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啸时生

WB:0级时生
杂食,自己开心就好,老往冰窟窿里跳。慎关,爬的圈可多。
  1.  21

     

    咒术回战同人-五骨:未知 8-一名新人

    黑色长发不断生长,交织在一起快速蔓延到房间的角落。紧随其后乌黑的血液倾泻而下,灌入地面。

    咆哮声中巨大的身影膨胀,屋顶被撞塌。随后分割开的碎块开始不断坍塌掉落,随机又被冲击跟烈风吹散。

    整个屋子的天花板都不见了,掀翻的屋顶滚下四楼,震起滚滚尘埃。窗户和镜子都碎了一地,砸窗户的女人,涌出镜子的黑水,还有敲击的门后长出来的头发,这些统统都消失不见踪影。

    地上竟看不出任何被污水染湿的痕迹,反而尘埃朝周围吹散,形成一个朝外扩散的圆,而中心则飘着巨大的生物。

     

    那张脸看不出五官的脸,锐齿的牙齿撑开嘴巴,眼睛却已经被肿起来的皮肤挤的不见踪影,类似头发的肉瘤披散脑后延伸至佝偻的脊背。

    长而粗壮的双手,发青的皮肤,残破的指甲。无法用生物形容的存在悬浮在空中,喘息带动身体抖动,露出野兽的低吼。而下半身却荡然无存,化成消散的黑雾,如蛇一样盘踞垂落,又如蜘蛛捕猎的网一样散在周围。

    两只巨大的手足够有一个高中生那么高,当它们张开,乙骨忧太安然无恙地站在那里,同时五条悟也在身侧,把护住少年的手臂收了回来。

     

    “第一次叫她出来吗?”五条开心极了,这种表情根本不符合现在的情况,但他的蓝色的眼睛还是饶有兴趣的抬头盯着上方近在咫尺的那张扭曲的面容,“这就是里香?”

    忧太转过头,他这次正视身后的那张脸,流露出复杂的表情。

    “她把那些都吃掉了呢。”五条很轻松的接受了眼前的存在,反而摊开手示意周围情况,那些可怕的东西都不见了。五条很明确的将对里香的称呼换做了“她”。

    “你希望死掉,而它们想吃了你。但是里香还是保护了你,吃了他们。可是你现在这么狼狈,是因为里香不太能出来吧?因为你有压制她出来,你已经意识到她的出现跟你自身的意识有关系了。”

    忧太没法反驳。

     

    他不知道五条用“吃”算不算合理,可是他也没法明确解释这一切,那些鬼怪又是如何消失的。
    既然五条那么懂,也许这就是“吃”吧?

     

    “你为何没有死?”五条的手抚上男孩脑后,低头把人捉在自己身前,嘴巴贴上耳朵。

    “为什么里香每次都在你要死的时候能出现保护你?”五条的一个字一个字把活着的呼吸声送入男孩的耳侧。

    “因为你不想死啊。她是那么努力的实现着你希望的一切,你这样继续认为是她的保护组织了你寻死的话,岂不是太辜负她了?”

     

    他们的对话被哭泣跟怒吼打断。

    “看看我们的店变成了什么样!”

    断裂的墙壁露出胳膊的房间跟走廊,未坍塌的走廊却被漆黑的头发完全填充成乌黑的洞穴,露出脑壳后那张血红面容的和服躯体正像蜘蛛一样扫挂在天花板上爬行过来。

    原本属于老板娘的四肢早已反向折叠,绷紧的双手双脚附在壁面,以超乎寻常的速度移动,干瘦的形状真的跟昆虫的四肢一模一样。

    女人撕心累肺的哭泣声不断从被挤压的脸后传出来,与此同时那些苍白的小孩子也不知从何冒出,爬上断裂的残垣,从楼外探出头,黑色的嘴巴里发出同样的哭泣声。

     

    “看来是被逼急了呢。”

    五条的说话声在重叠的尖叫里几乎听不清,里香也跟着暴躁起来,咆哮声直冲天际,她的身躯也跟着膨胀,手掌落下拍在地板上,将忧太护起来。

    “就那么想要你吗?”五条好笑起来,甚至对眼前的景象感到不屑。

    “这个我来,控制好里香哦。”五条外套把男孩拉进,凑近耳边快速下达了指令。

     

    血块堆积的脸庞迅速逼近,墙壁上的人以及周围灰白色的幼童都扑了上来。

    尖叫声化作海浪迎头砸下,几乎封闭了周围的一切声源。

    五条却抓住忧太的肩膀讲他原地一转,面向了身后。忧太转身所见到的便是无数张可怖的脸迎面直冲而来,但他的视线很快一黑,被五条的手心覆盖着。

    他的后背抵入男人的怀中,鞋后跟磕在了对方的脚旁。一股无法言喻的感觉从周遭的空气里压过来,后背莫名其妙的传来明显的热度,风带着石头吹上他的脸跟脖子。

     

    这一切也只是瞬间。

    世界突然静音,那些尖叫被按了关闭键,一下子什么也听不到了。

     

    石子落地的噼里啪啦声为忧太证明了他没有聋掉,但那些噪音在他持续耳鸣的听觉下是如此的细小,仿若无声。

    里香没有攻击,四周都安静得可怕,直到五条的手挪开,弥漫着浑浊气息的雾随着风散开,他才发现里香还安静的飘在上空,巨大的身体挡住了天空落下的光线。

    可是他们所站之处并非是残破的旅馆屋顶,也没有爬来的血腥面孔跟诡异的小孩子们,只是荒郊野外的车道旁,树林下杂草丛生,还有地上已经被苔藓跟落叶遮盖的木板。周围的空气飘着散不尽的灰,还有雾弥漫在空气中,跟枝头望去的天空都是灰蒙蒙的颜色。

    “这里…?”忧太抱着双臂快速看向周围,的确是普通不过的树林,但是他们上一秒明明还身处于恐怖的漩涡中心。他瞅见五条的车子就停在远处土路尽头,那里的景色倒是有些眼熟,的确是他们听过车的地方。

     

    见到忧太没有危险,里香便消去了身影。

    五条不再需要护住男孩,绕开人往前走去,随后蹲在草地里寻找什么,但他不忘解答对方的困惑,“都说了它们是被‘制造’出来的,所以这个房子也是被‘制造’出来的啊。”

    五条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从自己口袋中抽出来个手帕,如提取证物一样用手帕把地上东西捏起来,看起来非常的小。

    “死后化作那副模样的看来是老板娘啊,但是丈夫在她身上留下的东西是的丈夫重新占据了她,而旅馆则是她离不开的地方。”五条一边说一边低头用手帕谨慎的把捡到的东西抱起来,忧太以为是一枚戒指,却没想到只是一把钥匙。

    五条似乎是故意露出来给他看的,所以把东西包好后取出一个小小的塑胶袋,将其装入其中封口,“形成刚才情况的往往都有一个中心点,老板娘是整个事情的中心点,而她将自己形成的中心点定位在了这把钥匙上。”五条举起来塑胶袋晃了晃,“每日早晨打开这个称之为家的地方就是她每日噩梦循环的开始吧?最开始这可是幸福的开始呢。”

    塑胶袋被五条塞入口袋中,他回来拍了下忧太,用下巴指了指车的方位。

    “本来是要毁掉钥匙的,可是我朋友却喜欢收集这种东西啦,弄坏了可就伤脑筋了,尤其是我怕你让里香把它弄坏哦。”五条没有急着带他走路,反而继续沿路到处寻找东西,最后发现存放着换掉衣服的运动包掉落在远处的树下,旁边还找到了夏油杰的那个笔记本。

    忧太回忆起来早晨的那通电话,也就能猜想到收集这把钥匙的应该就是夏油杰了。

     

    “五条先生你们的工作就是解决这类事情?”

    “是的哦,”五条将运动包挎上肩,把夏油的笔记本装回去。他又看到掉落到不演出的另一个运动包,那个应该是他自己的包,于是他指了指那个方向毫不客气地叫忧太能不能帮忙去拿。

    “所以我想要个助手。忧太,你来做嘛,”五条笑眯眯的凑过去继续怂恿,连推带拽的招呼惊魂未定的男孩去车上,“怎么样,看了那么多刺激的东西,你还想寻死么?”五条打开后备箱把两个运动包放下,随后从自己的那个包里取出来一副新的墨镜戴上,蓝色的眼睛再度藏了起来,“对于这些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可能你不那么感兴趣,但是如果我说我也可以告诉你怎么让里香解脱,如何为你解答你的疑问,还有让你也能控制你的能力的话呢?”

    “我的能力?”

    “你说你把里香变成了这样不是吗?”五条抱着胳膊靠在打开的后备箱后面,他各自太高了差不多头顶会撞到。他不得不猫着腰,压低视线从更加靠近对方的高度投去目光,“而且与其说是里香吃掉了那些家伙,更改说是你‘吃掉’了才对。”五条悟举起双手用两边的食指跟中止在脑袋两边给所谓的“吃掉”打引号。

    可是说完这话,五条似乎又不满意自己的说法,捏起下巴歪头自言自语的开始嘀咕,“杰的那个才算是吃掉吧。嗯,你的话…现在定义一个说法好麻烦哎。果然,你跟我来的话,就能说明白啦。”最后的部分又恢复到对话形式,只是忧太实在是听不懂。

    “五条先生你眼睛…你说你的眼神很好,也是因为很特殊的原因吗?”

    “哎?你感兴趣吗?感兴趣吧?”发现乙骨忧太对这些话题有了兴趣,五条开心极了,他特意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神秘兮兮的从镜框一脚露出余光眨眨眼,“你来的话我就都告诉你。”

     

    说到底他们也不可能就坐在这种地方聊下去。忧太浑身又累又疼,精神也很差,刚才所见的画面依旧挥之不去,要让他冷静的专注的去听实在是没法短时间内做到。

    其实他以及没有了自杀的理由。这一切都是因为里香,或者说因自己而其。他的想法已经被证实,他还不想死,他希望活下去。而现在他有活下去的理由,不是因为陌生人的突然邀请,而是这个人可以帮助自己跟里香,毕竟还没对里香道歉。

    “我知道了,那么…请带我走吧,五条先生。”

     

    他的面前又打开了一条新的路,一个也许可以继续走下去的路。

    五条合上后备箱,为他拉开了副驾驶座的门。

    这个男人是真的在迎接他。

     

    “对了,五条先生。你朋友们的衣服…我弄的很脏,对不起。” 裤子不说,白衬衫是真的没法看了,他拉着衣角低头望去,几乎已经无法用白来形容颜色。

    “放心啦,听了情况的话惠肯定不会追究的,他是个好孩子哦。”

    “哎?他…?” 或许乙骨忧太该庆幸自己在结识新的人之前被提前纠正了思考方向的错误。



    END

     

    乙骨忧太五骨五条悟咒术回战

    评论
    热度(21)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