人多想,那就只是磕碰的刮伤,然而在很清楚这些是什么的伏黑严重,那些烙印在学长过于白皙肌肤上的标记就是一份殊荣,令他雀跃不已。

    毕竟乙骨忧太是少有的可以对自己使用反转术式的人,战斗的经验让他可以下意识治愈所有的伤痛。强大的咒力以及能力令他至今没有受到过不可挽回的致命伤,因此只要使用反转术式,剥下衣服后身上便总会是非常干净的,这点伏黑最清楚不过。

    “我还不想抹掉这些惠给我的东西。”

    忧太讲话柔和的像是夏日烈焰下吹过的风,带着波动起伏黑心绪的浪,暖过头了,又热得叫伏黑透不过气来。

    大概是被自己的话弄得害羞了,忧太说着送他离去的话,很快转身钻进了浴室带上门。

    伏黑的视线被那扇门隔开,脑中却重复着对方的话,好似对方还站在那里。回过神后他取下校服穿上身,匆匆拿着东西关门离开,却站在宿舍楼的楼道中喘出一口足以听到声音的呼吸,滚动的喉头后咽下口口水。

    他用手捂住脸,闭眼深吸一口气才迈开步。

    他差点就硬了。

     

     

    伏黑回来后忧太已经走了,顺便帮他收拾好了床,浴室也擦干净了。这里的东西伏黑都备了双份,因为前辈任务后会来找他,反而很少有机会回去自己的宿舍,那里更像是任务期间短暂停留跟储存物资的地方。

    然而特级任务的地点却很远,再加上其他的任务也会被推到特技咒术师头上,忧太这一去就差点满了一周时间。

    伏黑不是喜欢在对方忙碌时频繁留下信息或者电话的人,他发出一条信息便会等待对方有了机会再回复过来。那时候他在打个电话问候寒暄,不过最终想要说也没有许多,不过是听听声音确认安危罢了,更多的心情只是希望见面,而这种是他只能等待。

    “我回来了,”乙骨忧太归来的夜晚,一进门就靠在了伏黑怀中。身上没有武士刀,校服也不在身上,手中却抱着一套干净的衣服,看来是先回了趟自己的房间再来的。

    “欢迎回来,前辈,辛苦了。”每次必说的话听起来很客套,却出自真心。伏黑顺手推着门,让门板顺势自己关上,随后收回手落在前辈的背上拍了拍。黑发在鼻间飘过淡淡的清香,看来洗过澡了,潮湿又温暖的感觉透过怀抱传递过来。

    “对不起。”

    那双蓝色的眼睛从怀里抬了起来。

    伏黑不清楚自己为何会先得到了一句道歉。

    “任务里使用了反转术式。”

    这是一件不可避免也是有必要的事情,然而他的前辈是在认真的为这件事感到抱歉。

    “不小心把你留下的印记都是消了。”

    果然是这件事,说出来之前伏黑大概就猜到了。可是亲耳听到却是另一种感觉,伏黑望见自己留在这双近在咫尺的蓝色眸子中的倒影,心情却像是被风吹了起来一般不断盘旋着上升。

    话没能立刻出口,他只是凝视对方的面庞,品味那句话给自己胸口下带来的触感。

    “请再给我留一次吧。”

    面对如此直白且透露着感情的话,伏黑选择先困住那张嘴,从阔别已久的人口中吮出思念的味道,随后才从腰部托起对方,胸口拉近,彼此的心跳几乎都能撞击上对方。

    “没关系的,前辈,”他低声细语,“不是说都会满足你吗?”

    他贴着对方的脸颊细细亲吻,在耳畔吹出丝毫不加掩盖的欲望,“我会印得更深的。”



    END

     

    伏黑惠乙骨忧太伏乙咒术回战

    评论(2)
    热度(53)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